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五章 异物追魂

荧幕柳村劳力个个脸色煞白,也知道天然如此还是荧光映照的原因。所有人直勾勾的盯宝,一股无声的压迫感让宝慌了神。

“这是咋地了?一个个跟死人脸一样,煞白煞白的,叫人心里毛得很……”宝嘀嘀咕咕,声音敢抬高了,他心里慌乱,也知道该说些什么,想要跑,但是脚底跟生了根一7样,一股寒气从脚底板通过脊椎直冲大脑,只得嘴中乱打哈哈:“大家瞧我作甚,我又没偷没抢,蹭个电影看而已……”

“乱说什么?”老三拉宝赶紧走。

叔,你说这些人……是是……那个……鬼?”

宝话音一落,蹲挂布的柳村劳力像是快速燃烧的蜡烛,身松软,一团团火光从身体里冒了出,皮肤纷纷火脱落,带火星飘散空中。

小宝,……过……”

“啊!痛啊!还如叫我赶紧死了!”

燃成团团火球的柳村劳力中数人认出了宝,哭喊扑向宝。

“走!快走!”老三再也顾其他,推了一把宝,身一闪,越过电影挂布,向村内跑去。

绑住挂布的绳自然松开,像是一张大网,向宝当头罩去。

火光升腾,瞬间照亮了打谷场,蹲挂布烧起的汉抢先一步,拦宝身前。宝顾其他,牟足了劲,死命的推开眼前烧成一团的汉

也怪,宝拿手一搭烧起的汉,就感觉一股凉气顺他的手掌透入心窝,就像是雪天里含多了冰锥,让人忍住打哆嗦。让他意外的是,那汉轻的像一只被架起的纸鸢,仿佛轻轻一推,便要乘风而去,自己使了这么大的劲,反而险些将自己闪倒。

宝手脚并出,一连推倒数人,矮身躲过掉落的挂布,脚一蹬,生了风一般的向老三方向跑去。

“别走……小宝,救我!”

“拦住他!快拦住他!”

火光冲天而起,一帮汉叠起了罗汉,脚踩肩,手托脚,数十人化为一人,身高数丈,迈开两条腿,一步数米,向宝追

宝连滚带爬,自己感觉生平所有的力气都用了现

柳村打谷场距离村口过寥寥一里路远,宝一口气窜出盏茶的时间,明明眼见村口距离自己过几十步远的距离,可偏偏怎么也到了。

老三早已经跑到村口,眼见宝还后面磨蹭,急得跳旁边的石碾,对宝指手画脚,嘴中也知道说什么。

宝感觉自己的两片肺叶像是一架破旧的风箱,每迈一步,都透支自己的身体,根本听老三说些什么,他心里犹如明镜,暗道:

“跟午那会撞邪如出一辙,管我是跑是走,终究是难以迈进一步,这地方真是邪门,往后宁愿绕点路,也走柳村了,菩萨保佑,天保佑,让我打这地方出去吧,老家就我独苗一个,可能叫我交代这。”

老三石碾急的抓耳挠腮,活像是只猴,围石头碾蹿跳。老三急,宝更急,他恨老三再赶回拉自己一把。

可为什么老三觉得跑到石碾那就安全了呢?

一个念头突然宝心头发芽,为什么石碾那边就是安全的了?为什么?看他样急得很,可留石碾那边,多还是催促自己跑过去。

这老头儿必然有问题!

敢往柳村跑了!宝也知道怎么升起的念头,脚自然而然的停了。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后面的烧成一团大火球的十几人便翻滚追了,现这十几人粘成一团,火肉球带哀嚎悲呼,黑夜中格外刺耳,烧起的焰头窜出丈高,煞是壮观。

宝前路难行,后路难退,又陷入两难抉择。宝换了个方向,索性沿坡道从路侧跑去。

柳村多水塘,地处偏阴,整个村庄地势偏低,夹丘陵之间算是个低洼。柳村修到大路边的田垄已经是地势颇高的地方了。宝半跑半滚,一眨眼便奔出数百米。

他一边跑一边看景观切换,果然从旁侧奔跑,再也是那鬼打墙地界了,风声嗖嗖,带夏季独有的灼热气息拍打宝身,这一像是激活了宝所有的感官,顿时饥渴交加,正想从坡选条近道直接奔入村前的水塘里,就见身侧十数米的地方一到人影快速奔行,可老三是谁?只见他俯身弓腰,手脚并用,四肢奔跑,过是两个呼吸间的功夫就距离宝近米许。

月色老三獠牙外翻,猩唇猴腮,一对眼睛赤红欲滴,手长脚长,竟然是只高达两米的大猿,额头一撮白毛高高立起,鼻翼奔跑时喷出的白气都要打宝脸

“真有点戏文里那怒发冲冠的味道。”宝像是愣了神,停了脚步,怔然嘀咕了一句。

老三化身的怪猿扑面而,自俯冲,想要一口吞宝。

一道人影猛然窜出,快若惊鸿,从坡道直冲而,手提一件直口布袋,用力一挥,布袋里撒出粉尘,沾染了老三满头满脸。

老三痛吼一声,像是坡道炸响的炮仗。粉尘粘面即燃,像是蹦进干草堆的火星,瞬间就烧到了老三胸口。

“这边走!”宝背后被人猛推一把,却是刘小清,领宝绕到一处乱石丛生的坡道,乱石居中种了颗杨树,人合抱粗细,立这边有些年月了。这地方宝也熟悉,杨树的石头都是柳村的老少爷们搬去的,田耕种累了,便树荫纳凉。宝同刘小清缩杨树后,踩石头垫脚,好看得清楚些。

“这人是谁?”宝问了一句。

知道。”

夜色那人翻飞,与那老三斗得难解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