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有一本许愿日记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六章.殉道者

男票一走,汽车销售马上恰如其分走了过来,对吉吉道:“我们夏总说了,两辆车都送给先生好了,而且全都是顶配,您只要选一下两辆车颜色,然里签一下字就可以了!”

吉吉没回复销售,而是走到凌身边,看那清纯甜容颜露出呆若木鸡神色,心中升起一种大仇得报快意。

以前虽然没直接弄过吉吉,但谁让那死鬼吕天赐每一次踩痛吉吉又或者公共场合各种表演、炫耀时候,凌吕天赐身边呢?

就叫做恨屋及乌。

,你觉得我应该选择什么颜色呢?”吉吉笑问凌

说话,即便到了现个地步,她竟然还敢瞪了吉吉一眼,随一跺脚就想要走。

吉吉哪能让其如愿,一把将凌拉住,狞笑道:“怎么,想赖账?”

“放开我,我要喊人了!”凌一脸怨毒,浑身透一股子不服输,叫道:“我就是赖账,你能怎么样?我们赌约可没纸上,更何况就算是落纸上,就合约内容,你能把我告上法院吗?法院会支持你那荒唐条约吗?”

一问还真吉吉问住了,还正如她所言,若是凌赖账,吉吉还真什么合法方法让凌履行,正当吉吉踌躇之时,夏4S店一众大小领导走了过来。

走到吉吉和凌二人中间,看了一眼吉吉,者心虚不已,随对凌道:“你刚刚说很对!不过我还是劝你履行刚刚赌约,否则我可以合法让你家破人亡,你要试试吗?”

头,摇了摇,根本不敢与夏对视,她知道夏是谁,也知道夏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自己吃不了兜走。故而心中纵千般不甘心,也只能低头:“我愿赌服输!”

才对嘛,乖!”夏头,像是摸一条小狗儿似。随,她又看吉吉道:“眼光不错嘛!”

“多谢夫人!哈哈……”吉吉讪笑道。因为许愿日记本缘故,吉吉知道夏绝不会因此对他心生不满,但自己老婆面前找小三,还是些心虚。

又饱含深意看了看吉吉,道:“以种事情跟我说一声就好了,不用你自己动手!”

“真得!”吉吉顿时眼前一亮,夏句话岂不是再说以他都不用自己动手找小三、小四了,老婆夏自己就帮他解决了!

“呵,男人!”夏娇嗔了一句,随走开了,很显然是留给吉吉处理凌时间啊。

不得不说,夏真是一个非常非常贴心好老婆!

吉吉心中大赞夏,而对销售道:“好,大G我选择北极白,白色会让车子显得更大一些;至于另外一辆S系,我选择铱银色,样车子会显得更科技感!”

“好两辆车子我们都是现车,您可以现就提车。”

“不急,你先去忙吧。”

白!”那销售连连点头,而一溜烟儿消失吉吉面前。

吉吉走到凌身侧,毫无顾忌搂住对方纤腰,又不经意间那浑圆挺翘屁股上摸了一把,直让者娇躯巨颤,目紧闭,两行清泪不知不觉从眼角滑了下来……

吉吉毫无怜香惜玉之情,凑到凌耳边道:“来,跟我到贵宾洗手间去一下!”

玫瑰庄园,一处地下密室。

电灯,只数十根粗壮牛油蜡烛冒火光,将整个地下密室照昏暗不,透一股子神秘诡谲。

密室中央一口石棺,欧洲中世纪风格,石棺上还雕刻巨大耶稣受难十字图案。

一个头发花白老头拄拐杖走了进来,他还跟一个身材健硕好像是“健先生”那一类男人。

“老爷,是哪里啊?怪瘆人!”健壮男一见到密室中央石棺,顿时吓得腿肚子打转,若非身前老头可谓是他衣食父母,他早就跑了。

“嘘……别说话,事情结束,我会给你一千万!”老头道。

“好好!”健壮男一听到“一千万”,顿时定下心来。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可是一千万啊,足以改变自己和家人命运,让自己原本捉襟见肘、连房子都买不起家庭上升为令人羡慕中产家庭,所以不管做什么都要忍住!

壮男暗自给自己打气。

就见老头跪那副棺材面前,双手高高举起,成“V”字型,口道:“主人,您奴仆来了。”

顿时,石棺棺盖一阵“沙沙沙”声音中缓缓移开,那健壮男急促、紧张呼吸中,一条滴鲜血、血红一片好像是没皮肤只剩下肌肉手臂从石棺之中伸了出来,然向他招了招手。

难道石棺里头竟是一具被剥了皮尸体不成?

豆大汗珠直接从健壮男头上流了下来,他吞了好几口口水,强装镇定对身前老头道:“夏先生,我那一千万不要了,我走了!”

说完也不管夏老头回答,拔腿就往撤,只想赶紧离开个无比恐怖地方。

只是令他无比惊惧是,刚跑了几步,他忽然发觉自己怎么离那石棺越来越近了!

是朝远离石棺方向跑呀!

壮男掉头又朝相反方向跑去,只跑了几步路,他就赶紧刹住脚步,因为他竟已经跑到了石棺跟前。

时,怀揣无比恐惧,又无比好奇心情,健壮男好死不死向石棺内部看了一眼,刹那间风物骤变,眼前一阵模糊。

等到视觉渐渐正常时候,健壮男发觉自己正处一间熟悉教室内——好像是他高中时代教室,而他竟然穿高中时代校服。

忽然,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健壮男回头一看,正是他暗恋三年班花沈佳宜!

“陈声生,今天你还没回家啊!”沈佳宜巧笑倩兮面前。

夕阳温暖阳光落少女身上,空气中弥漫夏日香草气息,一切都是那么好……

老头看那健壮男主动走进石棺中,紧接就是一阵利齿啃噬肉体声音。

“咯吱咯吱咯吱……”

更令人毛骨悚然是,被啃噬身体男子非但没惨叫,反而发出欢快呻吟声“呼呼呼……沈佳宜,好棒,我真是太幸福了……”

许久,石棺终于趋于平静,又过了一会,非男非女声音从石棺传出来:

“夏武鸣——”

老头连忙再次跪拜行礼,道:“主人,请吩咐,您奴仆随时恭候您命令。”

“那个为你治病人是谁?”

“是奴仆女儿男朋友,叫做吉吉。”

“我要他!”

“是——”

“不要妄想生命,不要妄想延续它,生命总是短暂,是一场骗局,须知道死亡才是永恒……”

白,您奴仆不会贪恋生命骗局,死亡才是永恒。”

石棺缓缓合上,老头又是拜了拜,才退了出去。

两年前,他欧洲谈生意时候,一个偶然机会,通过欧洲生意伙伴加入了一个组织。

组织内所成员都是身价数十亿超级富豪,他们都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年过七十,生命所剩无几。

他们唯一目标就是探寻生命一个疑团——死亡!

于是乎,他们按照一本古老巫术记载,选择了数十名原本生活幸福、金发碧眼少女作为殉道者,然数十名少女按照巫术记载各种非人折磨:毒打、开水烫、针扎……

很多少女都种惨无人道折磨中死了,只剩下名少女,被剥皮之,极致痛苦让凡躯了莫名变化,她目光空冥犹如神邸,声音非男非女、非老非幼,她身体已经没了心跳、呼吸,但是意识却无比清晰……

成功了,他们成功了。

眼看个组织就能得到死亡秘密时候,欧洲特事警察闯了进来,将组织内所成员全部抓走。

而夏老头却机缘巧合之下将那名少女身体偷运回国,暗暗祭拜,并且依照少女指示,为死世界而默默准备……

奔驰4S店贵宾洗手间。

“待会你将那辆S系开走吧,销售那边,我会打好招呼,以事情,会微信联系你。”吉吉一面提上裤子,一面说。

“是,主人!”凌从地上站了起来,牛仔热裤下,两条修长雪白腿,晃晃,越发显现出膝盖上红印分

吉吉看已经进入角色,不由得又亲了一口,说:“真乖!”而打开洗手间大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