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一 凌乱的脚步

坐在书桌旁,面对摊开笔记本,些皱眉,生意走太快了,可以说一日千里。

从上市到现在,短短10天,康城十余个街道,开了二十二家连锁早餐店,供应三十余家排档夜宵,一天消耗三十余吨,不算面条盈利,光一斤已五毛纯利,三十余吨约两千多日盈利能力,而面条也达到惊人一天二十吨销售量,一斤面条纯利也在三毛,一天盈利也达到六百。在这个一月两三百工资时代,一天普通工人近一年收入了。

同时经过薛老努力,已经同周边全部六个生产队,二十个生产队签订了供货协议,由每个生产队自行组织收购本生产队,凌晨送往加工厂。

加工厂清理员已经达到六十人,高压清洗机十台,三班不停清洗,加工机增加六台,面条机增加到八台,光薛家已经不够用了,还租下了同排另外两家,分成面条,尾,整三个车间。此外还在冷冻厂租用了一个冷库,用于储存加工好成品在年节整盒批发。

这一切起来非常好,但很明显生命周期马上要进入下一个循环,虽然二十个生产队每天能提供高达八十吨供给,但专业塘已经迫在眉睫,而且多余必须走去,光靠冷库不能消化

而一旦走去康城面对市场将会上千乃至上万吨要考虑建设加工基地,扩养殖场到整个康城县,这一切都需要更多资金和管理人员。

想到这里,想起晚饭时光,爷爷对自己说,他些着急了,没想到步要扯到蛋了。此时十分佩服自己爷爷,作为一个一直做后勤公安人员,十分完美再现了一个合格党员动手在前,总结在后,创造统一立场,建立统一战线,调节各个集体个人矛盾,整合到共同立场上,让家积极主动地投入到共同事业上本事。

让他想到老干妈陶碧华创业故事---严格质量把控使用机械化标准,使口味始终稳定;以及无论员工,供应商,经销商都以合伙人心态积极合作关系,细致理顺不良他们之间存在关系,使得整个产业链能紧密整合在一起;其次踏步战略进攻,细致战术安排,动员了所力量开设加盟店,对店面员工进行统一培训,原材料统一采购统一制作。对于没经历过麦当劳和肯德基案例安利老一辈来说,政治总结力量赋予了他在商业上头脑和行动力。

不过对于薛来说些尴尬了,作为筹划者,他开启了商业计划,此时基本变成观察员了。好在薛并不马上要运作一个事业,只想先探探路,家人朋友对商业运营接受层度,目前来说远远超出他预期,尤其爷爷炫目表演,预计不久民营企业家头衔了。不过,薛还把自己知道一堆表格和关现代泰勒制知识,以书面报告形式交给了爷爷。

当爷爷带上老花镜,在餐桌上默默无声翻阅着报告,薛还些骄傲

当然,那顿晚餐吃相当慢,爷爷默默翻完了了报告,眼神也变了样,那种心疼心爱欣慰眼神,让薛皮肤些发麻,轻轻地把老花镜放在桌上,默默吃了几个,然后喝了杯酒,薛老说:“你要好好上学,如果还什么想法,一定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安排,一定要把学历拿完,各种荣誉也要争取,你路远比我和你父亲长远,一定要把基础打牢。”

着薛老些疲惫身体,却又燃着斗志眼睛,感到壮士暮年伏骥千里情怀。

上午时间过得飞快,中午薛妈做了糖醋鱼,薛和薛爸吃了个肚圆,然后薛爸和薛妈,去午休了,薛则默默地把碗洗了。从床下拿出一个精致泰迪熊装进背包,轻轻关上门,走出楼道,外面阳光依然滚烫刺眼,除了长音不止知了,一切似乎静止

吱呀一声,打开车棚门,薛推出一辆自行车,然后吱呀一声锁上门,骑上车慢慢悠悠走在树荫里。

不多时,来到路口,见到那个许久不见不见窈窕身影,心中突然又涌动甘甜与激动,却又不动声色,只紧盯着那笑颜,依旧慢慢地骑过去,停在女孩身边。

女孩也没什么动作,只笑笑地着他,然后不经意抬手打在车篮上,却摸到一个柔软包包,这才低头去。一个粉色帆布扎口包,被绣上了圆豆黑眼,凸起黑色鼻头和白色分半儿嘴巴,个鼓囊囊熊背包。

女孩又抬头去男孩温柔又充满了笑意眼睛,男孩果然说:“打开。”女孩取过背包,扯开口,个粉色茸毛熊便漏出头来。女孩立刻把熊拿出来,放在鼻上蹭了蹭,把背包被在身上,一手抱着熊,一手抓住男孩衣服,一下跳坐到车后座上。

薛立刻蹬起车,在斑驳树荫里,似乎立刻起了风。在风中,薛感到一张侧脸好像靠到他背上,哼歌轻微颤动无息循着某个路径传到他胸腔,好似注入了无穷能量,让他双腿充满了力量,车如同风中一叶。

不多时,两人来到加工厂,在高杨树阴凉里,一些吵闹。林瞳下车蹭了蹭熊,才把它放回背包,背在身后。

薛把车推进院里,见薛老仍坐在人中边干边说笑,周围一群中年妇女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也边干边拉家常,只几个年轻男孩,不停抱着成盆在跑来跑去。直到林瞳走进来,目光刷一下,像被绳猛地拽过来,院里顿时只剩机器咔咔声,林瞳只微笑着扫了一圈,然后柔声喊了一声:“薛爷爷。”

薛老立刻笑像个孩声答应到,“哎!瞳瞳过来啦,,我老战友孙女真越长越漂亮了,你爷爷奶奶身体还好吗?”

薛已经提了两个板凳过来,放在薛老身边,林瞳把裙一挽坐在靠近薛老一张板凳上,笑着对薛老说:“还好,比不上薛爷爷,他们一定想不到薛爷爷还这么不服老,做出这么一摊事业,我一回来发现全被包围了,早上面,中午仁炒饭,晚上宴。咱们康城都变成城。”

薛老听到哈哈笑,对周围声说:“听到没,这你们成绩,全城都吃咱们,下步咱们要让全省吃到咱们,让他们一提到想到咱们康城,想到咱们真味食品。”

妈们一片附和,把薛老夸得英明神武,孙英俊潇洒,孙媳妇美若天仙。

薛老自然又哈哈笑,尤其侃调几个说话不把门厚皮妈。不过林瞳只脸上微红并没什么扭捏,手上已经剥一个出了一个

薛没凑这个热闹,而进了屋见几个伙伴正在挨个给翻炒机加料,贪嘴张宏阳还在捡仁往嘴里放,立刻咳嗽了一下,张宏阳手马上抖了一下,仁“啪~”一下掉进盆里。

张宏阳扭头一,“靠”了一声,又把仁捡起来放进嘴里,其他几人也扭头,不过没人理会薛,只自顾自干自己活。

薛只笑笑,咳嗽一下说:“马上开学了,晚上我请客去吃烧烤。”

这时众人一片去声,张宏阳接口道:“老现在吃烧烤不用要钱,还用你请客。”

李克诚忍不住插嘴道:“你重色轻友,人家林瞳回来了,炫耀自我,还拉我们去当背景。”

“那你们还去不去?”薛笑道。

“去,怎么不去,吃穷你个资本家。”李克诚吧手里盆重重放在旁边秤上,提起一个桶往里倒称重。

“靠,你们也资本家,哪个不钱包鼓鼓。”薛也掂起一个桶往一个正搅拌缸里倒。

“唏~”杨钧也忍不住,“我钱都到我爸妈那里了,我一毛也没捞着呀。”

“我也一样,都在我爷爷那,不过你们现在不可以吃免费烧烤了吗,这不离康前进了一步。”薛笑道。

“靠,”众人比了个中指。

“我他么,打篮球,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还康。”李克诚又到了一盆

“能开学了真好。”张宏阳感慨了一句。

“呵呵~”,薛绷不住脸上表情。

“么,晚上庆祝开学!”杨钧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