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初来90年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路漫漫而修远,可怎么就和我想的不一样

翌日,带着到八一路的院。离接官亭远,有一支部队在驻扎,除了早晨的出操,平日非常安静。

打开院门,除了砖铺的路外,两侧已经杂草丛生,房子有三室两厅,厨房卫生间都在后院,幸好房前还有些水泥地坪,然还真是无处下脚。

脑子迅速有了规划,过他还是问了爷爷要怎么办。

,打量了孙子一眼:“你呀,只要把屋顶给拆了,可以可劲折腾。”

“那,把想法,您给把把关。”

点点头,先把大门给扩大,整个院子用水泥整平,打上简易棚,重新修一圈排水沟,一边砌个水泥池,临时放龙虾,一边建清洗池,把房子对清洗一侧的窗户改成门,方便搬运,客厅餐厅改成制作间,三间卧房,一间办公室,一间休息室,一间调料室。后院改造下,开个门,出货用。

抚了抚大光头,笑道:“还行,孙子还真没白养。”

话间,一辆卡车停在屋子前。原跟食品厂打了个招呼,把已经淘汰的五十年代的半自动旋转翻炒锅,给买了过东西好似一个滚筒,上口加菜,侧口有个漏斗出锅。据一天弄个两三顿龙虾和玩一样。

几个壮汉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东西弄到客厅,其间还把进房的门窗都给拆了。中午得,干完都快晚上了,好意思的每人给了十块钱,还要请吃饭,过没人好意思留下给几个师傅搬了两箱啤酒。

然后两个人把机器外外好好清理一遍,转回家已经太晚了,但是仍坚持回家,奋笔疾书了一夜,早上几乎困的起过还是坚持完成了锻炼计划,下午的时候把几个玩伴招呼到了八一路的院子

“靠,玩意给力呀。”张宏阳摸着黑铁的大滚筒

吧,怎么搞。”杨钧坐在房前的台阶上

张睿和李克诚虽然没有话,但是都瞪着放光的大眼,望着

“首先们要收龙虾,张睿愿意回去和你几个姑姑谈下吗?她们的荷塘,们只捞面的龙虾,要鱼,附近田的龙虾只要是活得,收,都给钱,个头要够一掌,五毛一斤。上午收完,下午咱们找村的拖拉机运过。”

“那们呢?”李克诚问。

“咱们给夜市和熟食店送龙虾,先联系他们给他们发名片,留电话,咱们给他们送。”

“另外准备先放到陈叔那试试水,先试下水,然后你们回去可以和叔叔阿姨商量一下,是要投资花钱的事,他们同意了咱们才能一块挣钱。”

几个人都皱起了眉,:“们现在是在放假,马上要开学了,们每个人都可能每天都待在。所以肯定要雇人的,们可以做销售,用每天都在,但肯定要花时间在街市上跑动,家人迟早也要知道,晚知道如知道,家允许了,们才能甩开膀子干。”

几个伙伴都面露犹豫之色。

听见门口有停车的声音,接着有人背着成袋的水泥进,然后看见一个高胖的光头人,一边扇着蒲扇,一边用毛巾擦着汗进了。

一众孩立刻站起身喊道:“爷爷。”

也立刻给爷爷倒了杯凉白开,递过去。立刻咕噜咕噜干了,才出了口长气。然后坐在台阶上,笑呵呵地看着一众:“都啦,坐吧坐吧。呀,他呀想干点事,虽然你们还是学生,但是呀,能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也是好事,当年们呀,也是学生,可是敌人们学知识,一边学习一边战斗,还放羊,种地。知识没少学,敌人也被们打跑消灭了。你们想干,是好事,但是得让家知道,会产生好多误会,到时呢,事情干了,朋友也做成,得偿失。”

“可是,爷爷,要是父母同意怎么办?”张宏阳问道。

“你们的家长其实怕你们瞎胡闹,干了正事,还把学业也给荒废了。样,你们真想干,回去和父母你们的想法,明天下午等他们,再和他们谈谈,过有一点,以后你们的学习能落下,听到没有。”

一众朋友听到都笑了,纷纷拍胸脯承诺。

时才抬头去看自己的孙子,却看见,孙子已经搬出了一个长条凳,上面放了一排玻璃杯,孙子正提着茶壶给每个杯子倒水。立刻乐呵着把手的空杯子示意了一下,立刻跑过给加满,然后去喊师傅们喝水,些师傅都是笑着回应,却没停下手的活,还有两个工人抬进一个家伙,一看,乐了,个是面条机。

他立刻回头:“您还真把个给搬啦。”

个是单位食堂的面条机,文 革后大伙再吃集体食堂,本地人都爱吃米,东西闲置了。过经营计划,有一条是买龙虾送面条,也是尽心了,本些机器都是想经营起后再搞的,过行动派的,还是尽力东拼西凑把机器都搞齐活了。

话是,要干要全力以赴,生产是要工业化,生产是要标准化。

顿感一辈思想也太先进了。

胡思乱想的时候,:“你是张睿吗?伙子长得还挺精神,你家是哪个大队的,姑姑时候在家吗?”

张睿赶紧站起:“们家是周湾五队的,队长是大姑父,时候姑姑应该在的。”

“那好办了,那麻烦你回去一趟,和你姑姑姑夫一下,公安局的开山一会去找他们商量买龙虾,你看行行?”一边慢慢打扇子,一边

“行,麻烦,现在去。”张睿马上动身去骑车子。

“你们几个现在想想一起干。”又喝了口水看向剩下的几个子。

们去干活。”李克诚立刻站起,去搬砖,其他张宏阳和杨钧也立刻起身。

笙,你去把面条机清洗干净。”客气。

然后又跟一个电工去鼓捣电路,终于院子没有闲人了,每个人都在忙碌,开山感到很满意。

当日头偏西,院被影影幢幢完全覆盖。才放了几个孩子走,让司机开着一辆式的吉普,带着去往周家山。刚走到路口看见一个中年人带着几个妇女在村口等着。让司机停车,走下一看:“呦,唐,唐正兴。你现在是五队队长了,唐哩。”

叔,爹到大队去当支书了,原支书前年去了。”

“哎,唐敬敏居然走了,当年修水库,你爹和他都是一把好手呀,突击队的红旗都挂了七十二天吧。你爹的身体还好吧。”感慨到。

“是啊,是啊,爹身体还算硬朗。看您身体也硬周着呢!”唐队长也马上回话。

“哈哈还行,是年纪大了,胳膊腿如原了。”笑着,然后环顾了四周,开口道,“你们队搞的还错嘛。”

“吃原底子,年轻人有能力的进工厂,进了工厂的,去南方打工了,剩下些妇女人,在家干农活。”唐队长有些叹气

“走,咱们到家。”也叹口气

唐队长的家张睿家远,一看是自己建的,两层的楼有六件卧房,边上建了厨房和柴房,也圈了一个大院子,院子完全打的水泥地坪。地上晒着一大滩落花生。

唐队长领着一群人到一楼正中的堂屋,正墙上挂着毛主席,周总理和朱总司令的合影画像,两侧墙上挂满了各种奖状。

环顾了四周,坐下拍下大腿:“唐,干的错呀。”

“都是大家的功劳,咱们只是尽个心,每年粮食都打那么多,可是每年任务都增多,大家都是打工才把摊派缴上的。”唐队长着从口袋掏烟。

“抽的。”从自己的烟盒掏出一根,把烟盒递给唐队长。边张睿的大姑拿着茶杯茶瓶上给众人倒茶。等大家都坐定,才又开口道,“今天是想看看,能能给大家增收一下。前两天个孙子跟同学玩,发现咱们有着龙虾,回去给做了一顿,吃了还错,咱们东西多么?”

“多呀,东西繁殖的特别快,也没啥东西吃它,塘到处都是,啥都吃,还爱打洞,一祸害。你别娃娃做饭是把好手,那天龙虾弄香了整个村上,的两娃娃都去了,好吃。”

“好吃行,想收一些,拿去卖卖看,如果销路好,咱们可以长期干。”

“行,看行。东西是无本卖卖,是花些时间。”唐队长脸都笑开花了。

“平笙,你把那个做好的网子拿。”听到便把后世那种捕龙虾的网笼递给了唐队长。

种龙虾,听农业站的专家,都是晚上活动,你照着做一些,晚上放到塘,早上提起行,用专门钓,大人孩都能干,还浪费时间。”对唐队长

,”唐队长眼圈有些红。

“先别谢几点,第一,能在水沟捞,第二个头于一掌的要。能做到?”

“能!”唐队长斩金截铁。

“咱再价钱,你多少一斤?”

“五毛,您看可以吗。”

“行,先按个价收。明早派车,现钱现结。“给一个定心丸。

唐队长立刻拍胸脯。

看着市场经济的商议却没有插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唐队长留一行吃饭,没同意,直生意真正成了,定然喝酒。于是也匆匆,去也匆匆,只等明天下午第一锅龙虾上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