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八 好(hǎo)吃吗?好(hào)

林瞳目送小薛骑上车,就和转身进屋,然后去厨房把小龙虾用最大汤盆盛出。林瞳着,然后:“你爸爸还在楼上书房里,你去叫他。”

林瞳把帽子一去,就跑上楼,果然爸正坐在书桌前写东西,上去挽住他胳膊:“爸,我给带好吃,快去吃点。”

些皱眉,还是在文件上圈圈,才合上钢笔,转头笑着对女儿:“什么好吃让我囡囡高兴成这样?”

林瞳笑着:“龙虾,小龙虾,咱们内地居然小龙虾耶。”

“哦,”林也些诧异,“那我们去。”

午我们一起在池塘里钓好多,我自己钓,小薛做满满一大锅,挺好吃,我都学会,明天我去疗养院做给爷爷奶奶尝尝。”

“是吗?囡囡,郊游一还学会厨艺,走吧,咱们去尝尝。”着话就起身和女儿一起不用楼,见林瞳正在摆碗筷,就:“知璇呀,你把那瓶干红拿出,咱们喝一些。”

爸,这不喝红酒,得喝啤酒。”林瞳娇嗔。

“呵呵,好,喝啤酒。”

林瞳便笑着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打开放在桌子上。林也走到餐桌前,到一大瓷盆红彤彤小龙虾,估摸着得两三斤,道:“还真不少呀,颜色也好,闻着也挺香,不知道吃起味道怎么样。”

“这头不能吃欧,小薛野生重金属些多。”

林瞳剥虾尾给,对着父亲

“唔,好辣。”林瞳赶紧喝口啤酒。

“嗯,可以呀,”捻起一,“当酒菜还真不错,挺弹牙,还挺嫩,些腥气,用大料压一压,味道刚好。”

林瞳自己又剥几在碗里,然后用筷子夹住在啤酒杯里放涮一吃,果然好吃多

晚饭气氛很热烈,林瞳叽叽喳喳她如何钓龙虾,如何辛苦划小船采莲蓬和菱角,结果莲蓬菱角也忘带回,择龙虾手如何痛云云,林瞳父母又是好笑,又是责怪,又是心疼,又是欣慰。后林瞳也不再涮着吃,林瞳爸爸啤酒也喝三瓶,一起那还七八斤活小龙虾。林瞳爸爸表示留三斤请隔壁主管农业张副市长也尝尝,剩全带去养院,让林瞳表现一

这边小薛也给安利一。果然这种东西是夜宵上品,薛和薛吃得不亦乐乎,啤酒也消耗不少,当然也要小薛去给长辈表现一

小薛当即道:“我爷爷和奶奶原就是单位食堂,现在退休没什么事,要不做这龙虾卖吧。”

薛当即瞪眼:“你爷奶啥也是正式工,副师级干部,,你让他们抛头露脸干体户?”

听到也是哈哈大笑:“咱们家啥也不缺这几钱呀。”

不过,小薛却严肃起:“我不是让爷奶抛头露脸干体,是想做产业出,让爷奶出面租房子,加工生产出,然后批发到大排档,餐厅,和体熟食店去卖,这样能间接带动很多人收益,增加就业,像那停工棉纺厂职工就能推车出卖,补贴家用,爷爷奶奶还能事做,不用天天在家里生闷气。”

薛顿时沉默,小薛见状继续:“可以先做一些放到陈叔摊子上试一试,卖好,就干,不好就算。”

正在和啤酒林一眼:“我可以试试,咱们家在八一路还宅子没人住,可以在那里做东西。”

这才:“那你明天回去和你爷奶他们愿意不,让你姥姥姥爷也去吃晚饭。”

“行,”小薛痛快答应。

洗过澡,小薛坐在书桌旁翻开他小本本,勾画一通,赶紧把拉学习计划补上。

薛却是坐在床上睡不着,对小薛,“时倩呀,这小笙是要不安分呀。”

王侧躺着对:“啥不安分,不偷不抢,就是做龙虾,能啥大不,你这么晚咱儿子还不在努力学习。”

“我倒不是担心他学习,他这时要捞一大批人跟他一起干呀,现在人心不比当年,你知道别人咋想?”薛叹口气道。

你这当警察爹,还咱爸咱别人还敢欺负他。”小薛皱眉。

“哎,你不懂,要是做起,得多大产业,城市里好办,农村里那些牛鬼蛇神就难。村子里好些能干人出去打工,剩好多是地痞无赖,到时龙虾收不上,就会大麻烦。”

“你想不错,不过儿子还给林秘书长送,你觉得,林那人会怎么办。”

林估计想放一,听一直找产业,好出政绩,合着这小子还歪打正着。”

“什么歪打正着,你不觉得咱儿子和他女儿在处吗?”

“这小兔崽子,要不是学习还行,我就拿鞋底子抽他。”

“哼,你兔崽子,你心理都乐开花吧,不过林瞳那孩子不错,你得盯一,高中可别出什么事,上大学,就随他们去。”

“这是,不过我儿子还挺规矩,我盯着点就是。”

着,林就躺,慢慢地只风扇叶沙沙转动声和轻轻鼾声。

第二天早上,小薛照例跑步。而林瞳和坐上早晨五点通勤车前往五十公里外长岭疗养院。

长岭是全国避暑圣地。林瞳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是抗日就参加革命功臣,战争中都负过伤,所以一退休就搬进养院。这样既可以康复一身体,也能少很多人打搅,可以清净一,不给工作儿女添麻烦,同时两家人在一起棋喝茶也不寂寞。所以他们在市委家属院房子就留给小辈先住着,不然级别还是住不上家属院里面小别墅

去长岭路并不好走,这里山里道路多是解放前外国人避暑时修,上面遗留百栋各式国外风格小楼,分布在十山头,盘山水泥公路窄而多弯,在茂密树林时隐时现,山中不时冒出云雾,如果不是汽车奋力发动声音,真是觉得空山幽寂,恍如隔世。

这里交通如此不便,即使是通勤车也是一周二次,带进水果信件新闻报纸和往工作人员。不过林瞳还是很喜欢这里,因为不论是爷爷奶奶还是姥姥姥爷都很疼爱她,所以无拘无束一些。而且无论是清晨日出还是日落余晖都壮观美丽,在这里窗前书听着音乐,能远眺无数青山白云,更觉舒心百倍。她爱习惯可以是被爷爷奶奶在这里培养,当年她也野猴子追风一样彪悍。在被送教养后,爷爷喝着茶,听着留声机,着书,给她讲述书中各种历史典故,各种事件背后逸闻趣事,眼睛累,就窗外风景,这样熏陶,她也养成这样习惯,才对书真正起兴趣,性格也沉静一些。

她对这次能亲手给这些长辈们做些吃食也很些期待,想他们惊讶神情。

当车到疗养院停车场,就见奶奶和姥姥正等着她们,于是一车跑过去搂住两人,众人笑呵呵地提着东西往一处联排两层小楼走。联排小楼门前大树医生护士在给几头子量血压,到林瞳他们过头乐呵呵站起身走

林瞳立刻挥手,还拎起那挺重龙虾网袋,:“爷爷姥爷,我给你们带好吃!”

头连走带跑,接袋子,攥住林瞳手,都一月没见,着实想念,旁边男护士连忙也跑过,接过袋子,低头一脱口而出:“这是龙虾呀。”

头子们也不量血压,都围过一起稀罕物。

“克氏原螯虾,这是好东西,对心血管好,就是嘌呤些高,痛风人不要吃。”医生道。

“好东西,要不能独享呀,林。”

“对对,今晚要打土豪。”

大家都七嘴八舌。林瞳马上:“这是我钓,晚上我做东,大家都到我爷爷这里,我给爷爷们亲手做这龙虾。”

林瞳姥爷--李赶紧挥手:“好,散,我外孙女都,晚上再,一群不要脸饕,到处打秋风。”

那些头们虽然走,不过嘴上那是不能输阵,笑骂声中,林瞳和把行李都搬进屋中。当她站在卧室阳台上,着山云卷云舒,不自觉把手搭在栏杆上,心中仍觉缺些什么。

傍晚又慢又快,择龙虾时是如此慢,手指还在发疼,做龙虾时却又如此快,感觉一直手忙脚乱,好在在帮助,龙虾还是香喷喷出锅,满满一脸盆,还怕不够吃,林瞳就按小薛悄悄告诉她,准备一盆凉面条。邻居们早就闻到那四溢香气,闻香而,不过都还带酒或是拿手菜,林不得不让人把食堂里大桌子搬过。在清凉晚风里,大家喝着酒,吃着佳肴,共忆峥嵘岁月。

同一时间,小薛也在陪着一众人诉往昔,时间在这些人中显然变成一种回味,小薛也尽力去品味那些沧桑正道,准备去开辟自己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