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一章 寻根问源

本来电影队今天到过公社以后,便要回县城里休憩几天,整顿过后再行出发。余春水倒是没什么意见,长生因为里有妻儿小,嘴上不,心里有几分不情愿。

见状,道:“长生,你也好生不容易,,正好次不是公事,没人喊咱们电影队赶场,你带着春水回县城吧。”

长生倒不是怕走路赶,只是现在没活计,平平白白空跑一趟,实在不值得。又怕苏了村里,万一又接到了活,挣了钱,到时候没出工,没有钱拿,两下一合计,也不是,不也不是,心情复杂,嘴上道:“别介,苏,那哪成,一路颠簸,人马困顿,多有不便,多个人,可不就多份力?我觉得吧,咱们也不差个一天两天的,再走一趟吧。”

心里哪能不明白,直接了当:“哈哈哈,得嘞,快回了吧,附带把设备带回,你跟春水多出些力气,就偷偷懒。”

长生下再无意见,应了声,拉着春水跟人道了个别,约定在县城的草棚碰头就走了。

“哎哎哎,还瞧什么呢,人都走了。” 苏看见徒弟就没个好气,甩了他一巴掌。宝也大不小了,被苏像个小孩一般对待,心里颇有微词,嘴上道:“师傅唉,能不能别打头了,我今年都要小三十的人了,让人瞧见笑话……”

“嗬,你还知道个小三十了啊,瞧把你能耐的,眼珠要是管不住,你拿来我用,人目为窗,要是被困在业障里,用一对招当路引,最为合适不过。”

宝小声嘀咕道:“瞅两眼能咋个,你就是仙女,也不能让别人整天闭着眼吧。”苏冷笑一声,道:“怎么,不服气?到时候你把丫头片得罪了,告你个流氓罪,你就等着蹲号里吧。”

宝心里不服气,可好处是不顶嘴,闷着头不话了。他心里别有多感激苏了,本来回村里他就要跟祖母明情况,然后电影队里。苏呢,虽然是要柳村探明情况,可嘴上的是一同见见宝的祖母,因为电影队工作特殊,常年外跑,让见见个师傅领队,心里也好放心些,别再觉得里独苗,一走好些天,没个声息动静,担惊受怕,总不是个事。

再者就是宝央求苏能不能再柳村看看,己那耍伴,到底又是怎样的情况,最后点,正好遂了苏心意,苏摸爬滚打,还是会做人的紧,一串安排,长生的人情卖了,己的徒弟也拉拢了,姜果然还是的辣。

宝一穷白,中午还是拉着苏了路边摊,花了两毛钱来了两碗羊杂碎汤,顿饭宝只觉得吃得比过年都喜兴。

人吃饱喝足,动身返回。

下午太阳正烈时分,人返回了庙后,宝先衍兵明了情况,又告知了己要跟随省城的电影队搞文化运动的事,衍兵做不得主,当时人人搞生产包任务,哪能像走便走的,今年收成也不好,今年任务又紧,还不知道如何办。

宝听衍兵话里话外的意思,知道是不同意的,他也没吭声,把行车还了以后,心里打定主意,跟过以后,便一走了之。

宝的祖母是个六十多岁的人,她一头白发,用了一款式的发箍,形似兜网,将头发紧紧盘起,心力交瘁,态龙钟,身上的衣服补丁摞补丁。人走遍了大半个村,才在村中的磨盘上看见她,里贴近村大路,是回的必经之路。等到宝凑到跟前,先是训斥一番,临走也不知道一声,害己一把骨头寻着村里找,一点也不知道为之心。

宝唯唯诺诺,等到训完话,才和盘托出。不出意外,祖母也是一个论调。当时人人搞生产,谁要是耕种有把好手艺,那就是合格称职的顶梁柱,像般整日里想着偷奸耍滑,应付上工的男劳力,可不是被人瞧不起。

站在一旁,倍觉尴尬,跟宝的祖母明情况,来了精神,非要领着苏相一眼祖坟,苏心里大不是味,等宝入了行当,差风水,相林地哪里做不得?可上天有命数,一入此门,可谓就是把命理定了性了,就算相了好风水的地方,又有什么用呢?总之苏先一概答应下来,才放了心。

谈过几许,见天色不早,苏拉过宝,给了宝些钱,示意他给留着备用,别苦着己。什么不肯要,直到苏是用来顶下月的工钱,宝才收下。

人到达柳村,又是黄昏时分。

“还不赶紧停车,你要走哪?不找人问过了,己瞪着两只眼睛就能把事办妥了?”苏车后座上一跃而下,出言训斥。

宝连忙刹住车,回道:“好嘞,师傅,您歇会,我找个人问问。”

柳村现在还没散工,宝骑着行车,跑到了梯田附近,找了个汉问过,一听果然大有蹊跷,连忙回找苏

“师傅,你是干嘛。”宝窜的上气不接下气,接连找了好几个人打听苏跑哪了,等寻到苏,只见他趴在柳村居中的一处阴凉地,地势颇高,面前一只破碗,里面倒进了些热水,他手中捏了根筷,不停的在碗中立筷

宝不是没瞧过立筷的,村里会主事的神婆都会,谁里人要是惊了魂,或者是被人附了身,害了病,请来神婆,手持筷,嘴中喊着那人的先辈,然后在一碗热水里立筷,点到谁的名字的同时,筷又立住了,神婆就像大夫找到了病根,嘴中一边着责备那人先辈的话,一边给烧些纸钱。

立筷种事,宝是决计不肯信得,因为他试过,己也立的起来,不过苏的立筷有些不太一样,人立筷是并排的两根,他手中就捏了一根,在那比划不止。

瞪了宝一眼,徒弟过于聒噪,切又不分场合,实在让人头痛不已,他眼下正是关键时候,嘴中念道:“刘小清!戌时开场,于其中作恶者必汝与!是否?”苏完,捏住筷的手撒开,那根孤零零的筷,直立在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