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五 青春无暇闲愁

夜幕终于披盖四野,二层的小楼里清丽的倩影依然伏书桌笔耕缀,而桌面摊开着堆图册,显得颇为杂乱。

这时女孩已经脱了长裙换了宽松的常服,刚洗过的秀发散乱的披肩头,被风扇送的微风时时的撩,桌橘色的台灯把雪白的容颜熏染的霞光熠熠。

“瞳瞳,你爸爸回来了,咱们开饭了。”个中等身材的容止婉约的妇人走近女孩,柔声话。

的,妈妈,我这里还有两行就写完了。”女孩扭头笑道。

林瞳妈妈轻抚着女儿的秀发,用手的皮筋把散乱的头发挽了来,然后就静静地着女儿奋笔疾书。女孩快速写完,把笔本子扔,立刻伸了个懒腰。然后身搂住妈妈的胳膊,把头靠妈妈的肩:“走吧,吃饭喽!”

林瞳妈妈用另只手手指轻点着女儿的脑袋,让她的头抬,然后把台灯风扇关掉,才和树袋熊样的女儿楼。

林秘书长正坐餐桌旁边边喝啤酒文件,还是用笔勾两。直到女儿娇嗔:“老爸吃饭。”才放文件,微笑的着心爱的囡囡,:“囡囡电影吗?”

“还行,过改编的有点过了,有首歌《沧海声笑》挺的。”林瞳取了碗筷分发。

“哦,怎么改的?”老林接过碗筷。

“里面出现了朝廷的东厂,还是主线,就把原来的故事氛围改了,其他的人物形态没变,但是故事变得幼稚了,对朝廷的态度太奇怪了,像江湖人士对朝廷的态度。”林瞳乘绿豆汤。

“呵呵,江湖人士对朝廷什么态度呀?”老林很有兴致,喝了口啤酒,呷了呷嘴。

码是得罪呀,那些太监来对付江湖人士,手段很多呀,提行政手段,光锦衣卫就让江湖人士老窝火了,走走其他的行政手段,就没旧江湖了,都扶来新江湖了。”林瞳皱皱眉夹菜。

“呵呵,那我得听听我的囡囡这个改编的故事了。”老林着女儿笑着

林瞳妈妈则静静地小口小口喝着绿豆汤,弯着眼角着父女两人话。

等女儿把故事完,晚餐已经吃的差多,老林从厨房端出西瓜,拿块吃了两口才:“瞳瞳快开学了,过两天,你长岭疗养院陪陪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吧。”

呀,个月海,和小姨拍了多照片,块带给他们。”林瞳高兴地

“后天,市里的通勤车过,我和张师傅了,你和妈妈直接坐车。”老林了林瞳妈妈眼。

林瞳妈妈歪头眼老林,点点头。

林瞳吃了丫西瓜,就端:“我书了。”

吧。”老林挥挥手,站身又厨房里切瓜。

林瞳妈妈则收拾碗筷厨房,把西瓜端到客厅打开电视来,而老林则打理厨房,时弄得叮叮咚咚作响。

小楼里的吊扇轻轻扇动,微微吹拂的风柔和而又凉爽,窗户外的树林路灯虫鸣阵阵,萤火虫时隐时现,开花的早桂默默的散发着清香。

林瞳站二楼的阳台,边吃着西瓜,那串手环,突然发现,原来手环有五颗浅橙色,颗浅红色,两颗浅粉色,十三颗白色,十四颗浅紫色小玉石逐次串,轻声念了数字。脸突然就红了,就把手放背后,抿着嘴让自己尽量要笑出声,又忍住,把手抬,又数遍,再抿嘴笑。

,林秘书长夫妇已经处理完琐事,坐客厅沙发,电视聊天。林瞳妈妈捏着木针轻快的编织着件快完成的毛衣,眼睛却盯着电视。林秘书长把手的茶具来回摆弄,会弄出小碗微黄的茶汤,递给林瞳妈妈。

林瞳妈妈接过,闻了:“什么茶挺香的。”

“南方的功夫茶。”老林也端小碗茶水,闻了闻,慢慢的喝了三小口,放杯子才:“咱们的绿茶只有春天季,南方茶可以采三季。南方和国外喝红茶的多,需求量大。我想弄,农民可以多些收入。”

林瞳妈妈也学着老林的样子慢慢品,:“挺喝,绵绵的,没那么苦,也回甘,主要是挺香的,和咱们的绿茶香味完全同。”

“嗯,两种口味完全同,我已经委托农科所的同志研究,要弄出来估计要久了。”

“哦,最近咱们市要分区了,我想让你从医院重新调回市里,你本来就是市财政的,借调过的,先回来,省得分区了工作安排麻烦。”

“行呗,那以后就忙了,你们要吃食堂,就别怪我了。”林瞳妈妈还是电视。

“今天闹那么大,财政有困难吗?”林瞳妈妈

“棉纺厂的厂长有年多都压着税款缴,直想更新设备,财政局的同志肯定愿意,从银行扣他们的钱,所以闹大了。”老林

“税款有那么多么吗?”林瞳妈妈狐疑。

“百分之五十,他们要缴百分之五十。”老林叹息到,“前年石丛云拉来个外贸的大单子五百万,利润有三百多万,所以就想从国外买新设备,体制内的事你也知道,老石可能拿到外汇的,他就香港注册个公司,把资金留香港买机器,就把财政的同志还有市委的主管经济的老童给得罪了,年老石被抓了来,轻工局排的宋鸣继任后,趟香港,还是把部分外汇换了机器,但是国外经济危机,后期订单取消,还有部分机器的资金足拿回来,还要付违约金,财政局急了就把国内的资金卡住了,现的棉纺厂就是两难。”

林瞳妈妈瞪着老林,觉得无话可

过了会,林瞳妈妈才:“领导什么意见。”

“咱们书记没什么态度,省里给的任务太多,个分区就让书记绞尽脑汁了,人事安排呀,今年的经济形式也,农村的劳动力都出打工,基层的设施完善,毕业生的工作安排了,也没法开展工作,都缺钱呀。”老林摩挲着小杯子,着电视慢慢地

林瞳妈妈老林又:“听今天的事老薛现场处理的错。”

“这个人业务是真没得,咱们军队的培养人才能力是真。”老林又喝了口茶,“当年老薛那是浑论,现是前程远大了。”

林瞳妈妈静静地着老林,没有接话。

老林瞄了眼她,端小茶杯饮而尽,继续:“他部队当团长,转到地方,位置安排的有些尴尬,这次分区,他丈人要退了,他肯定要进大步,市里挂个副职,当分区局长是定的。”

“正局要空降了。”老林叹了口气,了林瞳妈妈眼。

林瞳妈妈低着头,着木针串着的毛线,仔细的数着,打卷的长发随着动作微微颤抖,时客厅只有电视里的话语声。

半晌林瞳妈妈数完针数,才歪头向老林,老林正端着茶杯默默的着她,就用只空针捋了鬓角的浓密黑发,挽到耳后,然后轻轻笑了笑,没话。老林这才端小杯子轻轻抿了口,咕嘟声咽

林瞳妈妈才道:“老薛的儿子还是错的,成绩,还懂事,他们两口直都忙,没空管孩子,这孩子自己都让别人操心,把自己管的的。”

“嗯嗯。”老林却想谈论小孩子的事。拿文件,支二郎腿,靠沙发来。

林瞳妈妈瞥了老林眼,抿嘴笑笑,也没再做声,边打毛衣边电视来。

啪,漆黑的屋子顿时被灯光照亮,薛平笙走进屋,屋子内悄然无声,餐桌放着张纸,小薛扫了眼,却没拿来,径直自己卧室开了灯,回来关灯时才餐桌旁停了眼。坐书桌旁,打开台灯,然后他支手摩挲巴,取出个记事本,把今天见闻本子捋了边,然后有陷入沉思。良久,取出两个本子,分别命名计划,计划二,开始把自己的思路撰写本子

等把想写的东西写完,小薛才发现衣服已经完全粘自己身,感觉甚是难受,原来自己并没有开风扇,自嘲的笑了笑,把粘拉拉的衣服脱,洗了痛快的凉水澡,再坐回来把风扇打开,盯着台历的事项仔细核对边,翻到页,把新的事项罗列遍,然后翻开书本,用手表压住被风扇吹动的书页,开始边边写。寂寥的虫鸣伴奏着窗边的月华,轻轻舞动的树叶间无声息地跃动,岁月时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