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四章 镇尸(下)

此时人群还未部退去,苏也没想到刘民闹这么大动静,他双腿微分,脚尖内收,半身仰躺在棺椁,双臂用力,死死压住盖在棺木门板。

好在刘武将人都赶到门外,挡在门口,众人虽然好奇,可看见丝毫。

王二宝战战兢兢,轻声细语道:“师傅,这东西会活过吧?”苏轻松神态,一张脸却憋通红,额头青筋爆起,佯装笑容,对王二宝悄声道:“活你个大头,这玩意还有人样吗?叫你是看热闹是吗?”

。”王二宝心领神会,知道自己师傅已经要压,双手连忙按住门板。

“咚”一声,厚重门板跃起尺高,王二宝从缝隙间瞧见刘民被烧焦黑头颅,骇然大惊,双手自觉离门板。

“呯!”这一声好似打碎瓷碗,又好似冬夜里裂开冰层,既清脆又沉闷,让人难以推断到底是何物发

压在棺木门板被猛然掀开,刘民一手撑住门板,自棺椁。王二宝感觉巴一振,却是被掀起门板扫中,头晕目眩,险些晕过去。终究是年轻胆怯些,碰这种邪事,压住性子,好在这么一撒手,离得远些,没受什么伤。

只是苦,刘民掀起门板然压在,这一记势大力沉,苏感觉自己身好似散架,眼前阵阵发黑。苏胜在身子骨硬朗,知道自己这口气能松,大喝一声,足一个前弓步,双掌翻起托住门板,背部略略倾斜,硬生生将门板驮在

武站在门口,防备着有人去而复返,冷丁听见这声响动,腿脚免哆嗦,正想呵斥几句,却见自家哥哥自棺椁中徐徐起身。

民尸首被大火烧残缺,右臂被烧得漆黑见骨,五指仅剩三指。左臂尽失,身形晃动间,从疮口处滴似血非血,似脓非脓液体。清风拂过,干巴巴头部艰难扭转,本深陷眼窝一对眼珠,大刺刺暴露在空气中,眼球根部包裹血管艰难撑住其转动,他面部烧伤极为严重,整个巴没踪影,留颚露森森白牙,说诡异可怖。

武两度碰见自家哥哥诈尸,哪里承受得住,惊叫一声,双手死死抱住头部,躬身弯腰,形如野兽,逃窜进自家放干草棚子里。

挺直身子,将门板推到一边,急切道:“徒弟?二宝?”听见苏呼喊,王二宝从棺椁后探,右手兀自拖着巴,眼泪流一摊。眼见王二宝无碍,苏,嘴中训斥道:“成事足败事有余,连卖力气都岔子,你还能干点什么?”

王二宝捂着巴,吐口唾沫连着血丝,含糊清道:“师傅,你都制住这厮,我这副模样还是在情理之中吗?哎呦,我娘,师傅你还是快想想办法吧,鸟厮瞧起好惹。”

民纵身跃棺椁,裸露在外眼球迎风晃荡,举起森森白骨右手,一爪直取苏右目。苏迭矮身,躲过刘一爪,刘民一爪成,右脚一点,挑起被苏推到一旁门板。

式门板王二宝搭过手,试过水,少说也有个百斤重,又加其宽长光滑,难有受力地方,搬起极为费力,可在刘民脚,倒像是撩起一把稻草。

哪敢硬接,在地懒驴打滚,翻身而起时手中已经把束在腰红布条拿在手中。苏这条束在腰间红布条也知道是什么材质,苏舞在手里好像一根皮鞭,向着刘民当头抽去。

民力气用及回身,眼见苏一鞭抽,避无可避,顶着头硬吃这一鞭。一声脆响,好似爆竹炸裂,刘民受创处头顶猛然冒起黑烟,同时一股说恶臭飘散开

是无放矢,这一鞭正中刘民百会穴,此穴乃是固阳之本。苏推断刘民诈尸是受阳气牵引,鞭击百会穴,打散刘民阳气,便可无忧。

民头顶黑烟直冒,脚踉踉跄跄,显然遭重,连忙抬起干枯右手捂住头顶。苏哪里肯饶,腰带一抖,如灵蛇洞,缠民手腕。

民手放在头顶,胳膊焦黑血肉如同活物,沿着手臂钻入头顶,随着手臂血肉渐少,同时黑烟逐渐消散。

见状,知道所猜假,哪里肯让,双手拽住红绸腰带,用力一扯,将刘民整个人带翻。苏稳住身形,从腰间掏一把赤红糯米,抛向刘民。

糯米一粘身体,如同热油烹煎,激起滚滚黑烟。苏精神一振,奔至刘民身前,举起门板,再次将其压在身

“傻吗?还赶紧过!”容苏吩咐,王二宝一个虎扑,死死压住门板,滚滚黑烟被王二宝吸入鼻腔,烟气腥臭难闻,直欲催人作呕。

民窝在门板死命挣扎,二人感觉门板起起伏伏,从底力道赛过黄牛,稍有慎,刘民便要挣脱

王二宝心中骇然,他跟苏二人加起,怎么说有个三百斤重,面还有个百斤重门板,谁要是被压在面,无受力点,保管被压服服帖帖,刘民在面挣扎,都能晃得王二宝险些掉去,实属让人惊悸。

黑烟越发浓郁,底民挣扎更加厉害,几次颠簸,都险些将二人摔。王二宝头眼低垂,瞧见刘民露在外面手臂,心生急智,自垒台抽一块石头,口中叫道:“还实!”

一口唾沫一个钉,手中石块砸在刘民手骨。砸过数以后,刘民右手尽失,只剩光秃秃手掌。

心领神会,从怀中掏糯米,一把接着一把朝门板底扔,瞧得王二宝一阵心疼,抱怨道:“哎呦嘿,师傅哟,省着点用,你怕是知道你徒弟平日里吃什么,那是粗粮合着麸子吃,您这几把米去,够我好几顿。”

充耳闻,只管压住门板,黑烟升腾,整个院子像是招火一般,烟气浓郁处传暴喝:“这还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