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三 见到你

清风徐徐,如兰如芝。薛只觉蝉鸣停息,焦热消退,便睁眼查看,却是双杏眼若涵星辰,紧盯己,那柳眉微躬,粉唇微翘,俏脸似笑非笑。薛连忙眨了下眼睛,再看,却听得娇嗔声,粉面已转,竟他刚才样子,抬头望天,还摇了两下头,原来是戴了顶无顶遮阳宽帽挡住了视线。

薛这才略略打量眼,宽檐帽后马尾高高挑起,素白连衣裙掩住脚踝,更把身型显映得更加修长,白色绳编凉鞋与雪足交融,粗看竟能分辨。

薛又看向那灵动双眼,那眼睛竟也眨了下。薛只好抬手看了眼手腕电子表,刚刚两点半,说:“先去趟少年宫吧,昨天张老师给我家来了电话,要去下,领个报名表。”

“你也被通知了呀,我还以为只有我呢。”孩轻笑道。

“怎么说你也是校花吗,我簇拥下,做好本职工作。”薛笑道,结果是被在腿踢了脚,孩轻巧地绕过己,背手拎布囊在前面悠悠漫步,那高马尾轻轻晃,慢慢跟在孩身后。这样两后,悠闲踱步前往少年宫。

少年宫和电影院在条街,过了少年宫,再过个街口到电影院,所以并会有什么冤枉路,时间大大空余,只是二却是心有会意,把这时间掐控地极好。这条街虽是中心街道,此时却车少稀,只有微风碎影,蝉鸣叶飘,薛买了后世有名俄罗斯雪糕,两奶味极浓雪糕,谁也做声,后默默行走。却觉这路好短,己走好快,似乎少年宫抬脚到。

少年宫是个大院,有好几个活动场地,栋7层苏式大楼在最后位置,办公待遇竟是极好,高大乔木用凉爽树影包裹住办公室,办公室里吊扇,台扇应俱全,正扇得呼呼作响,张老师居雪白肩纱趴在办公桌上休息。

上前轻轻摇醒熟睡张老师,张老师居嘴打了个哈欠,后欢喜牵起了手,笑说:“呀,是瞳瞳来了,哦,还有平笙。”

薛也是陪笑答应。见张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两张表格说:“这是咱们市奥数竞赛集训报名表,十月份到省里参赛,你们作为下期参赛预备选手,这次可以先适应下,你们回去和家里商量下,要是想去,后天把表填好交过来。”

都在初中参加过奥数竞赛,对此陌生,接过表格,也告辞。默默走出少年宫,由对视眼,好似完成了任务,对微笑下,脚步加快,竟并肩走向电影院。

快走到街口隐约听见音乐传来,马路对面居影簇簇。薛感觉旁边孩微微顿了下,原来是把遮阳帽向下拉下,同时落后半个身位,孩只和己相差稍许,己还能完全遮住倩影。薛心下思量己刚刚米七五,以己父亲米八五身高,己长到米八,没啥问题,只求孩是发育得早,己以后可住她了,再想想林秘书长身量也米七五,薛顿时觉得己还是能罩得住

这时觉得腰被手指捅了下,孩说:“绿灯了,走了。”薛回头看了下,孩似乎没有看他,而是耷拉眼皮,长长睫毛,把半睁秀目遮蔽,只余些许眼白,下子整个气质变得高冷,幅生勿近气场。唔,好似回到上学模样气质,挺了下胸膛,动了下膀子继续向前走。

电影院所在街口已经被石墩和铁链交织链接,显被规划成了步行街,街口还用铁皮扎了个岗亭,这都是新建,据说是己父亲建议。这里服装店,文具店,各色吃林立,以前晚上时常有斗殴偷事件发生,父亲当了所长,为了治安,想了这么个办法,说是学习南边经验,看来此时还真是民风彪悍呀。

歌曲声音已经清晰可闻,特别爱给特别你,你让我越来越相信己~~~。什么破歌词,薛斜眼看了下旁边孩,我是越来越相信我己,我真是太有能耐了。孩也是看了他眼,嘴角却是向上弯弯。薛转过头,皱了下眉,感觉好像有什么对,想起己听过老歌,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明白,哎,挺无奈。

他抬手看了看表,也刚三点,孩:“要要先逛下?”

“那去精品店看看?”

薛左右张望下,这条街左面是苏式建筑电影院,新华书店,国营文具店列成排,门口是极宽水泥地面广场,散布花坛和高大乔木,对面则是二层民居式建筑,音像店、商品店、服装店,精品店、吃店、列成排,却是拥有水泥砖铺行道和高大法国梧桐树,还真是经纬分明。同时这些地面被油污弄得颜色斑驳,空气还飘浮油垢味道,这里其实到了傍晚成了各种吃烧烤聚集地,夏日里往往喧闹到凌晨。

孩脚步,来到家全玻璃橱窗精品店,开门还有清脆铃铛撞击声,屋里正放《弯弯月亮》,是刘欢唱版本,却也轻柔舒畅,顶上吊扇慢悠悠带动微风,微有丝丝清凉之感。说是精品店,可也斑博杂乱,音像制品,文具,卡片海报,饰品,工具,摆满满当当。

站在靠门口位置看孩在各类商品中轻柔踱步,却发现与后世精品店相比,这里毛绒玩具少可怜,只有几个,还是绒布。孩果还是喜欢这些柔软可爱东西,转了半天,也只是摸了摸布偶。

薛心下也是动,想到罢工棉纺厂,禁想出了神。

后被孩用手指捅醒,连忙微笑回应。出门,孩皱眉说:“我们还是去电影院吧。”薛认真看了看脸庞,点了下头,却去了旁边冷饮店,押了两元钱,拿出两瓶插了吸管冰镇汽水,递了瓶过去。孩果伸手接了,口吸汽水,眯眯眼睛。两慢慢踱步走上电影院台阶,这时正值散场,出里面走了出来。

动声色牵住手,并挡在孩身前,等待群离去。看见两个留大背头男孩,矮,穿畅怀花衬衫,叼烟卷,正手舞足蹈话走过来,两都同时看到了站定薛二过高个盯脸,矮个却色眯眯上下打量孩。后矮个直径走过来,似乎想去膀子撞身子。把身子向前顶,矮个立刻面露怒色,却被身后高个把搂了过去,从薛身边擦过,薛扭身回望,却见,高个掐住矮个脖子说什么,矮个还时回望,忿忿嘟囔什么。薛若有所思看了会,回头,看见孩正笑盈盈己,这才发现群已经散去,己还牵手,己定会撒手,于是若无其事牵手进场找座。孩也默作声,只是去喝汽水。

此时影院同后世场地院厅多半是软座椅,这时都是大场地胶板椅。孩买是好位置,中场过道倚,既出入方便,又毫无视线阻碍。坐到座位上,兴奋起来,诉说笑傲江湖书本故事,知会怎么改编恭听,时微笑附和,印象中孩居是武侠爱好者,对金庸说爱释手,最喜爱是射雕,神雕和笑傲。看叽叽喳喳孩与平时大相径庭,突有种老父亲看心态,有好想宠溺冲动。

很快座位七七八八,全场也灯光齐暗,没有广告,直接开播,两立刻被这部许冠杰经典吸引,全神贯注地观影起来。

当四周灯光亮起,薛才发现头还斜靠在肩膀上,轻哼《沧海声笑》,而己还握她雪白柔嫩手,刹那顿觉心中柔软处涌动,由轻轻闻了那如缎青丝,只觉幽香拥面,周围杂乱动静,各色味道顿消,脑中只余佳如斯乎之感。

如此时刻,只想永远如此,也许只因如此短暂,所以在心中隽永。当所有杂乱无踪,四下无孩才回眸笑,牵起男孩,缓步而行,男孩跟随。影院外阳光再辛烈,空气仍如同炉火,广场上已桌椅遍布,员簇拥喧嚣,孜卤煮味道熏喉头涌动。

“吃个烧烤吧?”薛柔声问道。

孩已把遮阳帽带上,抬头笑看薛。

“好吧。”薛轻叹了下,过依手,两归还了汽水瓶,又买了两个雪糕,牵手慢慢踱步,直到那个路口。

在高大壮硕法国梧桐树后,两约而同站住,薛突换了只手来牵孩,孩便觉手腕有东西划过,抬起看,串红绳挽许多颜色各异、亮晶晶玉璧手环套在了手腕上,连忙用另只手去抚摸,满眼满脸都是笑容,身子也轻轻摇动,男孩此时也满眼都是红酥嫩藕玉臂清辉。

孩弯眼角打量男孩,带绯红容颜,似有所动,却也未动,男孩也只是望那双写满话语慧瞳,如同晶莹剔透黑色珍珠,中有华光闪动。突孩双手捂脸,转身走,男孩慢慢跟孩良久才放下双手,后抬手细看手环,用另手细细抚摸,时回头来望。直到走入大院,男孩还在路对面法国梧桐树下远眺,好似地用那只手在鼻子上摸了下,却又深吸了口气,才转身缓缓离去,路上蝉鸣已停,车马仍是喧嚣,天际红云已浮,金光透缀,在橙色光晕中,街道渐渐点亮五光十色霓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