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吾的世界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九章 密林欢乐多

丁三带着吾天今两好久,才终于看到影出现,过都是躺着

丁三羡慕小声嘟囔道:“到底是圈内士,跟着少爷游山玩水说,累还能躺地上睡上觉,真是下等龙凤啊!什么时候我也能挤进圈子里!”

他也敢太靠近,怕影响到这群成功精英休息,只能远远停下,并示意吾天今两要大声喧哗,以免惹得少爷高兴,他俩自然会受到惩处,而自己也免受到连累,自己原本身份地位也将贬再贬,这是他绝对允许出现

吾天今和星海月也有些累,正好停下休息下,两靠着树坐着有句没句地聊着,会儿都睡着

丁三敢睡啊,他怕自己睡着,少爷醒知道,从而错过这千载难逢机缘,为后半辈子荣华,少睡觉又如何,到以后美好生活,他幸福得鼻涕泡都冒出,他着也睡着……

小片林子里,百十个清醒

突然间,林子里弥漫起层黑雾,两个老者双手搭成轿子,抬着个黑衣青年,趁着雾气赶到现场。

黑衣青年扫视圈后,勃然大怒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倒下?”

“他双方发生点儿小摩擦,然后,直接顾地火拼。”

帮蠢货!这是吃饱吧!天大机缘摆在眼前去争抢,却在这里大打出手,真得笨出天际!你俩,赶紧给我将他打起!”

“是!”

两个老者将黑衣青年放在地上,然后挨个踢打,大声吵吵道:“哎哎哎!醒醒醒醒……别偷懒,该干活!”

那伙哼哼唧唧肯起再多躺会儿。

黑衣青年忍无可忍,原地转几圈,股股旋风卷起尘土向那些袭去。

那些只是紧紧衣服,将头埋进衣服里,继续大睡特睡,哪管外边黑雾笼罩、尘土飞扬。

黑衣青年急火攻心,直接口口老血喷出,他感觉自己头昏脑涨目眩眼花,估计是贫血,赶忙叫回两个老者,抬着自己回洞府疗伤去……

林子里黑雾也随之散尽,众躺者睡觉又觉,实在是倍受煎熬,再也躺下去。开始有,有领头,其他也都纷纷站起身,长长地伸个懒腰,感觉重生于世般。

地下只剩沙大公子和钱大少依旧昏睡起,众见状长舒口气,然后各自三五成群分散活动闲聊着。

“哎,哥,你那边福利待遇怎么样?个月多少钱?压工资吗?加班给钱吗?”问对方道。

对方回答:“般般吧,个月也几千块钱,还压个月,其实现在都三个多月没发工钱。加班加点也是常有事,好几次半夜三更叫起干活,比周扒皮还扒皮。”

“哥,那你可真够惨,那么惨,为什么辞职,当廉价劳动力呢?”

"唉,活好找啊!虽说受剥削,但至少可以经常跟着少爷出游山玩水,这也算是唯福利吧。"那回答完,反问道,“兄弟打听这么多,是跳槽加盟吗?”

“还是算,在哪样嘛,混个吃喝而已。”

是说嘛,所以,他俩打个死去活,咱尽管看热闹也,没必要跟着掺和进去,我挣钱,又是陪他打架。”

“哥看得透彻啊!还真是,他又没给咱交着打架险,万磕着碰着伤着,他会管。”

“所以啊,他开打,我直接躺下,这么热天,睡觉多好,打架真是低端小气下档次啊!既无聊又无趣,又是斗鸡。”

……

丁三美滋滋大觉,醒后意气风发,鸡血又打满,斗志也再次昂扬,恋恋他直再睡第二觉,他是这样,也是这样做,很快,他开启第二段睡程。

吾天今和星海月早离开,此时,已经到个小河边。

处合适地方安营扎寨,准备长住几天,因为这儿风景实在太美,河水太好喝,灌肚还再灌第二肚。

晚上,两刚烤好,准备大吃特吃之际,两个速之客从小河对面游……

看样子是两位老者,胡子都大把个黑胡子,个白胡子。

两位老者上岸后,也说话,只是直盯盯垂涎。

吾天今默然语,星海月见对方紧盯着自己,颇为悦,发问道:“你是干什么?盯着我做什么?”

“你管着,为什么告诉你?”黑胡子蛮横地回答。

“那边是有桥吗?干吗要游过呢?”

“凉快!”白胡子说着打个喷嚏。

星海月眉头微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两个,但时半会儿还真

“那你为什么老盯着我看?干什么?”

“吃!”黑胡子抢答道。

“啪!”白胡子上前给黑胡子巴掌,怒喝道:“没出息!给你讲过多少次,说话要这般粗鲁,要委婉,长记性。”

接着又对星海月微笑着说道:“小姑娘,我只是睹此绝世风姿,欣赏,欣赏而已,然后嘛,则是邀请先生进我腹中叙,小住几日,还望姑娘行个方便,成全我番美意啊!”

吾天今句:“这还是吃嘛!”

星海月问声望向吾天今,疑声问道:“真得吗?哥,你是怎么猜到?”又转头问白胡子:“你吃吗?”

然后伸手指向烤,咦?呢?再看,黑白胡子正在拍着肚子抹着嘴,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

星海月气坏,自己辛辛苦苦烤,还没告别呢,被两个莫名其妙胡子老头给填肚子。自己倒无所谓,算是十天半个月吃饭也觉得饿,但那个懒散邋遢大哥怎么办?

“喂,你两个!”星海月满地对胡子兄弟说道,“你都吃,我吃什么?麻烦两位去河里摸几条呗!”

“我才去呢,那么滑溜,哪儿捉得住呢?再说,我要是能逮,还吃你干什么?我又馋。”黑胡子振振有词地拒绝道。

“是啊,小姑娘,你看我俩都这么大岁数,没有百也有六十,这老胳膊老腿,水冲没准散架,哪还能下水摸啊!还请姑娘收回承命!”

俩胡子老头往地下坐,闭目养神起,气得星海月真将他胡子给薅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