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八章 拜师

脸惊疑,上下打量那人。苏本身就长得凶恶,小眼皱皮,额头上上留有块鸡蛋大小的伤疤,皱眉惊疑,反而把看棚的汉子吓住了,结结巴巴:“是真的,适才换班,就想着把长明灯再给点燃,可碗没油了,就想要去大队要点,正巧走过……看见个人躺在棚瞧着对劲……”

“怎么对劲法?”“您过去也眼能瞧出来,人全身完好,既没被火烧,也没被水淹,好似个常人安睡……人脸生,就过了过数目,原本十三人……现在多出来人……”

“别慌,来瞧瞧。”苏拍了拍那人肩膀,从上衣的布袋掏出火,拿出烟袋锅。情况跟爷子如出辙,怎么也升起火来。

差遣那人:“样,你去大队,看看有没有香火,取几注香来,地方阴气重,你也宜多待。”

那人话,哪再敢逗留,谄媚:“苏先生您多担待,全就仰仗您了,去去就回。”

多话,从棚走出来,换了个位置果然点燃了火,搭上烟袋锅,找了块干净的石板坐下了,等到那人沿着路走远了,他袋烟也刚好抽完。

从上衣中掏出香,点燃后绕着棚子转了三圈,嘴中:“天阴地湿,戌时歇脚,管是哪路仙爷在此,吃过香火,速速离去!”说完踏进棚内,把香火插在正西方的位置,开始清点人数。

多出来的人,自然就是那王事邪乎的很,也没人看见他是如何来的,又是如何躺下的,就像是凭空变出来的般。苏试了试王脉搏,忽快忽慢,难寻章法,没有半丝体温,额头上却断冒出汗水。

掐了他王人中,见醒转,就又从怀掏出黄纸,现在棚倒是能打着火了,苏边烧,又说些请仙爷拿了钱财速速离去的话,可半响也见王好转。苏来了气性,心中暗:“还真有拗头的,先礼后兵,看来动动身子骨,事没个完,浪费子好些感情。”他从腰间缠腰处取出小包朱砂,倒了些在手中,合着酒水和稀了,拿食指沾了点,点在眉心处,找了个远处僻静的地方,喝:“聚泉山弟子苏汉叙!”

……

听苏说完,心神算是安定下来。外面已经是半夜,塘子蛙鸣止,日子过得紧巴,人在屋子得点灯,凑着月光坐在门槛上,苏赤着脚,踩在门口铺的青石板上,他烟瘾很大,跟王说话的空,袋烟接着袋烟的抽。

搓着手,感觉身体舒服多了,疑惑问:“苏先生,先前那胡三来去如风,把式般的厉害,你都能跟他斗得旗鼓相当,本事自然也小了……”

冷哼声,打断了王,话茬也接,把脚收了回来,蹲在门槛上,口地抽着烟。王觉得尴尬,换了句词,:“先前您露面手提的袋子,装得是什么?怎么沾上胡三就着火啊?”

抽着烟,过了好久,没头没脑:“你后生,八字太软,恁大的人了,还能平白无故撞上等事……”王反倒说话了,就在旁听着。“怎么,你想学把式?”

拼命点头,说:“也怕您笑话,今年十有八,在村实在是没有看上的姑娘,旁人只懒散,可自家人知自家事,打小身子虚,易病多事,跌跌撞撞长么大,哪比得上寻常做工的汉子,工分挣得少,日子也过得浑浑噩噩,求先生收为徒,让门手艺,将来也好立足根本……”

压住王的话头,说:“忙,你先来说说,咱们屁股底下坐的门槛是干嘛的?”

大喜,知晓有戏,当下说:“听人说,是挡煞气,是防财气外漏……”

“那庙上的屋檐为什么要翘起来?”

“说是龙的儿子鸱吻喜欢住在上面,听说东西蹲过得庙檐,可助庙宇声名远播,香火鼎盛……”

“那再问你,房梁上挂上红布绑双筷子是什么个说法?”

挠挠头,:“嗯,人家说是烧炕的规矩……搬入新房前以布加筷子的方式,寓意吃穿愁……”

“那房梁上挂葫芦呢?”

个……了。”王自小体弱,所以经常撞上些邪事,所谓久病成良医,对于类的故事,了解的比般人要多,可终究是个常人,哪经得住苏番考究。

见把王难住了,苏略微后仰身子,脸满意,笑:“房梁上挂葫芦,取福禄之意,嗯,没想到你后生知少,倒也省了少麻烦……”苏顿了顿,又:“你体质特殊,万万没想到,你走遭黄泉拐还能记得清清楚楚,大异常人……”

询问:“先生,什么叫黄泉拐?”苏狠狠敲了王记,气:“头子训话,后生插什么嘴。”

抹了把嘴,感觉嘴唇有些干,灌了口酒:“所谓黄泉拐,就是先前那猿妖将你魂魄摄入的地界,成气候的精怪都会门本事,平日若是受人气冲撞,扰了清净,些精怪就将人魂魄摄入其中,困上些时日,受困者初时冷热交替,满嘴胡话,时日长,病入膏肓,再难解救……”

挠挠头,又:“可为什么叫黄泉拐呢?”苏气极,在王头上连敲数个爆栗,嘴中骂:“多什么话,你是要气死?今天就教训教训你欺师灭祖的东西。”

挨了打,反而大喜,打蛇棍上,拜倒在苏面前,连叩九个响头,高声:“师傅在上,受小徒拜!”

他今晚受寒轻,打过骂过,也没什么气了,说:“拜吗?用么多,戏文看多了怎么的,起来吧。”

站起身来,看着苏,激动的也说些啥,抓耳挠腮阵,扯开嗓子喊:“师傅!”

“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