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本许愿日记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九章.鬼老头的帮手

次日,午十点,吉吉醒来,“惊讶”得发现米小仙和她的两姐姐都见了,自己的书包也被翻过了,里面丢失了件非常重要的宝贝。

于是他开始狂打米小仙的电话,结果自然而然是打通的,随后吉吉又将电话打到夏明美那里,语气善的质问米小仙在哪里?

夏明美自然也米小仙在哪里,因为从昨晚,女人和她的两姐姐好像是人间蒸发了般。

吉吉冲出米小仙的房子,“气急败坏”的他突然将路边的垃圾桶踢翻,发泄心中的满,嘴巴里念念有词,好像是在诅咒人。

此时的吉吉,那副样子好像全部家产被老婆卷走了,老婆也跟野男人跑了。

些都是吉吉为自己设定好的剧情,若样,别人又怎么能够相信米小仙从他那儿盗来的墨水瓶,是件了得的宝贝呢?

吉吉“无计可施”之,只好向鬼先生求助。

“先生,有件事情需要麻烦你。”吉吉拨通了鬼先生留给他的电话。

“主公请讲。”电话的那头,鬼先生连忙恭敬

“先生可否帮我在金陵城找三女人,此三女名为米小仙、莉莉还有奈奈米,应该是三网名,米小仙的照片我回头发给你,她们从我儿偷走样要紧的东西,模样是英雄牌的墨水瓶。”

“没问题,请主公放心,我立刻手去办,过主公日后可再如此大意!”鬼先生语带真诚的劝谏

“吃堑长智,我知了,以后会再中美人计了,哎,色字头把刀,越漂亮的女人真是越会骗人啊。”吉吉叹,语气说出的落寞。

随后,吉吉又接说:“你在寻找三人的同时,也要仔细留心夏武鸣父子那边,我怀疑对父子指使米小仙做的。”

“明白,请主公放心。夏武鸣父子现在还视我为股肱之臣,若是他们真得得到了那要紧的东西,定然是瞒过我的!”鬼先生自信

吉吉应了两声,正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鬼先生连忙:“主公,我托关系请来的帮手今晚到了,届时请主公出现,招待,顺带也好互相熟悉,商量对付那邪物的大计!”

行吗?”

“主公必须要去,毕竟人家是来给主公助拳的,主公来尽尽地主之谊,说过去啊!”

“那好吧。”

“那今晚东海龙宫大酒店,六点?”

“嗯嗯。”

吉吉挂断电话,心中沉,该来的还是来了,鬼先生请来的帮手,可是为了对付玫瑰庄园地宫的邪物,而是为了对付他吉吉!

吉吉隐身去了鬼先生以及夏武鸣那里转了圈,刺探军情,但令他失望的是,夏武鸣、鬼老头已经知吉吉会隐身术,自然是多加防备,吉吉也只能是徒劳无功。

到了傍晚,吉吉准时赴约。

东海龙宫大酒店听起来是非常高端非常霸气的豪华酒店,可是当吉吉按照鬼先生给他发送的位置,在城郊找到家酒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太天真。

挨村后挨店的地方,片简陋瓦房,瓦房的窗户很小,而且只有三五扇,透过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的灯光和你是微弱,跟鬼火也没啥区别了。

瓦房前面竖灯箱,面写“东海龙宫”四大字,灯箱还闪的,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

哪里是什么酒店,更像是鬼屋还差多!

吉吉有些退意,可架住鬼老头眼尖,直接从瓦房冲出来,拉住了吉吉的手臂,笑:“主公,你可来了,大家都已经到齐了,等你了。”

“怎么选了地方,荒郊野岭的,又破又脏!”吉吉抱怨

鬼老头“哈哈”笑,对吉吉说:“主公进去便知,东海龙宫绝非是浪得虚名!”

吉吉将信将疑跟鬼老头走进破瓦房。

进门,吉吉立刻觉得眼前亮,但见足足有半足球场大小的空间内,墙壁、地面、屋顶均被刷成大海的蔚蓝色,颗颗拳头大小的圆形灯泡被镶嵌在屋顶,犹如珍珠般,熠熠生辉。

地面丛丛颜色绚丽的珊瑚在底部射灯的照射更显得如梦如幻,白玉做成的家具桌椅,水晶为饰,更有薄纱裹体的汉服美女侍立其间,每名美女的姿色都逊于米小仙样的网红美女,再加若有若无的海浪声,若说此处是龙宫,真是点也为过!

东海龙宫大酒店真是外表有多么破败,内部的装潢有多么的奢华,内外巨大的反差给人巨大的冲击。

酒店只有张大圆桌,三男女已经在桌子边坐,另有名高大粗壮男子,站在杏黄袍打扮的老人身后,此人穿清朝正白旗泡钉棉甲,十分威武凡。

鬼先生拉吉吉走到那四人旁边,:“位便是在的主公,吉吉!”

“在吉吉,多谢诸位前来相助!”

考虑到明面些人毕竟是前来助拳的,作为东主的吉吉向众人抱拳行礼,说了句场面话。

可谁知在坐的三男女,仅仅抬眼打量了吉吉,自顾自盯的菜肴,旁边的美女,又或者做其他的事情。别说站起来表示欢迎,连基本的场面话也懒得说。

空气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吉吉冷笑声,放手,走向主位,边走边也仔细打量了的四人。

的女人穿身红色的皮裙,头发金黄烫大波浪,是白人洋妞;

坐在洋妞边的是光头黑人壮汉,头顶、额头、脸颊满是西方宗教性神秘图案,双贼眼如同饿狼似的盯旁边侍奉的美女,好像马要来饿狼扑食似的,令吉吉极为适;

再接来便是杏黄袍的白发老士,最后是黑衣长发,身材瘦削中年男子,目转睛的看桌子的美食,好像没吃过饭般,他的只手拿筷子,另只手却直搭在身边的黑色长方形的箱子

“你找的四位帮手,可都像是正人士,你确定可以驱邪?”吉吉侧过身小声对鬼老头

鬼老头讪笑,说:“主公有所知,知己知彼百战殆嘛,四位异人虽然是邪之人,自然对邪、邪物了解深刻,知它们的弱点,如此有的放矢,岂美哉!”

“你说得很对!”吉吉呵呵假笑。随后他大马金刀坐在主位,也说话,转头看鬼老头怎么表演去。

只见鬼老头端起杯酒,:“诸位收到在的求救信,立刻放手中的事情,星夜驰来,鬼某真是尽感激,杯酒,在先干为敬!”

说完,鬼先生喝杯中酒,桌子的四人也随之端起桌的酒杯,面说“哪里哪里”、“鬼先生客气了”、“you are fucking welcome”等客气话,面将杯中酒水饮而尽。

四人反映简直是跟刚刚吉吉说话的时候,有天壤之别,很是给鬼先生的面子。

吉吉晃桌子的酒杯,冷冷的看面前的四人,没有喝去。

由此,四人看向吉吉的目光善了,或许他们从开始想和吉吉做过场。

最先沉住气的,吉吉最厌恶的那名黑人!

素质低,满嘴只会说“fuck”黑色大块头如同盯猎物般盯吉吉,张嘴,伸出令人作呕的粉红色舌头舔了舔嘴唇,向吉吉叫嚣:“Hey,What is your fucking……”

吉吉早黑人爽很久了,根本没等傻逼说完,把将手中的红酒杯摔在黑人的脸

“啪”的声,红酒杯在那黑人的脸瞬间炸开,但黑人脸皮也是真厚,酒杯碎渣根本没有割伤他的脸。

紧接吉吉拍桌子,弹了起来,向鬼老头吼:“老死的,你他麻痹老糊涂了,洋垃圾也要,人话都会说!”

鬼老头也没有料到吉吉么大的火气,像小瘟鸡般坐在原地,副茫然的样子,好像是该说什么,也该做些什么。

“YOU FUCKING DEAD!”黑人又彪了句鸟语,摸了摸脸的碎玻璃渣,而后缓缓站了起来,整人也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

近两米的身高暴涨到五米多,全身衣服被撑破,头颅两侧,对蜿蜒崎岖的牛角伸了出来,双目睁开,尽是红色妖异的火光,鼻子更是喷出两充满硫磺味的气息,屁股后面更是伸出了条成人大腿粗细的尾巴,蜿蜒摇曳,说出的恶心。

地狱牛头魔!吉吉眼认出只存在于西方神话中的恶魔形象。

“DEAD!”地狱牛头魔又是声恶吼,伸手往虚空抓,瞬间杆火焰形成的三股钢叉出现在牛头魔的手中,紧接如同座小山般向吉吉冲过来,火焰钢叉向吉吉灌顶而来。

大地颤抖!

吉吉感觉到双脚都无法站稳,更要命的是,他要侧身闪避的时候,浑身突然出现圈又圈的红色光环套住了他的身体,让他无法施展降龙十八掌,只能束手待在原地,迎接牛头魔泰山压顶般的攻击!

侧眼看,正是黑人身边的那名红皮裙子的洋妞用根哈利波特似的魔法杖指自己,魔法杖的末端冒团红色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