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四 同学,我想吃小龙虾

等小到学校操场,已经六点多了。操场上篮球架已经被占完了,不过最好那个场地围了好些人,还人当裁判。

走近看,做裁判体育师,场中,三人组搭配了两个人,和师们组成队伍干往,打火热,围观人群时鼓掌叫好。

三人组立刻发现小,小此时已经换上了公牛队队服,在人群中也骚包劈。当然赛场就被叫了暂停,三人气喘吁吁走过了都抱怨说:“你可了。”李克诚更用胳膊圈过个英俊大男孩说:“这睿,可以把你给顶了!”

大男孩,米七高,也穿红色球衣,生阳光,直挂羞涩和煦笑容,也正上下打量,小微笑睿点了下头。

这时还个小个男孩拿球喘息,手下就打在小肩头,说:“就交给你了。”说完把球塞到小手上,然后屁股坐了到地上。

匆匆嚼了个冰棒,五人交头接耳番,就上了场,那边师队还对小微笑点头。

球在场地里又反复起伏,了新生力军支援学生队立刻就犀利起。小发现那个睿打得控球后卫,球运得很稳,跑动也积极,还不怎么粘球,传球时机也不错,自己打内线打得很舒服,连续三个进球,两个都他传

师队实力当然强劲,但各个都很粘球而且表演欲强,个比自己爸个头还猛师,居然还爱表演扣篮,小顿时就被激起了好胜心。不过学生们虽然都米七了,但都很单薄,也就小自己膀子壮些,可那也只肩膀宽而已。所以不可能靠身体对抗,大家都尽量去跑动拉开对手,这样没多时四个小伙伴就动不起了,只像花蝴蝶回穿插,自领过场运球,防守对抗任务。还好那个睿投球还行,小自己上篮、投球也不错,和队友打配合,也打了好多精彩配合投篮,惹得全场喝彩,不过比分自然就不用考虑胜过师队了。

当夜幕低垂,众人才兴尽散场,体育师则拍了拍小肩膀,似话说可还没说什么。小心下明白,对师笑笑,点点头。师也笑笑,指点了下几个篮球战术动作,才姗姗离去。

几人在篮球架下坐把保温桶里冰棒完全吃掉才起身。睿提出回家,不过小立刻阻止了,三人组也帮腔,果断地决定去电影院烧烤广场吃烧烤。而小个男孩就被当母亲扭耳朵押回家了,剩下五人笑呵呵三辆自行车前往前进路电影院。

电影院门前广场此时早已吃过了好几场,依然人声鼎沸,桌上地上片狼藉,空中更烟雾笼罩,烤串板光膀子,拿蒲扇,会扇自己会扇烤串,还在烟雾中大声吆喝,孜然和烤肉油脂混合出香味就这样在风中飞扬四散,鼓动人们喉头,绊住行人脚步,饥渴在空虚中产生,却抓住人们胃肠,即使已经饱餐,也要频频回头望。

五个小伙伴刚到广场就眼睛放光,口水止不住吞咽。小四只饿狼个叫陈烧烤摊子旁边叫到:“陈叔十块钱烤串。”

被叫陈叔汉子也米七多,留平头,皮肤黝黑,上身穿背心,爆炸肌肉把白色背心撑得小了好几号,边喝啤酒,边手翻转几乎拿不下烤串,汗水像小溪样从额头流淌,所以不时用脖子上湿毛巾去擦拭。

陈叔听到声音抬头看,立刻满面笑容地招呼:“小和同学了,快到后面去坐!”又扭头喊道:“慧琴,快给小他们清个座位出。”

了,小这边过.”个留齐耳短发中年瘦小女人,不知从哪出招呼五人。

“阿姨好。”五人立刻打招呼。

“李阿姨,先十块钱烤串。”李克诚喊道。

“要件冰啤酒。”宏阳说。

“啤酒不能多喝,瓶,不然就滚回家。”李阿姨还要管下这帮傻孩子

很快炉火和烤串就上了,还送了个拍黄瓜和凉调千人还送了个烤馒头。

这个年头串烤串才毛钱,十块就百串,啤酒两毛瓶,这顿烧烤顶天也就十二块钱。不过此时工资也普遍较低,线工人也就拿个两百多。不过像小父母工龄很长和特殊职业,两人合起都能拿到七八百了。小父母对小放羊式管理,平时在零钱罐里放个百块零钱,让小自己看办,每月发工资时才检查下零钱罐钱,再添足百块。所以轮到小请客时,小很大方,他三人组玩伴都个大院,也都不缺零花钱,大家轮流请客也很习惯了,那个睿就瞪大了眼睛,笑些不自然。

其他人都没注意睿,伸手就去拿串,大快朵颐。小扫了眼众人,拍拍桌子,等大家都看向他才说:“先喝口,这个睿,今天打得不错,可得多喝点。”

“对对,还投了两个三分球。”李克诚满嘴都肉还不停说。

“对,你还没时候,们净被唐师盖帽,长得高就了不起,只睿没被盖过,还勾进过两个球。”宏阳喝过啤酒咽下肉才说。

“嗯嗯,那个唐师就过分,直扣篮,威风不得了,了才好,才没那么嚣。”杨钧也喝了口啤酒说。

“就,不过后那个配合打得真漂亮,冲到底线又传出们传了几个球把师拉出冲进去,睿传了地弹球,唐师上去截球,被个背后运球捞了空,师去拦,胯下运球传给传给杨钧。”宏阳说。

看李师拦,就背传给李,李砸篮板,刚好让小空中接力。”杨钧接嘴说。

骚,居然跳起胯下换手,把唐师忽,跳那么高还扑了个空。”李克诚哈哈大笑。

“今天打得真过瘾,你们球技真不错,师也能被耍团团转。”睿也接话。

“那们可公牛队!”宏阳说,还用手比个牛头。

“对对对。”小也两手学比牛,心里却笑,这不后世六六六吗。

众人也伸手比六,狂喊牛牛牛,小觉得肚子笑些疼。

几个人说欢乐,把酒瓶举起匡匡地碰在起,大说公牛队终于组齐了。

这时小才问哪个学校。这时李克诚却接话道:“睿开学也高。”小看看李克诚,让他继续说。

们不时去唐朝打台球吗,本好好地,突然回哥俩,说板,那个矮个还气呼呼,高个说了矮个几句,矮个就拿烟头往胳膊上烫,还说忍忍忍。”宏阳愤愤不平说。

“对,两个人还留大背头,还以为自己许文强呐!”杨钧喝了口啤酒气呼呼说。

“矮个怕那个高个,高个走了,矮个才拿烟头烫自己。然后就过找碴,说们打得潮,半个小时还弄不了局,耽误他做生意,要挑局十块,然后居然认错人去挑睿。”李克诚接说。

“对当时睿和们站在块,他以为。”宏阳笑说。

“结果那小子连输五局,脸都绿了。”杨钧笑道。

看不能再搞下去了,当时也五点多了,就拉睿去学校打篮球。”宏阳接道。

“嘛,还五十块钱没给。”杨钧还些不甘心。

“麻蛋,要那货找你事,你就跟们说,爸都警察,爸还政委,兼所长。”李克诚对睿说。

“那郑强和郑锐,那片混混,他哥还讲些道理,那个郑锐就个混球。”睿说,“郑强认识,郑锐不认识,他们那球桌还爸他们做,不会啥事。”

“怪不得你台球打那么好。”杨钧看睿说。

“打这个技巧,很好学,回教你。”睿对杨钧说,说两人碰了下,喝了口。

“你爸木工?”小睿。

“棉纺厂木工组长,几个月都不发工资,不然爸也不会去做台球桌。”睿喝口酒说。

“你们厂今天闹得可真凶,把市政府都给堵了。”宏阳说。

“还不市里扣们厂里钱不给们。”睿说。

“怎么回事,快说说。”李克诚脸八卦。

“具体也不知道,还爸说。”些皱眉说。

爸说政府已经承诺给你们补发工资了。”小安慰睿。

“那就好。”睿回应。

“李阿姨,份小龙虾呗。”小看看串剩点少,连对路过李阿姨说。

李阿姨怔,扭头说:“小龙虾那啥?”

怔,想起这时候还没兴起吃这个。

睿这时接话说:“你说稻田里那个东西。”

“你知道?”小说。

“头大钳子大,黑红黑红,池塘稻田里好多,这东西好吃?”睿说,“们家里弄了好多,结果做了好腥,然后都喂给家里猫和狗了。”

“那你不会做,可以弄得让你吃了就忘不了。”

说。

“真,到爷爷那,红星村,骑自行车只要二十分钟,能钓龙虾掏黄鳝还可以摘野菱角,采莲蓬,到时请客。”睿笑大声说。

“这个可以哎!”宏阳说,“到时们去野炊,自己搞烧烤。”

“可以,到时们自己买啤酒,想喝多少喝多少。”李克诚嘿嘿道。

然后大家块嘿嘿。

边笑边若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