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本许愿日记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一章.底牌

“杀杀杀!”

杨蜜雪、轩子、米小仙三女哪里还有之前的千娇百媚,转而像是精神病一般竭嘶底里的吼叫着向吉吉冲过来,然后被吉吉打飞,落地,再爬起来扑向吉吉。

能再样下去了!吉吉暗暗发狠,目光像是饿狼一般扫视整酒吧。

门窗皆被钢板封死,想都要想了;四面的墙壁虽然也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坚固无比,但总得来说,比起钢板还是更容易突破。

吉吉一箭步猛冲离他最近的墙壁,而一刻,那些像皮球一样的皮怪物劣势也显露无余,身体轻薄,几无重量,根本无法拦得住吉吉那犹如火车一般的横冲直撞。

双龙取水!

吉吉将全身功力凝聚双掌之,猛然轰墙壁

“砰!”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整酒吧建筑一阵晃动,墙壁也出现了手指粗细的蛛网裂纹。

有门!

吉吉顿时大喜,看到了逃出生天的曙光,只要他再继续用降龙十八掌轰几次,一定能让墙壁彻底倒塌。

心念至此,吉吉退后几步,先是将扑过来皮怪物击飞出去,紧接着再一次双掌猛击墙壁相同的位置。

“砰!”又是一声巨响,尘土“哗啦啦”从房顶落了下来,墙壁的裂缝更大了,吉吉甚至可以把看到裂块之间的钢筋,以及裂缝外玫瑰庄园华丽的灯光。

玫瑰庄园的监控室。

监控显示器面前,看着吉吉仅凭一双肉掌竟然快把一面钢筋混凝土的墙壁拆塌了,自言自语:“真是一怪物!”

随后,把嘴唇一呡,冷笑:“哼,可是再厉害的猴子也翻了如来佛祖的五指山!”

说罢,一指按身前的一红色按钮。

吉吉正要再接再厉,将那面墙壁彻底轰塌的时候,忽然感觉脚下一空,整开始往下坠。

由自主的往下一看,只见酒吧的整地面都塌了,露出一黑漆漆的大洞,碎石块连同那些皮怪物全都往下掉。

草!

吉吉骂了一声,调整好身体姿势,最大程度的减少摔的伤害。

数秒钟过后,吉吉终于跌落地,紧接着他连忙从身掏出一张神符贴,手捏法诀,隐去身形。

陌生环境里,最忌讳的就是率先暴露目标!是他玩沙盒类游戏得到的经验。

借着方“纯色酒吧”隐约的灯光,吉吉开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是一圆形的空间,四周全是光滑的石壁,根本无法攀去,地面的中心位置摆着一中世纪风格的巨大石棺,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此时,皮怪物也开始从地面爬起来,过失去吉吉目标,全都茫然站原地,该做些什么。

太平隐身法光可以隐去身形,就连身的气息也可以遮盖住,除非吉吉主动跳出来攻击它们,否则些怪物根本发觉吉吉的位置。

一会儿,皮怪物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指令,肩并肩排成一纵队,长度刚刚好就是圆形地面的直径,然后根“直径”就圆形的空间内旋转着,地毯式的搜寻着吉吉的位置。

吉吉哪会让其如愿,小心翼翼,或是从它们的顶跳跃过去,又或是从它们的胯下钻过去,躲避着它们的搜捕。

过了多久,皮怪物停下了脚步,似乎放弃了搜寻。

“咦?”一生硬的女声空间内回荡着。

吉吉听得出来,声音是从那石棺之中发出的,如此情况下,吉吉更敢现身了。

又过了多久,光滑的石壁突然裂开一门,一发花白的老走了进来。

吉吉一见,顿时大惊失色,好家伙原来老子全都错怪了明理,先前的茶水下毒事件也是他做的。

什么10亿现金的嫁妆,什么两家4S店,什么要让明美和吉吉快快乐乐、开开心心、非常富裕的过完一生,都是谎言!

就是要吉吉死。

那老正是武鸣!

“他见了!”石棺之中,那生硬的女声响起:“我刚刚明明能够感觉到他就里。”

“此应该还有秘密,是单纯的拥有一身武功那么简单。”恭恭敬敬的说:“我曾听闻鬼先生所言,门之中有修行高深之辈可以通过五行遁法,瞬息千里,我想是否此跌落之时,启动了类秘术。”

“那他为何面被孩儿们围攻的时候用你说的秘术逃走,非要冲撞那面墙壁呢?”

武鸣哑然,他又是异,又怎么知吉吉为什么面的酒吧里使用遁法。

空气中陷入一片死寂。

许久,石棺中的女厉声

“搞清楚他的秘密,关系到你死后的位置!我希望有第三次失败。”

“是,请主放心,我有足够的信心摸清楚他的底细!”武鸣恭恭敬敬的向石棺跪拜。而后,才小心翼翼的退回到门内。

吉吉自然会放弃逃出密室的机会,亦步亦趋跟着武鸣穿过那门,坐电梯,来到一间古色古香的书房内。

“哎……难!”

武鸣躺一张按摩椅,捏着眉心,由得感叹。又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点开明美的像,刚想给她发消息的时候,敲门声响。

“谁?”武鸣耐烦

“老爷,鬼先生和少爷有万分火急之事要禀告。”一女仆

“让他进来!”

一会儿,鬼先生推着满脸痛苦之色的明理进入书房,一见到武鸣,鬼先生焦急:“老东家,大事妙,少东家他被下了降!”

“爹,快救救我,一定是那奸夫淫妇明美、吉吉害的。爹,我可是按照您的吩咐再去找明美、吉吉的麻烦,可是那对奸夫淫妇却放过我啊……”

事关自己的亲生儿子,武鸣立刻从椅子弹了下来,冲到明理的轮椅,仔细的查看明理的身体状况,关切:“明理,你怎么样了?”

“我那里针扎似的,好疼……”明理捂着裤裆,额满是细密的汗珠:“老爹,你问干嘛,快点把明美母女,吉吉狗东西抓过来,严刑拷打,我相信问出解除降的方法!”

然而让明理没想到的是,武鸣沉默了。

“爹,你怎么了?我可是你唯一的儿子,难我的命就比那婊子母女的命吗?还有那吉吉虽然是异,但依我看,也就是小白而已,异的事情甚至还没有我了解的多,有什么可怕的!鬼先生已经有妙计对付他了,保管他求生得,求死能!”

堂而皇之的站一边偷听武鸣、明理对话的吉吉听了话,倒吸一口凉气,幸亏自己学会了隐身法,偷听到对父子的谈话,否则被暗地害了都家设的计!

此间事了,一定要找机会将鬼先生擒下,逼问他设的是什么毒计。

“爹——”明理还要再说,鬼先生止住了他的话,对武鸣

“老东家,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武鸣点点,说:“现是时候,那的底牌我们还没有摸透,你看,之前只过是有一身高强的武功身,现竟然看来家还会用降,你说可怕可怕。除了些之外,他还会什么,你知吗?贸然用强,若一击成,岂非惹下大敌。”

“老东家说得是,过,窃以为要想摸清此的底牌,倒也简单,只要老东家让小姐……”

鬼先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武鸣打断:“女大中留,她的心已经儿了。”

“没关系,是还有夫吗?”鬼先生:“小姐家族中的权限很低,很多事情必然要经过夫才能做事,只要夫配合一样可以间接的摸到此的蛛丝马迹,再配合鄙的妙计,定然可以逼出吉吉的底牌!”

“好!”武鸣赞许的看着鬼先生,:“你做事,我一向放心的很。”

“多谢老东家夸奖,过当务之急,是要让吉吉解除给少东家下的降,此事还要老东家斡旋!”

“我立刻让心怡、明美还有那过来,咱们开家庭会议,恐怕家产还要再分一点给她,如此才能让吉吉收手!”

一点无妨,反正等诛杀了吉吉此,分出去的还可以收回来嘛,嘿嘿……”鬼先生笑

吉吉又武鸣等身边待了一会儿,始终未能听见鬼先生对他设下的计谋是什么,于是只好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