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本许愿日记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二章.你要学李世民!

首先奔向夏明房间。

酒吧遇袭之前,若非夏明给他发送那几条消息,让他“乖乖”得听话,又让他和杨蜜雪、轩子、米小仙玩得开心,徐这么容易差点陷在那家酒吧里。

这些都让徐一度对夏明产生怀疑。过,从夏武鸣话又听得出,夏明心还在徐身上,并没有背叛徐

况且,徐现在对于许愿日记本还是很有信心。既然日记本上还写着夏明死心塌地爱上他徐,那么会轻易背叛!

但他到夏明那儿问个清楚。

顺着窗户跳进夏明房间后,徐并没有立刻现身,而是在一旁观察此女行动。

只见夏明裹着白色浴巾慵懒躺在一张躺椅上,发湿漉漉性感丽。

暗赞自己老婆真是漂亮,甚至算是最后证明夏明背叛了徐,他都没有狠劲杀死她。

夏明握着手机在和人聊天,“嘻嘻”笑着,徐凑近一看,但见夏明聊天对象,其像框竟然是米小仙照片?

夏明竟然真得认识米小仙?

开始细看她们聊天记录。

夏明:“仙儿,一定帮我!!(皱眉/皱眉)”

米小仙:“会吧,大小姐,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虽然没有见到过他,但以我经验来看,我看家那位段位很低啊,应该离地位根本毫无动摇。其实啊,我想是该有危机感应该是他(偷笑/偷笑)。”

夏明:“行,一定帮我一起拴住他,我可想他再找其他女人,一个凌菲菲已经够了,这种事情防微杜渐!”

米小仙:“好吧,那叫上其他姐妹?”

夏明:“可靠吗?”

米小仙:“绝对可靠!”

夏明:“好,多谢啦!”

……

看着二女聊天记录,怎么感觉这个米小仙字里行间都是没有见过徐才对,难她是在欺骗夏明吗?又好像是!夏明应该没有那么好骗。

他想了一会儿,一时间也没有理清楚绪,于是直接揭下额神符,出现在夏明面前。

……”夏明惊喜叫,回答她是徐一阵湿吻,直把夏明吻得意乱情迷。

唇分,徐刚刚发生事情,事无巨细全都告诉了夏明

夏明连忙将自己手机送到徐面前,:“我从来没有收到过消息!相信我!”

没有接过夏明手机,:“用了明,我相信!只能我还是太年轻,爸爸这样人,找几个IT高手可以做到。”

“原以为只爸爸活着,我和老妈还会有好日子过,可是谁能想到爸爸这么绝情,非绝了我们母女生机可!”夏明胜唏嘘,带着哭腔

抱了抱她,只听夏明继续:“我难怪老爸自从欧洲回来以后神神秘秘,有点奇怪,谁知竟然着了失心疯了,竟然在家里养了这么一个玩意儿……哼,到底,我爸还是重男轻女,哎!”

“上次我让准备药材时候,有没有通过妈?”

夏明:“没办法,爸爸得很对,我在家里权限很低,急,我也只好找老妈帮忙。”

“没关系,只有一次,他们应该也这些东西是这么用。以后惊动老妈了,宁肯过程繁琐一些,时间长一些,也自己弄。”徐叮嘱

夏明点点,徐松开怀抱,郑重其事对夏明:“咱们想活,学一回李世民!”

夏明闻言,擦干了泪水,眼神也变得坚毅起来,而后郑重点了点

又过了一会儿,夏老打来电话,让夏明叫上徐一起到书房。于是徐和夏明稍稍收拾了一下,换了件衣服去了。

一进书房门,但见夏老、夏李心怡、夏明理、鬼先生早已经坐好,夏老、鬼先生更是用一种审问犯人目光看着他们走进房间之中。

见此情景,徐早有准备,根本给鬼先生率先发难机会,直接向夏老告状:“夏老爷子,昨日我从茶室之中走出来,发现自己中毒了,好在我内功深厚将毒逼了出来;今天我刚刚进入玫瑰庄园,又被人诓进纯色酒吧,被一群怪物围攻差点陷在里面出来了。还请夏老爷子为我做主!”

一边着一边狠狠用杀人目光瞪着夏明理和鬼先生。那意思再明白也过了,将这两次袭击责任归咎于夏明理和鬼先生!

夏武鸣见状,心下一松,他还真得徐将两次遇袭幕后黑手归咎于夏明理,若是这样自己还没有暴露,能继续隐藏,打探徐底细,完成“主人”交给他任务!

“徐血口喷人,我和少主谨遵老东家教诲,自从昨日夜宴之后绝对没有对做过一丝一毫利之事,倒是,却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伙同夏明,给少东家下降,妄图害死少东家,霸占夏家基业,是想让夏家基业改姓徐!”鬼先生见徐率先发难,也甘示弱,跳着脚一针见血把徐内心深处想法了出来。

“那我两次遇袭是谁做?”徐质问

定是自导自演苦肉计,好让老东家对少东家失望!再者,两次遇袭,我怎么看现在依旧是生龙活虎,没有一丝一毫受伤啊!”鬼先生上下打量着徐,轻蔑

确是徐身上无法让人信服点,两次遇袭,却毫发未损,若是徐自导自演,还真得很有可能!

“鬼先生真是能人,黑成白,白成黑过,按照鬼先生逻辑,明理兄被被下降一事我看也是自导自演苦肉计吧!若明理兄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身上有没有一点点受伤痕迹。”徐“嘿嘿”冷笑看着还在痛苦中夏明理,直接来了一个以彼之还施彼身。

!!”夏明理气得发疯,手指着徐却痛苦出话来。

夏李心怡眼见夏明理满脸细密汗珠,那种痛苦之色对她来讲简直是妙可言,堪称是世界上最风景了。于是转对夏武鸣:“老爷,请Mr.Smith医生过来……”

夏武鸣一皱眉,夏李心怡顿时敢再下去。

“老东家,降这种秘术诡秘莫测,现代医学恐怕难以查明。而且,有能力施展这种秘术,有心施展这种秘术只有徐了!”鬼先生上前

甘示弱,愤然:“鬼先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有能力?是我,如何知我有能力施展这种秘术,我是一个粗人,只会些拳脚功夫,那会这种害人秘术!还有,我有心?哼……既然如此,我便离开玫瑰庄园,再也进夏家大门,也再插手夏家事情,以示清白如何?”

完,徐转身走,夏明连忙拉住他:“走,好嘛?”

轻抚她玉手深情款款:“我情深缘浅,为免他人误会,只能如此了。”接着,他甩开夏明手,大步向门外走去。

自然可能真离开,这是他欲擒故纵之计!徐相信夏老这么放他走,可是那血尸钦点人。

等到夏老开口挽留时候,徐能在谈判之中占据主动,更好为夏明争取条件。

果然,徐在心中默数还没数到“3”时候,夏武鸣在徐身后叫:“徐,莫走……”

闻言,都没有回,反而走得更快了。夏武鸣只好挣扎着从座位上站起来,在夏李心怡搀扶下,一边叫着“徐名字,一边向徐走去。

眼看徐走出书房时候,夏明一个箭步拉住了徐

,先走,听爸爸把话完吧。”夏明拉着徐手臂,柔声

只好停下脚步,看着夏武鸣颤颤巍巍样子,又快步走到夏李心怡另一边,扶住他,假惺惺:“老爷子,保住身体啊……”

夏武鸣死死地拉住徐手,又转看了看自己儿子和鬼先生,摇了摇,对众人:“清官难断家务事,老子我也想管了。过,我希望大家各生安好,都恢复到以前样子。”

闻言,抿抿嘴,没有话。夏武鸣见到徐有些愿,又侧过身,小声在徐耳边:“乐夏娱乐公司,送了!”

另一边夏李心怡听到老话,一双目睁得又大又圆,像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夏武鸣竟然会把这家公司送人似

只有徐这土包子、死肥宅乐夏娱乐意味着什么,小声嘀咕:“乐夏算什么?如给换几家……”

夏明连忙拉住徐,止住他,拼命向徐使着眼色,又上前:“多谢爸爸,还是爸爸最爱我,乐夏娱乐,我们乐夏娱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