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二章 夜路人影

王衍兵为好面子,加自己读过书,能识字,会算账,心是有些瞧不起那些目不识丁的糙汉子的,不过他这点好处,就是没啥坏心眼,是个实诚。谁要是夸他两句,顺事,那他这个就是好说话的。

啊。”王衍兵合账目,自抽屉取出张旱烟纸,从桌子旁侧的烟丝盘抓了点,拿纸卷了烟卷,道:“也别愣,点根吧”。

挠了挠头,笑道:“王哥,这哪好意思”,他倒也不客气,也卷了根。当时生产队什么都缺,像烟这种老少爷们都要含的物品,消耗多,抽不起好的,都是买晒干的烟叶,拿烟袋锅子抽,抽不起这烟丝,更耗不起卷烟纸。

“谢啦,王哥”。王先给王衍兵点了火,自己才拿洋火点了,美美吸口,感觉口感柔和,心中想到:“还是这文化懂得享受,这烟卷,可不美死个。”

,哥今天叫你,是想让你公社捎个信。”

“哥啊,周不是刚捎过信嘛。”王吞云吐雾,好不惬意。

王衍兵见他推脱,有些深色不悦,说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哥让你公社,是让你聆听党中央指示的,那这种事,哪能算这周周的,只要有指示,咱们就要摊开膀子干!”

烟卷,那长板凳换了个舒服姿势,嘴中不紧不慢地道:“可是个,今天工我还没做完呢,这大热天的,本就叫闷得慌,再走这几十路,晚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回。”

“我说王,怎么,翅膀硬了?哥指使不动你了?”王衍兵提高了声色,他平日对王颐指气使惯了,话都说道这份了,王还是慢慢腾腾地不肯松口,实让他起了阵火

“没有,王哥,可我那大哥……”

“王,你,你不,老子回头便将你那哑巴大哥拿鸟给你尿融了!”

掐了烟头,心中暗想:“吃嘴软,拿手软,现世报,得快,老子就晓得这烟卷抽不得,也罢,就当儿子求老子,跑跑腿又如何了?”

只得应了,拿了信件,出了大队屋。

庙后村因为地处偏远,公社还未安装电话,不光是送信需要跑腿,就算是捎个口信,也要跑腿。生产队的自行车当时仅有五辆,队贝的紧,个征用都需要打报告,若是公事或者用生产的征用,个直接骑就行了。庙后村村常年守这个村窝窝,谁也不爱往外跑,自行车鲜有用处,村老实,想到用自行车还要打报告,就宁愿自己凭腿多走两步,也不愿意露脸报告。

有气,骑自行车,念起自己回少不了数个小时,晚饭还没个落,就先绕道大队屋后面抓了把堆起的麦子,往怀揣,脚下蹬,奔大路直行。

“哎!王,你弄什么的?”看麦穗的是庙后村的老,姓刘名斌清,今年五十多岁了,村耕种受累,老汉看起像八十多,穿身大襟,嘴巴烟斗,缩大队屋屋檐下纳凉,看见王行径,喝出声

愣神,微微弓腰,伏自行车车把,笑道:“我道是谁,这不是刘叔吗?怎么地,我这是要公社公干,大队许给我路的口粮,你别忙牙酸,我可不是搞破坏,您啊,要是想省点家的口粮,也赶紧抓把,我也还有口子大队喊两嗓子。”

你的,小王八蛋。”刘斌清从地捡起块土坷垃,扔向王

歪头躲过,嘿然笑,哼小曲,扬长而

庙后公社的路并不好走,当时大路也是土路,村的羊肠小道多崎岖,三十多路,回,怎么也要个五六小时。出了村,到了能跑开车马的大道,算是平整许多。

骑行有两个小时左右,天色渐暗,连续骑行身出了许多汗,便路边停了车子,坐大路边休憩。

有些疲懒,这坐下,就抬不起屁股了。晚凉风吹过,催睡意,索性脱了鞋子,从怀中取出麦穗搓表皮,倒入口中大嚼。

麦穗到底是生了些,不如熟的对味。王嚼的满口发涩,心头就琢磨大道两侧的田垄生个火烤吃。

那时候生产任务紧,凡是能耕种的地方,早就种了农作物。天色稍暗,生产队刚收工,大道两侧的麦田金光灿灿。王田垄,寻思抓些干草枯枝用生火。

依照当年,田地哪有什么干草枯枝,村的妇女耕种任务轻,闲暇就揽草,用生火,好几十亩的田地,被搜刮的干干净净。

揣了揣怀的麦穗,越过数块田地,干草也就收拢了有个捧,少的可怜。他心中丧气,又动了歪点子。

见田地四下无,解开大襟,将擦汗的巾帕搭,佯装散热,扭捏了会,确定无看守,跃到田地安置的草的地方,将草拆了,抽了干草,又掰了些枝子,股脑塞到大襟怀中,撒腿便跑,边跑边拽麦穗。

等回到大道,王大襟已经是塞得满满当当。

搬了几块石头,用挡风,将麦穗跟干草枯木掏出,开始生火。

可惜王划了数根火柴,都没把生起,急的他痛骂声,脚踹倒石块。倒不是急,而是心疼那几根没生起火的火柴。

他又爬田垄,搓了把麦穗,放大嚼。正郁闷间,忽然见远方处火光忽明忽灭,影站田垄抽烟。

“哎!大哥哎,大哥!借个火呗!”王舍不得自己再生火,正巧见有带火抽烟,那好似见了救星,忙不迭呼唤。

约莫有个百步外,穿了件黑衣,远远站,似乎跟王招手。

热汗未干,头发数滴汗水滑落到脖子,冰的王个哆嗦。拿手脖子后抹了把,感觉触手冰凉,犹如冬季寒水,直入骨髓。

暗道:“奇了怪了,怎么这汗珠子这么凉,前阵还热的我直发癫,现就像是窝了团雪脖子。”

远远地踮起脚,将烟袋攥手中,像是跟王喊了句话。

“啥?大哥?你说什么,我隔远了,听不真切,你稍等我会,我这就过!”

边田垄跳侧,奔影赶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