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二 大路朝天,人各一边

夜幕徐徐,半月皎白,长庚西耀,小薛骑车带,慢慢地跟在张宏阳几身后。那个几个疲惫堪,车子起得悠悠慢,红色球衣更湿淋淋贴在背上。

“你们每天还有力气打球,还打得这么凶吗?”林边吃雪糕边说。

“年轻天机械化枯燥工作,总要发泄下情绪。你还有理解有钱,摸,看见,能花郁闷呐。”

“说老气横秋,你也郁闷吗?”林用手指戳戳小薛背。

“我很高兴呀。美在侧,狗友在前,前襟豪情,襦背软旖,生乐事如此。”

“哼,”林小薛软腰把,却借势搂住小薛腰,手放在坚实腹肌上。

小薛愣下,动声色,脚下却蹬些力,离得前面几些。就听几在相互抱怨谁谁乱抛球,谁谁球运丢,谁谁接好,说亦乐乎,宛如街市买卖样交锋激烈,觉莞尔。前些时日话甚多张睿此刻也王婆般碎嘴,说技术动作,已然融入这个小圈子。

“那个杨珂怎么来?”林发现就她个女生,禁有些无类之忧。

“可能离家有点太远,家里太放心。”小薛小声说,“今天你和你爸说吗?”

“我爸要到县里,这两天正和别交接工作,好几天都回家。”林小声说。

“那个县呀?”小薛问道。

“就咱们康县,我们用搬家。”林回应。

“附郭县令呀,好当呀。”小薛有些侃调。

“还你弄得那个龙虾,我爸和张叔刚在家里吃龙虾,结果两天就遍街开花,他赶紧扯帆借东风,晚官当。”林也侃调自己老爸。

“这她女儿带给他礼物,抓住,林叔住她女儿番心意吗。”小薛继续侃调。

然后,就软 肉遭罪。

“什么时候上任呀?”小薛再造次。

“大概开完大以后,我爸年龄也,外放机会直被咱们书记压,让老爸给他梳理市里关系,这次老爸决心要到基层好好干,以后你要面对可衙内,要老实点知道。”林软 肉说道。

“好,衙内大,我为您马首瞻。”小薛立刻服帖。

“嗯~”小薛还脱小手惩罚。

要胡言乱语。”林三岁小孩,听懂话外之音。

,我定诚实积极对待林衙内,坚决履职在生活和学习上照顾,帮助林衙内义务。”小薛很官样说。

“哼~”林拿小薛办法,揉揉他软 肉。

即使众骑得再慢,路也有走完时候。电影院烧烤广场已经近在眼前。此时街道已然有明显改观,街口行道树木被清除空,取而代之矮铁柱和铁链规划自行车停车位,自行车都被自家主用大锁与铁链连在起。中间空出多条小道通往广场。

在红袖章吆喝下把自行车扎在几个空位里,随流进入广场,来到熟悉老陈烤摊。七点钟烤摊,连楼上位子都,几只能有些尴尬坐在用来等待小板凳上,吃雪糕。

这时就见推推嚷嚷从街口走来,打头年轻孩穿花衬衫,梳大背头,嘴里还咬吃剩冰棒棍,搂个穿短裙,盘头发女孩,迈八字步,懒散来。

“么那个熊货。”杨钧说。

正和林小声说话小薛这才抬头去看,原来上次在电影院要去撞林那个男孩。

那个男孩也眯眼望来,嘴里冰棒棍动几下,在几身上望圈,最后居然多看张睿两眼,然后胳膊用力扳身边正在迈步女孩,转到旁边烧烤摊。他身后七八个半大男孩立刻冲到那个烤摊里个摆满空酒瓶大摊位,对正在吃喝踢板凳,拍做桌子。

座位上有个高个站起来,提个空啤酒瓶要发作,店家已经跑来,拉住他,在他耳边小声说什么,高个用手指指大背头,说句:“小子你等,今天我给这边程哥面子,别让老子在其他地方碰到你。”说吧,碰声,把酒瓶重重放在桌子上。站起来蹭男孩们身子走

背头用眼角有看小薛等遍,然后胳膊卡正用余光留恋小薛和张睿女孩脖子,鼻孔朝天走到桌子旁坐下。

小薛等,真胃都抽抽。李克诚更小声说:“么,吊样!”

这时正在烤串陈叔对自己爱小声说几句,老板娘立刻走到小薛等面前说,楼上有空位,让跟她上楼,众立刻起身谢李阿姨,跟她往里而去。

这时背头扭头盯小薛几背影直看,直到那些身影消失在楼里,嘴才斜下,搂也在偷瞄女孩脸,喯口,才笑出声来。

小薛几李姨走到楼顶,所见之处依然拥挤满座,紧跟李姨走到个高台边上,登上还完全铺好木板楼梯,来到整个广场最高平台,感觉暑气顿消,楼上凉风徐徐,远山黑影穆穆,城市灯光星星点点,街道光影如龙,天地似乎览无余,方才许些快顿时烟消云散,大家开始愉快地讨论吃些什么。

有些好奇,低声问小薛:“程哥谁?”

“负责广场治安联防队长,程振强,外号程愣子。那个背头和他哥棉纺厂那边混子,他叫郑锐,他哥叫郑强,开个台球室叫唐朝,张宏阳他们去玩,被怼,牵连张睿,我们才认识张睿。”

“这样都能开台球室,还有敢去玩吗?”

“听说他哥哥在那边混开,多少算个物。”

“额?黑涩会吗?”林有些皱眉。

“应该还到那步吧,算个混混,他爸爸原本棉纺厂电工,天晚上加班回去时,被车撞死,就留下老婆和两个孩子,肇事车也找到,厂里同情他们家处境,给他妈安排个保管员工作,答应小孩上完学也安排到厂里,学习好,初中毕业就,厂里法安排工作,就把厂子外面个门面低价租给他们家,所以才开个台球室。”小薛很下功课,到所里询问知情

世上事事本无常,海只潮来往,郑氏兄弟母亲,也个性格泼辣,生性护短丈夫也改嫁,做个保管员却个尽职尽责好职工,但教育子女却溺爱休。

大儿子郑强虽然也受宠,但他爸还算知道非,孩提时经常被教训。但小儿子郑锐就管教,初中仗哥哥在校外狐朋狗友,在校内无法无天,敲诈勒索,调戏女孩,打同学打老师,结果被少管所修理两个月,毕业考试也及格,高中更事,只能跟哥哥郑强厮混。

郑强初中毕业前,父亲身故,再也无心学业,跟舅舅到广东厮混年,回来跟母亲合计下,在厂里疏通关系,开这个台球室,聚起帮玩伴,暗地里搞起赌博摊子,大,地方上虽有耳闻,但举报,当地派出所就精力去查。这些小薛都和其他说。毕竟现在这兄弟两除有些蛮横,还有什么犯罪记录,现在严打厉害,大混混都进局子,这些小混混平时还低调

就在小薛和林说话间,烤串和龙虾就已经摆齐,另几个也把啤酒打开,分好。林只分瓶黄橙橙汽水,伴随李克诚说句场面话:“谢谢薛老板请客!”大家共饮口,就开吃起来。

很快就把串撸完,开始慢慢剥龙虾吃,大家话也多起来。明天就要去学校报道,据说要军训,说到军训就要提到枪,这男孩都喜欢东西,在座大部分都摸枪,就怎么开,说起来都很兴奋,什么黑星手枪,什么杠八,说头头道。

而林却同小薛讨论起真味食品厂发展起来。作为即将上任衙内,虽然林对父亲突然积极政治态度有些鄙夷,也关心自己父亲发展前景,特别居然关联到自己同桌个点子上时候。而个点子转化成个新产业,个新产业居然会直接推动个新政治局面,这和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很相近也很同,下勾起身处官宦之家,耳熏目染之后,社会政治中二之魂。

现在明显说这些时候,小薛只好在桌下悄悄拉小手,轻轻用手揉捏,林立刻闭嘴,面色羞红。小薛才轻声开口说:“咱们回去好好讨论,现在先让这些酒鬼们好好喝酒。”林这才发现众边小声说话边偷瞄这边。

刹时反应来,立刻大方笑,然后用手里汽水瓶在桌子上顿顿,当大家都听声正望来后,说:“来,我来祝你们这红火事业,越来越旺。”

果然这些熊立刻打鸡血样,吼吼起来,酒瓶撞砰砰响,开始对瓶吹起来,小薛开始挨个和他们猜枚喝酒,场面顿时欢愉起来,直到酒局完毕后,林小手就有离开小薛手掌

影消索,路旁灯影肆意轻摇之时,林已将螓首靠在小薛宽宽背上,自行车链轻微声响,轻轻她薇薇清唱,再也有什么中二问题,也有乱七八糟混混闹心。小薛感受自己心跳,在这静夜晚风中由自主咚咚发声,感受缠在自己腰上柔荑轻柔微热,感受身后时大时小软音柔语,时空宇宙时如此之小,只余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