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章 疑云

先跟苏老鬼打过招呼,便顺门顺路去了公社。中至公社条件比庙后生产队条件要好多了,盖了六间砖瓦房,门口朝南,前面大路又宽又广。

大门边上挂了公社牌子,进门先设立屏风,上面贴了标“人民公社好,努力搞生产”大字报。

进了大门,左边扇小门就传达室,面大玻璃开个小窗,里面接线员看见了,问了句:“干什么?”

弓着身子,趴在小窗上,笑道:“同志,从庙后来,进去找管生产队长汇报工作。”

“什么工作?”王笑了笑,说道:“同志,这样们村因为梯田用水困难,就琢磨去北边建处蓄水水库,您受累,帮联系下队长。”

听,探头过来,靠着王近了些,人凑在窗口,道:“太巧,知道吧,柳村出了大事,昨晚上公社里开了晚上会,今早上就下了通知,凡各生产队要开新工,都要往后稍稍了……”

心中暗道:“可大事嘛,下没了十几号人。”过他怀揣任务,信都没送出去,也好交代,陪着笑道:“同志,通融通融,汇报声,让见队长面,瞧,咱们哪个村没任务,打收成时候,都犯难,们村建好这水库,任务指标肯定能提高少。”

“嘿,还觉得,今早大早,公社里就派人去各生产队下通知了,按说们村现在应该接到通知了,就回了吧,放心,把汇报留这,成,还要看公社里意思,出了么大事……”王留着神,突然心思打了岔,忆起事,就忙回道:“同志,既然如此,就劳烦了,把汇报留这,要指示,再来。”

“好说好说,勿怪无人出父子,劳心费神搭性命,人难做吆……”人结果王手里信件,摇着头,嘴里絮絮叨叨。

想起昨晚自己耍伴刘小清,自己在黄泉拐里碰见这小子,莫也遭了难?昨晚惊魂未定,也忘了看眼柳村没得十几号人,他。

心思起,看啥都没劲,本来还想在镇上逛荡几分,现在也没了心情,他敢耽搁,就跑去找了苏老鬼。

苏老鬼行去了供销社,放电影胶片盒子用过于破旧,密封好,前些日子受了潮,部分胶片变得蓝汪汪,可把苏老鬼气轻,本来想昨天就去供销社换个盒子,谁知道半道上便被柳村人截住了。

供销社在镇上可标志性建筑,谁家里糖票余裕,去供销社给孩子换糖吃,可谓孩童眼中最为神往地方。

供销社大门口安置了拱形门牌,高个接近两米,拱门旁边块木制告示牌,上面贴满了层又大字报。

眼就看见了苏老鬼,他在紧挨着拱门处理发店,边剃头边跟师傅闲唠。“师傅,个事……得跟问两嘴。”王走到苏老鬼跟前蹲下,轻声轻气问了句。

苏老鬼气得差点骂出来,稳了稳神,示意剃头师傅继续刮脸,心里想自己这徒弟也个没眼力见,整日里冒冒失失,无怪没姑娘瞧得上。

供销社条街用现在说法,商业圈了,平时赶大集,谁要想买点东西,都得往这边跑。这干买卖也没么讲究,通常就块摆摊布子,上面摆好了要卖东西,屁股底下坐块石板,这就算营业了。

等剃头师傅给苏老鬼净完了面,苏老鬼才开口道:“小子去公社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跑回来了?”王急道:“嗨,公社里说动新工事都要停了,来找您要紧事。”

将昨晚如何撞见刘小清,来龙去脉又讲了遍,最后说道:“师傅,昨晚些人里他啊?”

苏老鬼气笑声,左脚撑住地面,身体坐在椅子上微微后仰,右脚对着王蹬,将他踹了个屁股墩。

,昨晚做梦到今晌午还迷糊着?怎么昨晚给自己抱回来个胖大小子呢?”王坐在地上,看见了剃头师傅,才想起来说话地,憨声憨气道:“师傅,这可,怎么也得赔个媳妇。”

看得剃头师傅直摇头,苏老鬼也多说,结过账,领着王往供销社里走,道:“小子嘴点把门都没,长了满嘴牙,说话四处漏风,告诉小子,再这么大刺刺,说漏次,就敲掉颗门牙。”苏老鬼回头瞥见王吱声,就搁憨笑,觉得话说得轻了,对着王头顶又巴掌,说道:“说说,他把领到什么地方去了?”

接道:“就柳村田垄下坡位置,印象,过位置对,地方长了颗好高杨树,地下都些石头板,记得柳村劳力歇工时候,都去边纳凉,位置偏北些……”苏老鬼似乎些疑惑,问道:“小鬼真如?脸色青紫,状若溺毙?”

“师傅,这真真没跑了,他模样,哎,这么跟您说吧,要些人形,整个就个死漂。”王说起这事,心里就惴惴安。

太对劲,这黄泉拐里可存住人,别看昨晚下收进去十几号人,可晚,就能被妖物将魂魄吸得干干净净,连点残渣都剩……”

问道:“师傅,咱们个死后去往阴曹地府吗?怎么还被妖物拘起来了?”

苏老鬼瞪眼,说道:“谁跟咱们,这话说得中听,阴曹地府好说,没见识过,怎么,这天地装了?准备下去跟阎王爷掰手腕?还小子八字软很,往后别个妖物,叫仙家。”

讪讪笑,心中暗暗嘀咕:“就兴许州官放火,许百姓点灯。”

“瞧您说好奇嘛,咱们死后去哪?咱们个魂嘛。”

这种东西,苏老鬼也说准,嘴中敷衍道:“才度过几许春秋,便开始念叨身后事了?还都没琢磨呢,就着急?”

苏老鬼心里暗暗琢磨,昨晚失手放跑妖物,可能个大隐患,胡老三遮遮掩掩,看样子藏了少东西在里面,自己还再去跑趟柳村,问个明白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