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四 学而是在(下)

林益华很低调,在薛老还没起身招呼握住薛老的手,连声问好。薛老如此,也揭穿的身份,两人边剪着虾头边说话。

在唠半天家常,林益华还是忍不住说:“薛叔现在场地还是太小呀。”

“怎么你还能给找大场地?”薛老笑眯眯的说。

龙虾不贵,味道在大料处理后还不错,顶着海产品的名字,却是淡水也能养殖,养殖的成本也不高,是农民增收的好项目。我去面转圈,咱们的农民生活太苦,现在搞剪刀差,摊派到村里的任务多,老百姓又不傻,都去南方打工,村里环境真不好呀。我原想启动茶叶项目,但是那周期太长,投入的资金短期是收不回的,需要国家扶持。但是项目可以说是立竿见影的,不过还是需要咱们老辈的扶持呀。”林益华很是低姿态和薛老说话,然后几天在面走动见到的各种情况。

么说,你定决心?”薛老说。

“总要做点实事的,不想样做清贵。”

“呵呵,那县里资金搞基地吗?”

“我是想,先借您的东风,先搞生产基地,我拿产业园去贷款修路,先把到乡镇的路搞好,样您可以先从乡镇收上龙虾,们富面的村自然会效仿,劳动力,您也可以拿生产基地贷款,扩大生产和销售辐射到周边还省里,是双赢。你行不?”

“你都说是双赢,我还说什么,不过我要求。”

“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把小石捞出给我用用,我老身子骨不经折腾,还得要跑腿的人嘞。”

“唉,石丛云太心急,放您里好好教导也好,我去市里和童市长商量,既然资金追回,人也不能老关着,要劳动改造,还给社会贡献力量呀。”

“哈哈,你小子嘴能说,才把那么好的媳妇骗到手的吧。行,等会请你吃咱们的龙虾大餐,咱们开发新品种的菜式,你也给参谋参谋。”

几近傍晚,老林才悠悠地的拎着兜做好的龙虾走进家门,屋里芬芳的早桂让人精神猛的震,但见茶几和餐桌上都摆上插满金桂枝的花瓶,顶上悠悠转着的吊扇,把凉风和香气送,身上的暑气顿消大半,然后听见从厨房传蹡蹡的炒菜声。

老林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门口,见老婆正扎着头巾在炉灶便忙活,阵阵熏鱼的香气,却是自己爱吃的上海熏鱼,老林样站拎着袋子,在门口着正在忙活的背影,似乎想起往事般怔住

直到,“咚!”的声在声后巨响,才回过神,往后,是女儿在笑着捉弄自己,也没生气,只是把手里的袋子提起说:“,爸给你带小龙虾回,新口味的!”

“哼,原谅你。”林瞳笑着接过龙虾,挤进厨房找盆子去装。时林瞳妈妈才回头望,老林见那张满眼带着柔情的笑脸,种心满意足的感觉。

晚餐当然吃的很满足,父女二人都仰面倒在椅子上,扶着肚子不起,而请假辛苦午的林瞳妈妈,只好笑着把碗筷都收拾,等她都忙完,从卫生间擦着头发走出时,见老公穿着睡衣还坐在沙发上拿着本文件在翻开,柔声说:“都忙那么多天,今天早点休息吧。”

“哦,我是在等你,把东西随便,以后用不着。”老林叹口气说。

“什么呀?”林瞳妈妈随口问道 。

“茶山的调查报告。”

不是你忙好久的东西吗?怎么不要?”

“准备送给童市长,东西我以后用不上的老部在山区当县长,应该用的上,好歹都是为农民增收,总要让它发挥作用。”老林拍拍厚厚的文件。

“哦?可是你的心血。”林瞳妈妈还是些疑问。

老林林瞳妈妈眼,着电视又接着说:“薛老让我把老石保出,我那那么大的本事,老石人不错,是脾气急,爱蛮干,侵吞资产,反而还倒贴不少,把直关起不好,对企业政府人都是损失。童市长虽然和矛盾,也是对市财政尽职,也是为心为公的人。我左思右想,只能让童市长把老石的事情放放,也能让推动山区农户的扶贫,虽然周期长些,但是投入不多,产值可期,老童应该会接受。”

“嗯。”林瞳妈妈应声,把擦头发的毛巾抖抖,又用毛巾把头发裹住,用手把文件轻轻拍到茶几上柔声说,“走吧,别,上楼帮我把头发吹吹。”说完起身上楼。

老林轻叹口气,又眼茶几上的文件,便起身,跟着林瞳妈妈婀娜的背影会卧室。心里却想起早年放去康城山区,林瞳妈妈背着包和她哥哥,那时站在小山顶上,对她说,将定要把杂木丛生的大山变成金山的豪言壮语,以及送别时,满眼都是她的倩影,心中万般不舍,却难言出口的酸楚。事后跟着支队长挑着担子在几十山头奔走测绘,把心得都写在日记上,再结合资料才本文件,现在心里又好像如同在车站那身影的酸楚,好在如今爱人在侧,即将手掌地方,虽未前去旧时群山,也要造福方水土,顿时脚步加快几分。

当路过女儿的房间,里面安静无声,只从门缝里露出灯光,林瞳妈妈回望老林眼,两人便蹑手蹑脚的走近房间,轻轻掩上房门。

此时的林瞳正在坐着张考卷,高化学的内容她已经自学完,自我检查最好的办法是做题,是她和小薛同桌以后学到的方法,当她批改完题目,发现才85分,不由的叹口气,回头眼粉色小熊,不痛快的揉揉熊头,拧拧小熊肚皮,才笑笑,把错题抄到本子上,才抱着小熊滚到床上睡去

当清晨的阳光再次到窗边,闹钟便吵醒林瞳,揉揉新松的睡眼,才缓缓坐起,然后用手腕上的皮筋麻利的扎好马尾辫,把不知道什么时候踢到床角的小熊,在床头柜上摆好,起身整理床铺,然后只用清水醒脸,穿上运动鞋在大院树林里慢跑

吃过妈妈的爱心早餐,在镜子前摆弄老半天军训服,才在老妈的催促掂着大塑料水杯往外走,见大门外那身影似乎又长高,绿色的迷彩军服穿的笔挺笔挺的,心里格外开心。

把水杯放在车篮里,坐上后座,抓住腰侧的衣服,车子,没几分钟,校园旁的街口。林瞳,小薛也从车上,推着车子并肩和林瞳走在起。

清晨的校园里都是三三两两的的绿色身影,辆绿色的军车正停在操场角,排战士正在列队行操喊口号,不少学生正在围观。

小薛和林瞳不由的对视笑笑,提着各自的水杯走进教学组办公室,果然老葛正在等们,在交代们集合地,教官名称后,还给发叠冷饮票,可以到学校服务社去领些冰棒解暑。于是两人些消息带到乱糟糟的班里,顿时又是阵喧嚣,然后是哄然楼开始接受烈日的炙烤。

在度过训导的天,当教官宣布解散的时刻,所人从挺立的玉米杆,瞬间变成蔫达的菜叶子。种集体盒饭,教室里趴着午休的集体生活让刚过完散漫暑假的学生们极端不适应,不过大家还是坚持

还好小薛租保温桶,把冰饮票兑换成冰水,间歇里大家都可以接杯,教官和同学都很满意,也没人中暑,期间老葛转过时,多小薛两眼,也接杯冰水喝。可是学校里的保温桶只,其班的学生只嚼冰棒还口渴份。接每天都人自愿抬保温桶,班里的次序也没那么乱糟糟的,班里些凝聚力,大家对些不太爱说笑的小薛也多些信任。

不过小薛没在意些,只是把注意力放到玩伴身上,里面最受女生欢迎的是张睿,最受男生欢迎的是张宏阳,欢声笑语总是围绕在两人身边。可是灯黑的没注意的是,如果女生要跟搭话时,身边会杵着林瞳的身影,久大家也是远远的瞄,不敢近前

然而切在最后天军训结束时,被杨珂的出现打破平静,当大家还在踢正步的时候,穿着白色连衣裙的长腿女孩静静到在操场边的柳树,微风轻轻抚动她的衣裙和双马尾,而她却向队列挥手的场景印入许多人的脑海,整齐的队伍,惹得教官们整吼骂,只张宏阳、李克诚、杨钧们三大笑。结果是男生都被罚跑三圈,结束后,女生见和她说笑的张睿都直嘟嘴,接星期除林瞳女生和张睿说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