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三章 镇尸(上)

那人骇破了胆子,形似疯癫,光脚一路奔跑。

鬼跑得极快,几步就将宝甩下了,迎头赶到那人面前,将他拦下,询问道:“乡,什么情况?慢慢说。”

那人脸上鼻涕眼泪混成一块,脚步虚浮,扯喊道:“我……正在……守灯……我哥他突然就坐起来了……”

鬼听他说话绊绊磕磕,全无逻辑,拽那人肩膀,说道:“走!走!带我去看看!”

村里人听见动静,一听这热闹,纷纷打开探出头,相互询问,更有甚者,饭都没吃完,端碗就跑了出来,跟在后头,边吃边跑。

鬼一边走一边问,得知那人叫全武,自己的哥哥因为去救火,幸逝世,按照习俗,本来今天早上就得出殡了,可自家哥哥情况特殊,队里接到消息,说今白天派出所的要来看一眼,就没急让,拖到今晚再守夜一晚,赶明儿再出殡。晚上他正在火盆里烧纸,还嘱托自家哥哥多拿些钱,到了另一边别苦自己,说的空,棺椁被猛然掀开,直挺挺的坐在棺椁里,被烧得焦黑的脸上一对眼窝深陷,仰头,对半空,嘴巴微微张开。这一出可把全武骇破了胆,跳起脚来就往外跑。

鬼跟全武到了口,一打眼就瞧得清清楚楚。

棺椁就摆在院子里,下面垫了些石,垒有手掌高的石台,用来稳定棺木。全身焦黑,被烧得面目全非。穷苦人买起寿衣,身上套了件算干净的体面的衣服,两只干枯的手扳住两侧的材,像要极力挣扎起身。

这番模样,那指定成的,可这偏生就从棺材里坐起身来,可叫人心惊胆战?后面看热闹的一瞧这,尽皆哗然,村里人倒觉得如何怕,冲的尸身指指点点,有说他冤情未了的,有说他贪恋人世的,七嘴八舌,一会的功夫,就能凑成一段评书。

鬼顾上其他,一个跨步迈到棺椁跟前,仔细查看神态,见保持姿势一动动,双手试探性按住的肩膀往后推,人死后本来就僵硬的很,更何况被烧得像块焦炭,根本推动。

“来!搭把手!”苏鬼冲宝喊了声,宝盯的尸身,心生恶寒。宝双手按住的双腿,触手处又腻又硬,宝尽量的惨状,低头盯棺底,看见身下铺的布子下渗有少水痕,奇怪道:“师傅,这人底下怎么这么还渗水呢?”

鬼没好气道:“最难过教书匠,都什么时候还问东问西,这尸油,尸油!懂吗?回头拿来给你炒盘菜。”

宝见苏鬼撒了火,敢再多问,实实埋头按住双腿。苏鬼一只脚蹬棺椁,一条胳膊绕过脖子,牟足了力气往后掰,直憋得脸色发红。苏鬼习练体术,手劲远超常人,苏鬼这边发力,推连带宝一同翘起,可依旧直挺挺的坐,姿势曾有丝毫改变。苏鬼叹了口气,暗道:“这一通折腾,要个大活人,早就给掰折了,看来问题并非在此,容我试试其他的法子。”

鬼看了眼长明灯,灯火跳跃止,可终究还,当下冲宝喊道:“宝,把拆了搬过来!”宝累的满头汗,听见苏鬼言语,愣了愣,回道:“师傅,您要大的还堂屋的啊?”

“就神画的!”宝应了声,推开看热闹的众人,开始动手拆户里的大式的双开高有七尺,宽有个三尺,厚有一掌。

全武眼见人形同胡闹,越发离谱,终于忍住,扯嗓子嚎哭道:“万万能啊,你们俩这干嘛,造孽啊,还赶紧停手。”

鬼抿嘴唇,小眼一瞪,凭生许多戾气,吓唬道:“你哥撞了邪,要起了尸变,到时候谁都跑了,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全武看自家哥哥起身坐在棺材里,宝还在旁侧拆自家,六神无主,大叹一口气,嘴中骂了句,连忙去帮宝。

宝拆下,看见上参差齐的神画,挪动时甚碍手,就想撕扯干净,刚要动手,耳边就传来苏鬼的话:“你干什么?”苏鬼扶住,肃然道:“知道这两位谁吗?秦琼跟尉迟恭,贴在上可防邪秽入,令小鬼难入家,你要扯去了,还拆什么,去!拿把这小子压倒!”

宝恍然,赶忙将抬上棺椁,依鬼指点,将贴有神画的一面对,从棺木底部,自下往上,缓缓推移。

众人眼见宝缓缓推动,到推到大腿根部时,这具起尸随推进而缓缓躺下,等到推到底,又安安稳稳躺在了棺木里。

鬼暗自松了口气,正想再嘱托宝几句,棺材里的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嗤笑,声音大,师徒人听得一清楚,旁人隔得远了,倒全没听到。

宝听见笑声,全身汗毛全都立起,鸡皮疙瘩纷纷钻出,口中结结巴巴道:“师傅……这……这人……”苏鬼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一个翻身,坐在上,瞪了眼宝,示意他别乱说话,面向众人道:“没事了,没事了,大家伙都散了吧,回家睡觉去,明早还要赶工。”

宝明白苏鬼的意思,嘴上没说什么,反而将全武拉到身边嘀咕了几句,全武听罢变了脸色,急匆匆地开始往外轰人,嘴中嚷嚷道:“没事啦,大家伙都回了吧,都窝在我家干嘛?嫌热闹够大?小心我明天告队长那边,扣你们工分。”

全武这户人家跟生产队里的队长同出一脉,平时在队长面前也说的上话,众人没几个愿意得罪的,现在热闹也看了,嘴中也有了谈资,好戏落幕,加上全武连敲带打地往外撵人,便开始纷纷散去。

鬼瞥了眼宝,说道:“倒有几分鬼机灵。”宝笑了笑,说道:“家丑可外扬嘛,我个活生生的例子。”

等苏鬼给宝泼冷水,棺材里的猛然顶了一下,直顶得坐在上面的苏鬼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