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六章 暗夜激斗

夜色下二人刹合又分。胡老双利爪舞得密透风,快得让人目暇接,隔着老远,只看见利爪折射出丝丝寒芒。人影左右挪腾扭转,好似海中叶扁舟,风,随波逐流,我自任行。

二人斗过数十招,胡老味抢攻,口中喊声:“着!”利爪撩过人腰间,擦出阵火花。

看得呆住,从胡老突然变身化猿,再到人半路杀出,拦住胡老,二人斗法,在盏茶时间。

“哪里来小鬼敢来坏仙爷好事?”胡老逼退人,立身站定,厉声问

人吃了击,腰间零零散散掉出许多铜钱,适才胡老抓挥出,想来扫断了人别在腰间钱串子。人骂了句,赶紧捂住,气:“花钱容易挣钱难,买卖难做呦。”边说边摸出身后背着水囊袋子,捏住枚铜钱扔进水囊里,仰头灌了口,含糊:“马猴跳戏唱,分清谁角吗?”

言罢向着胡老喷出水箭。这人水囊里也什么,竟然骇得胡老连忙躲闪。人猛灌口,分作数次喷出,时间竟然逼得胡老疲于奔命。

场上局势瞬间扭转,胡老人逼得上蹿下跳,也这人喷了多久,水囊也见干扁。

“这人倒好气息,有副铁肺,就腮帮子鼓疼。”自己也怎得了,越到了这关键时候,越想起些相干事情。

胡老被人压得抬起头,终究失去了耐性,声,横过右臂护住头脸,胡冲乱撞,再也管溅到身上液体。口喷出,正中胡老手臂上,也水囊里装到底什么,粘在胡老液体如同沸水般,烫得胡老手臂冒起白烟。

“哈哈哈,晚矣晚矣,听天由命摸斗狠!”人侧身闪,避开胡老锋芒,脚踩七星步,以指作剑,在身前横划,坡上顿时燃起熊熊火光,将胡老困在当中。

看得心旷神怡,只觉得这人手段层出穷,这招子亮,比街上卖艺杂耍要厉害多了,有这本事,下地也混风生水起,他微微侧头,:“刘剩儿,这门多啊,回头我学来耍两手给你看怎么样?”

耳边风声呜咽,没听着刘小清声响,唤:”狗剩?狗剩?”扭头寻去,夜色如水,将乱石堆映得好似玉石,可哪里有刘小清影子?

挪了挪位置,想要挑选块高些垫脚石,寻寻自己这玩伴,料脚下滑,摔倒在地,疼他倒吸口冷气,手掌触及处,却处积水。站起身来,手在襟上蹭了蹭,奇怪:“这热天,哪里来积水。”

胡老又幻化成老头模样,眼神阴翳,拿手轻轻搭在额上,遮住灼热火光,恶狠狠:“螺法山胡受此恩惠,定然昼夜难忘,小鬼头,仙爷记住你了,咱们后会有期!”

“吹法螺吗?嘿嘿,仙爷能能走还两说,怎么就定上再会期限了?”

胡老冷笑声,也多言,单脚跳,化作股黑风扶摇直上。

“想走?仙爷怕忘了些东西吧?”人高喝声:“抽焰化丝,浣火为衣!”整片火海犹如活物,为之振,继而火苗升腾,好似快速生长蔓藤,随着人手指方向快速蔓延,拼命抽打胡老化身黑风,夜色下本就明显黑风经此役,风烛残年,足言表。

黑风快速游动,从中露出胡老半个脑袋,只见他张嘴巴,猛力吸气。

正瞧得出神,见胡老作鲸吸状,吸后,感觉天旋地转,胡老调整,又复吸口,这下天地颠倒,日月翻转,惊讶,胡老吸第口,这下天如胡老张嘴,山水天地,股脑往胡老嘴巴里涌去。

“哈哈,仙爷慢走!东西都带好咯,然白白失了好些行!”人哈哈笑,冲着胡老遥遥作揖。

胡老连吸口,每次便有山河变色,时间难分东南西北,天上天下,眼前景象纷乱如飞,眼前黑,瞬时间晕了过去,耳边模糊传来人声响:”妙,倒忘了这撞墙鬼。”

“哎呦,眼皮子动了,动了动了,我怎么就说好端端多了个人,快问问快问问。”

“你别挤啊,你有这股子劲,冲着你家婆娘使去……”

“这个娃怎么来,有哪个知吗?”

“庙后……”

睁开眼,眼见自己身侧围了柳村老少爷们,脸讶异盯着自己。

这辈子都曾受过这么多关注,加上先前种种光怪陆离,自己也分在梦里还在现实,僵地连眼珠子都敢动下,瞪了眼睛,怔怔无言。

“这孩子怎么了?我瞧着太对劲啊,瞧这俩眼珠子,怎么活人呢?”

“你懂个什么劲,人家苏老鬼都说了,他撞了邪,哪能这么快缓过来……哎,我说你挪挪地,让苏老鬼过来瞧,你围在这有个什么意思?”

人头攒动,帮人让进来个人,长有十多岁,可也像靠四十岁,穿了件短搭黑衣,肩膀上扛了袋水囊,胸口别了个毛主席像章,他装束有些跟常人样,腰带选了条红腰带,可惜修边幅,要他正在扯动这条腰带显露出些干净地方,谁小得这红还黑。

苏老鬼扯着红布腰带,边走嘴中边嚷嚷:“呜呜嚷嚷个什么劲,催什么催,上个号也让人安生……”他行走中扎好了腰,拨开旁边人,凑了过来,跟对视了眼。

哪里还瞧出这苏老鬼就跟胡老夜色斗法之人?仅眼,就像挨了击重锤,嘴中惊叫:“你……难……”

“男儿自当志高远,天涯路短气自长……”苏老鬼抢过话茬,摘下背上水囊,塞到嘴里。

这个水囊里液体眼瞧着胡老避如蛇蝎,自己哪里敢喝,情急之中拿舌头去堵这囊嘴。舌尖碰到,酒香四溢,甘醇催人醉,感情这水囊里装整整袋烈酒,饶如此,敢松懈,去喝酒。

“你这人,说你胆小也,说你胆,放心吧,就普通酒,酒性烈,喝了以后最为催阳气,你惊了神,喝酒反倒好些。”苏老鬼附在耳畔,轻声窃语。

眨眨眼,猛喝口,入口清冽,滚入喉中,却如喝了口火团。咽下这口酒,果然如苏老鬼所言,身上暖烘烘,苏老鬼见这般喝酒法,反倒把自己好个心疼,赶紧把囊口从嘴中拔了,情愿。略略回神,问:“你到底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