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吾的世界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章 神锅大侠

用怜悯的眼看着吾今,柔声说道:“可怜的土地哥,的土地庙被雷劈了,家没了。”

今突然被她句话触到了痛点,心中不可抑制地涌出阵阵难受,多年来的风轻云淡、故作轻松也只是自欺欺人。

家,早没了,自打奶奶病故、父母失事,个世界,就再无亲人,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独自世界游荡。由于太过沉重,他选择了遗忘,不再念及,也正是个原因,他的世界是灰暗的,再没什么能够吸引到他,他对世间任务事物也都提不起多兴趣,坚持做的,如做饭、睡觉、看电视等等,也只不过是生命本能及习惯使然而已,日子也是浑浑噩噩、得过且过。

些年,没人关心过他,当然,他也从不关心别人,互不干涉挺好的,最好是一生永不交集,孤独到死!现,至少还有只猫咪与他相依为命、不离不弃!

可是今,一连串的倒霉接踵而至,最后被一个小的话勾起了心中尘封已久的情感,吾今苦涩的笑了。

见吾今突然间情绪低落,不由慌了,急忙安慰道:“土地哥,不要伤心难过,房子没了就没了吧,我帮着一块儿做个更好更的房子,开心点嘛,求求了!”

今心情也好了些,至少现还有个人关心宽慰自己,便长舒了一口气道:“待坑里,不上不下的,怎能高兴起来啊!要不再帮帮忙,给我甩上来呗!”

“好!”小爽快地答应道,“不说,我都忘了钻地没成功反被卡住的事了呢。”

“就算是吧,请听口令!”

“是!”

“别那么紧张——哎哟我去——我一定会回来的——”一道身影被甩向了远方,消失于尽头。

“不好意思哈,土地哥,抢甩了,而且没控制好力度,我就捡回来!”小喊完起跑,却不料被土地哥砸出的坑给拌飞了,摔了个七荤八素!

找寻着吾今,而吾今此时已瘫软自家的沙发上,连身上的土都懒得去理会。他是趁着被甩飞的时候虚体回来的,至于那小,难道还有什么是能威胁到她的吗?吾今自认为除了皮糙肉厚,其它的能耐都远不能跟她相提并论,不说别的,就说力气,的没边。

他觉得自己今倒霉透顶,就不该出门的,待家里多舒服。

家休养生息之际,小一个劲儿地找他,最后实是找不到了,就想先休息一下,正好旁边就有块石头,只是上面脏兮兮的。她眉头一皱,衣袖一挥,石头震了震,却还是保持原样不变,小接着挥了两下,却只掉下点儿石子和土渣,下可把小给彻底激怒了,原本没找到吾今,心情就够糟的了,现块石头还不配合法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她就左一袖、右一袖地挥舞起来,足足工作了半个时辰,终于,石头崩溃解体了!

累得气喘吁吁、口干舌燥,但总算是将那块可恶的石头给解决掉了,她心中还是很欣慰的。哼!挡得了一袖两袖,挡得了千袖万袖吗?只是可惜了粉色的衣袖都掉色掉成白色的了。

心疼之余才发现,石头碎裂后,里面居然是一口,乌黑发亮。为什么出现儿呢?又为什么会被石头囚困?正当她寻求答案的时候,动了一下,小揉了揉眼睛,接着,又动了一下,她才恍然悟,原来是只啊!

面对,自小喜欢动物的她激动兴奋不已,叫喊道:“好啊!老——啊,不是,小乌!”

"什么小乌崩地裂的,不就躲雨嘛,至于用雷劈吗?"一道不满的声音从壳里传出来。

紧接着,壳腾空而起,一个人从壳下站起身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着了,不由后退了几步,然后弱弱地问候了一声:“好!乌叔!”

那是一个四十岁左右,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男人。

男人不解地问道:“我说小是从哪儿看出我是一只乌的?”

"壳!"

“啥?壳?那是好不好!姐。”男人刚一反驳完,那口腾空而起的就坠落下来,直接将男人给扣底下了。

拍手笑道:“还说不是壳?不是壳为什么背着它?从没听说过谁背一口的。”

男人一把将铁掀翻过去,气愤不已地吼道:“早不下来晚不下来,非得我自证身份的关键时刻扣下来,如山铁证下,老子不是也是了!”

连忙劝慰道:“叔别生气啦!有壳就有家嘛!很多人都羡慕不来的。”

“我真得不是乌,告诉也无妨,我有一个名号——侠!”

“哈哈!都自称侠了,还不承认,一个劲儿地狡辩,一点儿都不实。”

侠欲哭无泪,做了么多年人,今了!

他反驳道:“小且听好了。”

莫把字说成,休将字道成

若要分清

经常练说。”

微微一笑,接道:"谢谢叔,我学会啦!来听。"

"壳重,叔轻。

壳要比叔重,叔要比壳轻。

壳要扣叔上,

叔不让壳扣叔上,

壳偏要壳扣叔上。”

侠瞠目结舌,算是跟乌脱不了关系了。

"对了,叔,为什么躲壳底下呢?是躲猫猫捉迷藏吗?"小好奇地问道。

侠白了小一眼,道:“难道不知道下雨了吗?躲雨不行啊?”

“躲雨躲得壳都长石头了?是躲了多久啊?”

管它呢?它就是长出花来,只管去欣赏就好了,犯得着砸吗?好家伙,足足砸了,我还以为崩地裂、世界末日了呢!”侠越说越激动,“还躲了多久?我哪知道躲了多久,管它多久呢,睡个觉还要惦记着时辰啊!”

一脸羡慕,佩服地赞道:“叔,真能说!”

侠直接来了句“多谢夸奖!”紧接着反应过来,恨自己嘴快脑子慢。

叔,壳是生的还是买来的?”

侠不想再纠结个问题,没做回应,直接转移了话题,说道:“小,我们来个成语接龙的游戏怎么样?会吗?”

一听拍手叫好,连忙道:“当然会啦!尽管出题就是了。”

“好,听着,我出个——”侠稍一思量,道:“七零八落。”

“落井观!”小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

侠默然无语,再怎么琢磨,个成语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落到井里,可不得先观想办法嘛!虽然跟正确答案并不致,但总是能说得过去的。他也并非拘泥不化的人,觉得接得还是挺不错的呢。

“好,请接下一个。”秘一笑,道:“井底之蛙。”

“蛙容月貌。”

“噗——”侠一口老血差点没喷上

忙关心地问道:“没事吧?是不是壳底下闷久了不舒服啊?”

侠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有气无力地摇摆道:“我没事,我很好!接得成语真是惊地泣鬼,剑走偏锋、出其不意啊!佩服啊佩服!”

“哦,真得吗?”小喜道:“谢谢叔的夸奖,那现来接了。”

兔赛跑。”

“跑——”侠陷入了沉思,虽然他掌握了很多的知识,但跑字开头的成语,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

“跑?跑!跑……”侠来回渡着步,细细思量搜索着,突然,他心中灵机一动,哈,有了!

只见侠突然扭头声叫喊道:“什么人?别跑!”喊完,扛着就飞奔而去,瞬间便已跑没了身影。

自问道:“刚才有人吗?我怎么没发现?”

心情很复杂,一边是溜号后的轻松加愉快,一边是欺骗人小的羞愧和自责,但没办法,不找借口溜掉,的名号就要做实了,说不定时间一长,连自己也会相信自己是一只了!而且,成语实是接不上来啊!

叔跑得一溜烟就不见了,不由地赞叹道:“明明是只,却跑得比兔子都快!真得是跑马识途,跑当益壮啊!”

她觉得今的经历还真是不错,先后遇到了土地哥和叔,然后一个被自己甩飞了,一个自己蹿没影了。

“哎呀!糟糕,我不是来找土地哥的吗?可耽误了半了,也不知他怎么样了,还是接着找吧,都快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