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枭惊梦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四章 打谷场惊魂

王二宝喊刘小清,柳村他玩伴。王二宝在庙后没几朋友,多跟他那“烂材板”外号起冲,他性子倔,不愿意跟村里同龄孩子耍,但终究太闷,跑到柳村找些差不多岁数孩子耍。

刘小清面无血色,眼珠发白,脖子上青色血管仿佛破皮而出。听见有喊他,机械般转过头来,惨白脸上水迹斑斑,双无神眼睛盯向声音来源,见到王二宝,嘴中蠕动几分,似乎有话要讲,可惜嘴角歪,呕出股水来,活脱脱副淹死鬼模样。

王二宝吃惊,猛吸口冷气,嘴边“鬼”字还未等说出口,后背便被胡老三拍巴掌,打王二宝趔趄,硬生生口气咽

胡老三弯下腰,脸贴王二宝,急切道:“王家娃,你没事吧?怎么身子骨般弱,不过两脚,就萎靡下般下可不行。”

王二宝只觉天旋地转,眼前阵阵发黑,连串干咳,险些将肺子吐出来。

打谷场内吹起股寒风,电挂布迎风飘摇,像拉满风帆,电物随之摇晃扭曲。柳村看电男劳力浑然不觉,只管盯挂布出神,似被剧情吸引。

“刘大夫在不在?老乡好像寒,忽冷忽热,瞧。”

王二宝哪里顾得上把抓住胡老三,想要将眼中所见表露明明白白。不等开口,腋下被挽住,那道:“庙后王家小宝吗,大晚上不窝家里,跑我们村干嘛,不过你赶巧,电正好今晚到柳村,算你小子有福气。”

王二宝定睛看,不刘小清谁来,现在看,虽然脸上汗渍斑斑,可也没有怪异地方,刘小清黑乎乎壮实劳力,五官也还算端正,冲王二宝挤眉弄眼,不像那淹死鬼僵硬模样。

好在刘小清不那般吓模样,王二宝定定神,口吃道:“你……你……不……”伸出手指,对自己通比划。

“刘剩儿,用不上你,还不赶快叫刘大夫?”胡老三把拍掉刘小清手,嘴中喊乳名,双目圆瞪,脸戒备。

刘小清讪讪收手,道:“我不琢磨小宝跟我要好,过来叙叙旧,没想到他病。”

,碍手碍脚,上工不麻利,整日里磨洋工,听见耍就瞪起眼来,你都有媳妇,还整日里跟村里半拉小子厮混,我看啊,你爹迟早让你给气死。”

王二宝心中惊魂未定,先前幕还在他脑中飘荡,看刘小清也感觉不对味,当下说道:“刘剩儿,我先看下大夫,回头再跟你说啊。”

刘小清点点头,冲王二宝摆摆手,示意他快快回。王二宝脚下麻利,随胡老三越过刘小清,快步向前走,他心中就觉得刘小清眼神不对,看直勾勾,眼珠动不动,像……要吃

王二宝念至此,又忍不住回头看刘小清,见他直愣愣站在原地,视线随自己位置变化而转动,直看王二宝心里发毛。

现在队,还不公社成立组织放映队。套电放映设备听县文化站有从省里申请来,也有说县里有调任领导,原先在海外留过学,从国外带回来正儿八经洋货,至于具体来源,公社没声明过,大家也只尽管猜。放映设备在县里十几公社轮流用,公社半使用权,不过要有些生产队有要求,也可晚几天。真要说起来,公社少有能让电队跑半村庄,原因就在于当时电放映,并不无偿

队到生产队放场电,要五张“大团结”,“大团结”就指那时候十块钱,最大面值民币,村里也就卖过粮食才有钱可用,平日里开销,都用油、米、粮票,有分钱也不舍得花,都攒起来,只有碰上大事或者县城里走动,可能带些钱财,好在放映电生产队里出钱,不用村里掏钱,所以能不能看得上电,不光看电走动,还要看生产队里有没有余裕。

县城里队就独此家,有时候生产队里有钱,便请唱皮戏,或戏班子来社戏,要钱少些,在台上舞起来也热闹。不过电新鲜玩意,即使几部看过许多次,生产队里有余裕,也还喜欢请来电队。电来,不光本村老少爷们看,听到消息各村,凡爱动弹,没有想错过热闹事,跑十里八里外村看电,都常有事。

王二宝扫眼,不少,可离平日里放电盛况,还差得远,他拉把胡老三,问道:“胡叔,我感觉不太对劲,你瞧……”他只觉得在场中看电都僵硬很,盯挂布言不发,跟平日里边看边说笑氛围差别有些大,倒像小时候捏,做再好再像,缺那份生动灵气。

胡老三充耳不闻,只管拉王二宝走,王二宝道他没听见,又道:“而且咱们柳村以往请电队,不说把村里都挤满吧,打谷场挤得满满当当,那不在话下,今天怎么就看到咱们村里三四十劳力,连妇孺也不曾见。”

让王二宝唠叨烦,胡老三没好气道:“你怎地么多问题,我还给你留心刘大夫呢,怎么没见他呢?”他盯坐在打谷场里,眼光扫来扫,点瞧过,嘴中道:“今天村里娃闯事,把村后麦垛点,好家伙,差点出大事,今晚识字班上课,老师要求孩子叫家长,要好好讲讲件事,家里爷们都先来看电,就指使家里婆娘,照我说啊,帮小崽子就欠揍,还讲什么讲,各自领回家,好好打顿,保管服服帖帖,我来时家里婆娘还抱怨,老师就多事,害她看不成,平白错失好多精彩。”

胡老三看过圈,也没找到那位刘大夫,王二宝却越发冷,忍不住道:“胡叔,你村里都,你跟说说,大家都传传话便,自己找多麻烦,你要不行,我给你来嗓子,再么下,我可就给冻成冰坨子。”

胡老三话,也不知道犯什么邪,也不管什么找大夫只手紧紧抓住王二宝,双眼盯王二宝,抿抿嘴唇,恶狠狠道:“那可不行,你可得听我……”

王二宝感觉自己身上冷意渐消,身上木然,没知觉,可不什么好兆头,哪里再听胡老三话,高喊道:“柳村爷们!咱们村大夫在不在啊?给口热水也行啊!”

嗓门下不要紧,坐在打谷场里劳力突然扭过头来,整齐划,如同,齐刷刷王二宝,眼不发。

打谷场里静谧可怕,电里也没声响,只余下风声咧咧,跟张张惨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