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七章 源起

王二宝,倒是把村的跳,群顿时窃窃私语起来,盯着苏老鬼的眼神怪异几分。

村里都比较忌讳鬼神说,来怕言语多失,撞哪路神仙,可就不好办,村野叫撞邪,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旦碰,想要脱身,就难。二来是那句举头三尺神明的老话,当时信奉神高悬端坐于天,是谓无处不在,所以说话格外小心。每逢传统佳节,大都是约束小孩子,避免乱说话。

本来王二宝句话,不至于叫村的村多想,可白日里村里靠近水库的麦秆堆起好大的火,恰好在旁边修水库的劳力看见,招呼手去救火,本来没什么的,十几垛麦秆,烧便烧,能抢下多少是多少,可不知道哪里差错,火就烧到连烧死十三下事大村的生产大队长消息,顿时身汗,派名腿脚利索的去公社,又领着大夫去抢救。

村修水库的,可不止是本村村民,还父子”的外村,那时候“父子”般就是建水库,修河坝。受条件所限,修坝建水库纯工拉,用木架的独轮车,本地都叫“拥车子”,推车的石头就叫累得气喘,加种工活,靠近水源,湿热难耐,到快晌午的时候能晒死,干不月,就能叫受不,而且“父子”可不仅仅是在本村干活,您听名带”字,那就知道得整日里往外跑,吃不好睡不好,本来往外跑的活计就没愿意干,听又累,就更没愿意。不过任务啊,公社里就指派般是刚成年的劳力,年少听话,干活卖力,把好力气,生产队,般就去外村,些生产队多,就不等,总之是累活。

村修水库,下烧死么多,还那外村“父子”的帮工,事大村的生产队长姓刘,刘姓在村是大户,村里十五六都姓刘。刘队长领着村里的大夫跟会计,都水库边,十几烧得乌漆嘛黑,面目全非,叫看着揪心。

本来修水库搭石头种活就容易事,像样子下烧死十几的事,可为所未闻。“父子”活,要是工伤,由公社做主,生产队里收粮卖钱,受伤者都得,由国家养着。

刘队长去清点数,叫来父子”领事的过来认,又吩咐民兵疏散群,继续工。

本来村修水库的事宜就在今天竣工,生产队里特意打听电影队的去向,得知还在中至辖区内,赶忙派去请,电影队还没落脚,就档子事,可叫糟心。

村里下午早下工,给十三名死者搭草棚,村里忌讳,都不愿意拿自家草席,就铺好些稻草,将去,在棚里点盏长明灯,叫村里的守着。

后来电影队的来,就听村里事,就跑去跟生产队里打商量,认为当下碰白事,就不再放映电影

苏老鬼呢,就是电影队的打头的,当过兵,扛过枪,他只眼睛是坏的,模模糊糊看不清,就传他是开枪瞄准时被烟熏坏,其实他是白内障,瞳孔蓝白色的点,加他长得些凶,穿的跟常不大样,私底下见过他的都爱猜。

苏老鬼再往前推,年轻时候跟高学过武艺,好些羡慕他身手,或是央求他传授功夫,或是求他师从何处,他都只是笑笑,不愿意多谈。

都称他点子怪脾气,可他到哪别都买他的帐。他两门手艺,是相阳宅阴宅的风水术,另门是会破邪秽。再者又是电影队的领队,走到哪是体体面面,受尊敬。

本来苏老鬼跟村的刘队长打过招呼,收拾东西,准备打算趁着天色还没黑透,去公社那边休憩晚。还没门,村便差请他,说是草棚里看长明灯的老神。

苏老鬼下午的时候看过临时搭建的草棚,看看不幸罹难的汉子,除阴气重点,没觉察到什么不对。村地势原因,本身阴气就重,要不然村里不至于女娃多男娃那么多。苏老鬼没想太多,例行公事般尽事,烧些黄纸就罢,没想到到还真邪乎事。

看场的老爷子六十多岁,黄昏时分,在棚下看几名稚童玩棋子,孩子太小,不懂什么叫怕,觉得地方凉快,三四成群,在泥土地棋盘,玩起俗名叫“马虎吃小孩”的棋游,“马虎”在当地是狼的别称。下午到太阳落山的点,正是家里大将要下工的时间,家里大忙得很,顾不看孩子,么大的事,到下工时间,准来看,老爷子就当陪孩子消磨时间,又看着棚里,所以就没撵孩子走。

正当老少神的时候,桌子的长明灯忽闪不定,灯芯跳动的火焰烧得“滋滋”作响,紧接着灯芯跳,掉入灯油中,火光顿时消散。长明灯依着规矩,是指引逝者方向,使逝者不迷路的物件,那是决计不允许熄灭的。

老爷子没当回事,正好烟瘾犯,取烟袋锅子,自火先吸燃,将就那未灭的火柴,挑灯芯,点起长明灯。让老爷子纳闷的是,手中的火怎么点不燃长明灯,仿佛灯芯里加的不是油,而是水,火去,就被打灭

孩子耍得正欢,突然听到棚子里阵响动,凑看。长明灯里的灯油撒地,

老爷子倒在地,浑身抽搐,下当场吓哭小孩,机灵的孩子就沿着村路边跑边喊,惊来

苏老鬼到,先拨开群,到老爷子跟前,俯下身子,两只手探入其耳后位置,静默片刻,又伸手到老者的太阳穴。

村里工的劳力陆续赶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紧,都等着苏老鬼发话。

“村里谁腿脚快的?去老先生家里取件旧衣服,在从河边掰些条。”苏老鬼吩咐下去,村里便急匆匆去,他不闲着,双手成掌,抚摸老爷子的脸,边嘴中念念词,可惜声音太小,饶是众靠得进,听不清什么词,只在苏老鬼语气加重时,能听到“来兮!归去!”的词,他段说完,对着老爷子面部吹口气,接着又是轻声细语,再接吹气。

如此反复四五次,跑腿的回来。苏老鬼取条衣服,将盛放灯油的碗端起来,洒净灯油,往碗底吐口唾沫,又说道:“来来来,乡里乡亲,都别闲着,往碗里吐口唾沫。”

不知道苏老鬼卖得什么关子,端过碗,吐过以后再传给另。当空间,苏老鬼变戏法般取张烧纸,将黄纸折在衣领,将衣服对着老爷子,自而下,连扫三次,说道:“拿去烧,把碗端过来。”

传到碗的那愣神,说道:”我还没吐呢!”

苏老鬼笑骂声:“你跟仇怎么的,非要吐口唾沫,够用就成!”

苏老鬼拿条沾碗中的口水,嘴中又开始嘟嘟囔囔,句说完,手中沾唾沫的条就晃动数下,洒在老爷子身,又反复几次。

“好啦!把抬回去,睡觉明天就好啦。”苏老鬼搞完套,查看老爷子片刻,松口气。

再瞧那老爷子,虽然还是迷迷糊糊,可身子不抽,呼吸平稳,当下欢天喜地,几名汉子抬起,返回村内。

“苏先生,事,不大对劲。”等散的差不多,换班老爷子看棚的汉子突然神经兮兮的向着苏老鬼来么句。

“怎的?”

“好像……好像地躺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