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六 洗净轻尘霜落天

立秋已过,秋雨渐凉,四点保洁员,五点多了还清理路边黄叶,小跑过湿漉漉地面,发出啪嗒啪嗒响声,静谧里尤显空寂。

不多时一身穿素色唐装老头提着把挽穗花剑也慢慢走,望了望前路四周,便中空地,先把剑挂起,慢悠悠打了一套拳法,又打了套劈山拳。

正是此时路边又响起啪嗒啪嗒跑步声,不过小伙子显然累得够呛,脚步踉跄,呼吸凌乱,中威猛拳法立刻被吸引注意,扶腰停下观

老头虽有注意,但并未停下,直到打完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手帕,擦了擦额头汗水,然后抽出未开刃剑,开始舞动起一套剑法。

年轻人依然呆了,直到大爷舞玩剑,还是驻足树旁,欲言又止。

老头把剑收入鞘中,才一边擦汗,一边观察这年轻,只见一张稚气未消方正大脸无甚特色,身材中等,穿着一中校服,手指粗大,一双球鞋尤为突出有46码。

年轻人见老大爷瞪他,忙欠身:“大爷,您打得拳真威猛,一定是前辈高人吧,我叫杨钧,是康城一中高一学生,不好意思打扰您锻炼了。”

老头把手巾又揣回口袋,然后抬头又了两眼杨钧:“才开始锻炼,跑得气喘如牛呀。”

杨钧不好意思摸摸头:“我同学我体能太差,叫我好好跑步,才跑了一星期,我家离这有点远,一号桥,跑到这有点累了。”

“哦,一号桥是有点太远了,是那家属院?”

“公安家属院,我爸是咱这派出所警察。”杨钧嘿嘿道。

“嗯,想学?”

“师傅。”杨钧立刻鞠躬。

“叫师傅还早,先跑步到这不大喘气再。”

“好,师傅。”杨钧又鞠躬。

“去跑步吧。”老头

“好,师傅。”杨钧再鞠一躬,然后一步三回头跑了。

滴铃铃早读下课铃敲响,小面前本子被推了一下,他抬头了一下,扭头过瞳对他瞥了下眼睛,才发现前排左面杨钧正侧脸趴课桌,口水都流到了大腿,张着嘴好像还呵呵笑。

于是小用手肘顶了同桌张宏阳,然后偏头示意了一下。

张宏阳马放下正整理作业,瞄了一眼,立刻裂开了嘴,从草稿本撕了半页,搓了纸团,曲指一弹,纸团刚好进了杨钧嘴里。

杨钧那样嚼了两下,突然睁眼跳了起,然后呸呸吐了两三口,然而什么也没吐出。杨钧一下怒气值爆满,环视了邻桌一边,瞳、小、张宏阳都好奇地着他,只有同桌李克诚低头摆弄课本,去一把攥起李克诚领子,:“李子,你他嘛往我嘴里放什么了?”

“什么什么了?”李克诚有点懵,然后才拉住杨钧手腕子,准备怼一波。

这时小已经走了去,把两人手掰开,一勾肩,把杨钧带到教室外,张宏阳干紧把李克诚拉去厕所。

等张宏阳回,却见杨钧正座位剥一纸包,里面露出两油炸糖糕,立马暴口到:“靠,居然真做梦都能掉馅饼,给我。”便动手去拿。

杨钧立马一口一,囫囵着:“滚。”

张宏阳瘪嘴到:“饿死鬼投胎,早知道再给你塞纸团。”

杨钧伸着脖子咽下后,用拳头做了李小龙架势:“你等着,等老子练好了,锤爆你。”

这时班里课代表走了过收作业,拿了杨钧张宏阳作业,盯着小,一挽耳边秀发,伸手对小:“班长你作业呢?”

抬了下头,刚要去拿作业本,瞳撞下手肘,然后被抽去本子。

瞳站起身把同桌和自己本子叠本子,笑着递了过去,课代表也是笑着接过,转身走了。

张宏阳突然喘了口气,小奇怪了眼他,继续做题。张宏阳却感到那边射一道冷光,机械转头了眼面无表情瞳,拿出课本了起

杨钧抿嘴笑着暗中观察到了一切,也默默打开了课本。

等李克诚回,已经风平浪静,大家都好好学习,没人理他,他深吸了口气,挠了挠头,挤进座位。班主任----数学老师了。

老葛站讲台,先扫视了一圈,然后用黑板擦敲了敲讲台,:“马开学快两周了,周末要搞小测验,谁不满80分,卷子要抄5遍,我不希望到谁不过关,听到没有。”

下面都很安静,只有翻页声音,然后老葛又:“马要开亚运会,国家发行一笔抽奖券,两元一张,最高可以抽到200块,不过每人最多买五张,你们到班长那报名交钱,下午放学后抽奖劵。”没人抬头。

老葛用大拇指抹了抹嘴胡子,继续:“还有,马奥数竞赛要开始了,咱们班平笙和瞳同学获得了参加省奥数竞赛复赛资格,两周后去省会参赛,你们两,放学后去电教室参加张老师培训班。”

“好了,开始课。”

“起立。”小喊了一声。

紧张一天开始了,窗外淅淅沥沥开始下起了小雨,滴落雨水把树叶染油润发亮,再无虫鸣鸦叫,只有老师高声宣讲,学生奋笔疾书,溪水汇集流淌。

时间学校铃声中跳跃前进,当培训班老师下课铃声后宣布放学,小停下手里笔,把卷子交给老师,回头瞳正怔怔地着窗外黑色树影。

用手肘轻碰了下胳膊,她才回过头轻轻抿嘴笑了一下,两人起身和老师道别,到室外,秋雨依然把门前水洼点出圈圈波纹,把撑开雨伞打砰砰作响。

远处小卖部依然亮着昏黄灯光,小三步并做两步走进去,不多时拿出两椰蓉面包,递给瞳一

瞳笑着接过,撕开包装,小口小口吃起。穿着运动衣校服两人,着身形修长,寂静道路只有橙色灯光,像透明圆锥一样落起伏路面,两人举着雨伞静静穿过一光锥,慢慢地绕着积水往家走。很快面包吃完了,着若有所思:“这两天我石叔总是接你,今天怎么没?”

没有马回话,沉默了一下,扭过头微笑地:“这两天你都是一人回去吗?”

:“还好,不认识你前我也是一人回。”

了绕着水坑走:“叔现加班吗?”

“我听李姨也回市财政班了。”

“嗯,现回去也晚了。”瞳踢了踢伞落下雨滴。

“家里买有菜吗?”

“还有些青菜。”瞳颠颠了脚。

“你想吃什么?”

瞳回头抿抿嘴:“糖醋鱼,排骨藕,红烧鸭。”

用手锤了锤脑门,才着偷笑:“跟我走吧。”

瞳歪头,小笑着牵过她手,不一会到小家。

家里没有人,不过拥挤客厅里多了一冰柜,小从里面拿出半片冻鸭子,一包排骨段。然后对:“没有买鱼,只做排骨藕和红烧鸭吧。”

研究小卧室瞳伸头出笑眯眯:“好。”

两人便拎着菜往瞳家走,瞳好奇问:“你们家了怎么会有这么多菜?”

笑笑:“我早跑步时候,认识了一负责卫生大妈,是边县里,家里种了些菜,养了些鸡鸭,扫完了街道会到菜市场去卖菜。我拜托她给我留些,卖给我,这样我爸妈不会再耽搁时间去买菜了。”

“哇,还能这样。”瞳捏捏小胳膊,眯眯眼笑。

瞳妈妈拿着饭盒进屋时,便闻道饭菜香味,还有呛啷呛啷炒锅声音,忙餐桌放下手里饭盒,往厨房里

只见小正围着红色花格围裙,一手用抹布垫着,握着锅耳抖着锅,一手握着锅铲翻动着锅里菜,女儿正洗涮着餐具,两人忙不亦乐乎。

瞳妈妈没有打扰他们,顺势椅子坐下,着两人忙碌。

不过出锅装盘时,小还是发现了瞳妈妈,连忙开口到:“李阿姨好。”

瞳也马从厨房出,拉住妈妈:“小家里也没人,我们都饿了,所以一起做饭吃。”

瞳妈妈没有做声,起身到了厨房,发现有排骨藕汤,红烧鸭,还炒了蒜泥茄条,芹菜肉丝。叹了口气,电饭煲边打饭,眼角弯弯笑了,对小:“我们家瞳瞳算是饿不着了。”

笑笑:“我们都是同班同学,家里大人都太忙了,两人相互帮助一下是应该,饭做还不太好,叫阿姨见笑了。”

瞳也走进挽住妈妈胳膊:“都饿死了,快端饭吧。”

瞳妈妈轻推了一下:“去拿碗筷。”

瞳呵呵了一下,去取碗筷。

瞳妈妈则拿大盆,把排骨藕盛出。几人很快餐桌边开始大快朵颐。

淡黄色温暖灯光下,三人笑笑,冲散了小楼外风雨临汀之声,廊庑滴水悄悄洗去台阶纤尘,退去红砖铺贴小径泥土,天际云边似乎揭起一角,漏出许些闪动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