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二章 诈尸夜

老鬼立起筷子,脸色凝重,:“宝,等下安排你去个去处,天黑灯灭以后,不论发生什么,都不可迈出一步。”

宝点点头,说:“师傅,刚才跑过田,问过柳村人,说刘小清没好几年,也在一年夏天,夜深天热,他半夜睡不,跑去村水库洗澡,结果一去不回……”

宝倒不奇怪刘小清没得时间长短,而他琢磨自己路过柳村这么多次,也没听过这件消息,村村外,像把刘小清这个人给忘记,只有 在宝问起来时候,柳村人才能记得起来。

老鬼点点头,回:“刚才便晓得,这个另有计较,你先随来。”

刚才便知?怎么知?立筷子?见老鬼起身,宝抢去收拾,他俯下身,对碗,双手食指跟拇指捏住筷子,模仿老鬼模样立起筷子,这说来也怪,两根筷子宝立得简单,这一根筷子,他说什么也立不起来,倒老鬼,立得随心随意,完全不像专注样子。

“在那琢磨什么呢?还不赶紧收拾东西过来?”

宝不敢怠慢,他正好跑一圈,感觉口渴,一口将水干,揣好破碗,拿筷子跟到老鬼身边,:“师傅,那晚跟刘小清碰头,他拉老杨树下,可等回头,他人影却不见听人家说,路有枉死鬼,夜半求皮囊故事,你说他……”

老鬼没急回,想片刻,才凝声:“恰恰相反,这小鬼,在搭救你,杨通阳,那老杨树枝繁叶茂,树大根深,本来就带些驱煞功效,那边树下常人乘凉歇脚地方,阳气聚而不散,那小鬼行不够,在阴地还能露露面,到阳气重地方,自然站不住脚。”

宝听罢,唏嘘不已,没想到刘小清如此重情义,反倒自己,心思深重,全然猜忌,不禁问老鬼有没有办法让刘小清还阳。

老鬼哭笑不得,玩味:“你小子当大罗金仙吗,都有本事跟阎爷抢人吗?”

宝挠挠头,让自己给逗乐,说:“这不就问问,嘿嘿,师傅,昨晚还有一件事,让感觉蹊跷,先前在麦地碰上胡老三,他开始说话一句听不见,可走,你说怪不怪,突然间耳聪目明,全然无碍。”

老鬼冷哼一声,说:“哼,也没什么稀奇,人身上阳气重,自然听不到这些阴秽之物言语,你瞧越真切,听越明白,你自己也就头顶煞气,面露死相。”

宝默默记在心老鬼又:“你啊,下次碰上这等事,万不可枉动,笨一些法子,便守在原地,等到天亮,聪明一点,哼,身上带三注香火,坐北朝南,拜上三拜土地公,到时候香火燃起,自然会指引你方向。”

宝拿手垫在头上,神秘兮兮:“师傅,昨晚带香也不成啊,打不火。”

“就你事多。”老鬼抬手欲打,看见宝举手作挡,更气不打一出来,一连踹宝三脚。

老鬼领宝去生产队,跟刘队长打过招呼,去户为死去柳村劳力超度。

老鬼嘴上说超度,可他既不和尚,也不士,哪懂这个,他说响亮,还不去查看尸首?

一连走过数家,都吃闭门羹。老鬼非亲非故,打为死者超度名号,非要人家打开棺椁,为死者净面。老鬼这一套说辞,人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哪肯信,虽然没有直接拒绝,可意思委婉,大多老鬼等到出殡时候再行善事。

宝跟老鬼走没头没脑,现在天色渐黑,家家户户开始生火做饭,闻,饥肠辘辘,宝再也憋不住,急:“师傅啊,村规矩,盖棺就,你又让人家开材板。人家哪肯,就闹不明白,这死人脸有什么好瞧,再说,你要问就问啊,门儿清啊,都躺一块,你就算要问那些人烧得个什么味都能给您掰活明白。”

“你懂个屁,小屁丫子一边子去。”老鬼语气不善,掏出烟袋锅,找块石板坐下歇脚。

宝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向老鬼,随意捡起一块石子写写画画,嘴中:“师傅,您跟透透底,咱们回来到底要干嘛这一路上跟您跑天都黑,还不知您要干嘛。”

宝?你会写字吗?”老鬼抽口烟,看宝在地上胡乱比划,不禁出言问

“嗨,师傅,您也太高看们村,就一个会写字自己大字不识一个。”宝有些泄气,随口应付

“嗯,回头教你,干咱们这行,不识字怎么行。”

“师傅,您老别不吧,你像们村……”宝想想,又继续:“就干咱们这个,那也大字不识一个,也没妨碍啊。”

老鬼叹口气,说:“咱们不一样。”

宝还在等听怎么个不一样法,可惜老鬼不再说话,一袋烟抽得又猛又急。宝知晓问不出个什么,索性就地一趟,哼起小曲。

天色大黑,人蹲在村大路上,老鬼不开口说走,宝就老老实实躺在地上,不发一言。

老鬼看看天色, 估摸差不多,又抽完一袋烟,拿烟袋锅对脚底板磕磕,说:“宝,你听过为虎作伥吗?”

宝来精神,坐起身来,笑:“怎么,师傅,戏文吗?那熟啊!”

老鬼叹口气,说:“你小子脑袋整日都装得些什么?这面有个典故,说被老虎吃掉人,死后变成伥鬼,专门引诱人给老虎吃,替老虎做伥鬼,这么个为虎作伥。”

宝正想插嘴,不想老鬼又继续:“伥鬼说法,历来以虎为谋,拘束住人魂魄,炼化以后成伥鬼,这等妖物,心思恶毒,贪得无厌,诱使人不断赴死,好汲取精气……可这猿猴之属……”

“师傅,你怀疑?刘小清被胡老三炼成伥鬼?”宝满脸惊疑,问:“那他为什么要救?”

老鬼皱眉,将烟袋收拢好,才开口:“差不多吧,至于为何,就不知,但像这等妖物,若不铲除,早晚要霍乱一方……”

“不好啦!诈尸啦!快来人啊!”大路上柳村一人猛然从屋子窜出来,看样子吓得不轻,光脚,一边喊一边跑。

“来活。”老鬼收好烟袋锅,扎扎裤腰带,迎那人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