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本许愿日记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七章.夜宴

徐吉吉与夏美会和后,夏美说:“爸爸今晚要举行家宴,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好的。”徐吉吉说。

“届时,理也会过。”提到夏理,夏美的语气就变得沉重起

“兵将挡水土掩,你也要太过于担心了,我!”徐吉吉搂着夏美的纤腰,劝慰

回到玫瑰庄园,刚进大门,个保安模样的中年男子经意间将个纸团塞到夏美的车子里。

面开车,面将纸团打开,徐吉吉凑过看,只见上面写着“鬼生”这三个字!

“糟了,这次夏理将鬼生带过了,难想用鬼生在我们家的威望影响父亲!”

美心思电转,顿时白了纸条上那“鬼生”这三个字的意思。

“鬼谁?”徐吉吉问

“鬼生原本我父亲的心腹谋士,可以说我们家能成为金陵城第豪门,至少多半都因为鬼生的谋划,还……”夏美看向徐吉吉,认真:“他也!”

徐吉吉听到那鬼生竟然也,心中也寒,连忙问:“这个鬼生你可知他异于常的地方,或者说特异功能什么?”

美摇叹息:“,爸爸根本让我参与到家族的事情,而且自从去年开始,爸爸从欧洲回,就将鬼生派到夏理的身边,让其辅佐夏理,此事也被视为爸爸要将家业传给夏理的标志。哎……”

未知的东西总害怕,就这样徐吉吉和夏美走进了庄园东边的处花厅之中。

只见夏老正在和个须发尽白,形容矍铄的老小声的谈话,而夏李心怡正亲切的招呼着个古铜色皮肤、相貌极为英伟阳光的年轻

用介绍,徐吉吉应猜到那须发尽白的老应该就美极为忌惮的鬼生。

说,这位鬼生看起绝没他的名字那般鬼气森森,或者十分神秘,倒像个邻家遛弯儿、会给小朋友讲故事的老大爷。

而那年轻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夏理了!

“正主了,哈哈……”夏老看到徐吉吉,立刻站了起,夏李心怡连忙小步快跑到夏老的身边扶着他。

夏老指着徐吉吉转对夏:“理,这就生,若非生,我可能就再也醒了!”

理立刻站了起,快步走到徐吉吉的面前,双手作揖下拜:“多谢徐生,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夏公子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徐吉吉上前扶住夏理。

徐吉吉原以为夏个仗着父亲宠爱,飞扬跋扈的富二代,谁能想到此竟然如此谦逊礼,令大生好感。

若非已经和夏美绑定了,徐吉吉还真的想和此结交番。

随后夏老又向我介绍了他身边的鬼生,主宾分坐后,鬼生向徐吉吉问:“冒昧的请问徐生,仙乡何处?师承何?”

“鬼生既然知冒昧,那么,嘿嘿……”徐吉吉洒然笑

生顿时被徐吉吉这句话噎个半死,后面的问题也无法再问,只能摇摇缓解尴尬。

理眼见心腹谋臣吃瘪,再也没前那般温文尔雅,眉皱了起,看向徐吉吉的目光也善。

整个宴席的气氛也瞬间冷了下

徐吉吉感到裤子被拉了下,侧脸看,身边的夏美点了点自己的手机,徐吉吉白夏美的意思,于掏出自己的手机看,只见夏美的消息写

“鬼生毕竟我们的家臣,而且大功于家族,还要给他留点面子的。”

徐吉吉立刻通过微信回复:“你们这些豪门,表面上相亲相爱,背地里打生打死,我刚开始看到你妈和夏理的时候,那真母慈子孝,真虚伪,哎!”

“所以呢,你要学会适应,爱你哦!”夏美回复

……

夏老眼见场子冷下,赶紧站起劝酒劝菜:“大家共同举杯,。”

纷纷随之站了起,高举酒杯应和着夏老……

徐吉吉吃了会儿酒菜,便走开去洗手间撒尿,等到他从厕所出走到洗漱台前的时候,却发觉夏理正在洗漱台前等着他。

“徐吉吉,你何必趟这片浑水呢?”夏理感叹

离开夏老视线后的夏理,改之前的谦逊礼,整个立刻显现出个上位者的傲慢与威严,或许这才他的真实面目!

而后等徐吉吉回答,直接开门见山说:“金钱、女、权势,你可以开个价,只要你离开小妹,我尽力满足便了。”

徐吉吉看着夏理,洒然笑,正色:“既然夏公子说得极为直白,徐某也就再兜圈子了,我的女,她的事情,我断然无法袖手旁观!”

“小妹的确薄姿色,过天下间比她更美,更懂得伺候男的女多的很,你怎可因为棵歪脖树而放弃整个森林呢?若你兴趣,我可马上安排!”夏理继续循循善诱

徐吉吉摇了摇,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后传理的声音:

“你虽为异,但无敌的,更非死之身。我手下还几个枪法比较准的,他们虽然近战你的对手,但如果隐于某处,开枪射击,你的神功能否扛得住子弹呢?还要吃饭喝水的,如果饭里、水中被知鬼觉的下了剧毒之物,你说会会毒死呢?”

徐吉吉停下脚步,转冷笑:“好哇,既然如此,夏公子尽可过试试!过我需要提醒夏公子的,只要夏公子出手,我必杀汝!”

说完,徐吉吉转过,直接便走。

他必须下手为强,行杀死夏理。

因为无论子弹还下剧毒,徐吉吉对他的九阳神功都没自信。

心念至此,徐吉吉立刻给凌菲菲发了条微信:

“速至绿城.玫瑰庄园东门外接我。”

随后,徐吉吉进了花厅,看着夏家这各种表演,或者配合着他们表演。

好在菜好菜,酒也好酒,时时的徐吉吉还可以在酒桌下摸摸夏灭的大腿,也特别无聊。

酒席散后,徐吉吉将洗手间与夏理的谈话跟夏美简短的说了下,后者抱着徐吉吉,柔声:“很抱歉,连累你了。虽然我也知在这场家产争夺战中,我们获胜的希望渺茫,但我和我妈可能退出,退步就满盘皆输、万劫复!其实你也用这么直接拒绝他,你可以跟他虚与委蛇,如此也没什么危险。”

“若我态度暧昧,我倒什么危险,但你可就危险了。因此,我必须旗帜鲜、斩钉截铁的拒绝他,这样,夏理这臭小子没搞定我之前,才会再冒然向你动手!”徐吉吉轻轻抚着夏美的粉背,柔声

“我已经说过,你我的女。若眼看自己的女被杀被搞,还能无动于衷,那么要这身玄功又何用?你必太过担心,我也完全之策,会让这个家伙得逞的。另外,今晚我要出去住。”

“好的。”

徐吉吉说完,便准备去东门外与凌菲菲汇合,此时个女佣走了过:“老爷请您到茶室内。”

“好。”徐吉吉应了声,只好在微信上跟凌菲菲说声让她等着,而后再跟着女佣间古色古香的房间中。

只见茶桌上,除了夏老、夏李心怡以外,夏理赫然在列。

“快给徐生斟茶歉!”夏老拍桌子,怒视着夏

被夏老训斥的夏理立马顺从的斟了杯茶,而后恭恭敬敬的送到徐吉吉的面前,拜下身子,真心诚意:“徐生,小子鼠目寸光,天高地厚,竟然威胁您,请您原谅我吧。”

徐吉吉连忙将夏理扶起,却没接茶碗,笑:“重了,重了,夏老爷子,年轻之间些口角也算什么的,我都已经把这事情忘了,这茶我可能喝,喝了就等同于我和夏公子真的什么过节似的,好。”

夏老见徐吉吉没接茶碗,眼神中紧张之色闪而过,而后颤颤巍巍的站了起边向徐吉吉走过:“古云勿以善小而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养的孩子我知,竟敢威胁个异天高地厚!今天他必须歉,也请徐生看在老夫和美的面子上,绕过他吧。”

理也极为配合着又拜,神态恭敬的得了,若非徐吉吉知他演技实在了得,真得会相信夏真真正正的承认错误。

徐吉吉些犹豫要要喝这碗茶,夏老已经走到徐吉吉的身边,抬手将夏理手中的茶杯拿起双手送到徐吉吉面前,用种“大郎请喝药”的语气说

“徐生,请喝茶。”

徐吉吉只好接过茶碗,将茶水饮而尽。

这样都喝,那就在撅夏老的脸面了,如此利于夏美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