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一章 送信

那一年,庙后村轰轰烈烈的产改造如火如荼。应产要求,又村里的北面修建了梯田,可庙后村北高南低,地势差距明显,北侧的梯田用水困难,村里便决定村子北侧,耕田以下的位置,挖一处蓄水水库。

按照当时的规定,种动集体土地的事情,都要书面上报公社。按照规矩,庙后村里写过汇报后,上报公社,再由公社往县里汇报,一层层下来后,敲定位置选址,再由队里召集小队的队长,分派动工手。

本村里种事,那都喜欢的。按照计算工分的方式,完成每日的耕种任务,成年一日挣得的工分十分,半拉大的小子计六分。口多,孩子需要养活的,产队就给汉子划分一块地,依照出力多少,十五分,二十分都。而像修建水库种,成年汉子一天给十二分的工分,虽然说出力较多,但多,大累了,都能偷偷懒,工分又比耕种任务给的多,所以大都喜欢。

当时村里识字的多,庙后村敲定修水库后,由村里唯一的识字先写汇报。写汇报的位先,叫衍兵,产队的会计,负责产队的账务外,晚上还要给村里的夜校上课,充当老师。当时时候扫盲,庙后也例外,村里的劳力忙了一天,大多爱去的,开始村里强制规定,大瞧着产队长的威望面子,稀稀拉拉三五成群去上课,进了夜校也呵欠连天,白天耕作也没什么精神,瞧着也办法。产队请示过后,夜校就要求壮劳力上课了,只留下了少年组成了识字班,晚上由衍兵授课。

衍兵写过,交给村里的一名光棍,送去公社。那时候单纯的很,都喜欢老实巴交的守村子里,像外跑的活计,没几个壮劳力喜欢做。产队也知晓情况,所以些伙计,一般都由村里还未成的光混汉挑梁子。

,来了,坐!”衍兵大队屋里翻账,见送信的光棍汉来了,吩咐一声,就又低下头去。

,说来也可怜,年幼时叫大。他父亲想要多些孩子,可惜的到他个七八岁了,里还他独苗一个,他父亲着了急,请了个风水先里看,个风水先个缺德的,年轻时个招摇撞骗的混子,老了就充当风水先骗财。骗子煞其事的看过许久,说他里祖坟风水好,骗着他爹迁了坟,话别时还说他来年就多子多福。没成想,迁过祖坟的第二年,儿子没盼来,他爹喝醉了酒,村里一个打井掉了进去淹死了,他母亲一下落了心气,卧床起,过半年,撒手寰,余下他跟奶奶相依为命。

他奶奶白发送黑发,心中悲痛自然必言说,但心里主心骨的,拉着去天庙里许愿,过了个三旬,村里突然又来了个金典先,老央求先瞧一眼祖坟,可术业专攻,碗饭,被老求的没办法,位先说道:“跨行如隔山,吃碗饭的,甭说跨行了,就跨一步都行,老,您要觉得心里,我便给娃迁个哥哥,娃岁数小了,也晓得管管用,再者,您要觉得祖坟出了问题,您也别闲着,把那祖坟启了,找处黄泥地安下,虽然什么大富大贵,可也保宅平安。”

农村乡野,“迁哥哥”一向便。“迁哥哥”的说法,按照同地区,各说法,叫“牵娃”的,也叫“许哥”的,当时都信些,认为小孩子来体弱多病,好养活,大多八字软,必须请先来请“娃”,请“娃”的小孩子越小越好。要里孩子的多的,大多“许娃娃”,由懂行的先牵线,用金纸或者彩纸,做成一套小孩衣裳,再准备好香火,拿出些小孩子喜欢的吃食。神婆主持作法,附近威望的山头,自山上将“娃娃”请来,给里的孩童顶八字,些事好说,过倒请了“娃”的孩童,往往就能改善好多,也请“娃娃”的作用,还孩童自身好转。像般大小的小子,一般都过了请“娃”的年纪,一来山上请的“娃”太小,跟他岁数差的能太多,二来都挺到懂事年纪的孩子了,八字再软,又能软到哪里去?

金典先所说的“迁哥哥”,就里的独苗,偏又八字软,需要请“娃”来当孩童的哥哥,里的排行要落一头,按照旧时说法,种顶命格的方式,便可保孩童无病无忧。

他奶奶先求金典先迁了哥哥,大的名字依照辈分降了一头,取了个二的名字。过了第二天,老又去了天庙,依照庙后的老规矩,所求之事,只要个好结果,都要去庙里供奉香火。待到第三日,老又请了相熟的左邻右舍,管了顿饱饭,去到祖坟安置的地方,将坟启了。坟包一开,挖过米许,土壤就潮湿的厉害,等到坟包完全打开,水线没过棺椁。一帮子没办法,又先将水舀净。刚迁的祖坟,过才一年光景,那底下新换的棺椁,便烂透了,一开棺椁,里面的尸身残缺全,被水浸泡分解腐烂,十存一,一见光景,的奶奶那更认定了中变故祖坟出了问题,抽噎几声,背过气去。

村里将事一下传开,,庙后村鲜谈资,将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佐料,大觉得什么,孩子调皮,给起了个“烂材板”的外号,材板本地,那就特指棺椁的棺木。件事给气得行,哪,一听见外号,起身便打,庙后村的孩子都喜他,格外孤立呢,也觉得什么妥当的,自己一个图个清静,可惜随着年龄增长,村里连个知心,相熟的同龄都没,做什么事也没个帮衬,村里什么别爱干的事项,都落到的头上了。

个三十出头的样子,当时已经年纪大过天的光棍了。当时结婚处对象,跟现一样,样貌世,姑娘当时想图也图上,下地糙汉子晒得乌漆墨黑,要图产,当时百废俱兴,哪里什么,当时讲究越穷越光荣。当时,姑娘,第一件事情瞧的,那干活麻利麻利,一天能挣多少工分,择偶的标准,成年劳力只要下功夫,十分的工分总的,所以当时光棍汉也咋多,拖到差多年岁,也就都结婚了,像种的,多懒汉,姑娘喜兴。

“二啊……”衍兵吊了一会,才将眼睛从账目上移开,拖着长音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