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吾的世界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三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虚惊一场,再也不想那份保工作,难怪工资那么高,原还肩负地府巡游啊!

他回到星球这边家中时,都快亮,他赶紧一把抱起正蜷缩在沙发上睡觉猫咪,紧紧搂在怀中。

他与猫咪又开始宅家生活,日子嘛,还是平平淡淡、普普通通才是好啊!

在这座城市一处偏僻大院内,是一个政府特殊组织驻茗阳市临时办公地,这个组织总称为“华盾局”,成立初始隶属于部,后从国部分离独立出,由最高权力机构直接领导。

驻扎在茗阳市是华盾局直属下级部门“灵异组”,这个组专门负责全国各地所发生离奇灵异事件。

灵异组于三前收到情报,说茗阳市一栋写字楼疑似发生灵异事件,接连发生多起保人员上班期间离奇失踪事件,至毫无音信和线索。前期,大楼保部试图隐瞒真相,拖延逃避检查问责,但随失踪事件不断升级,保内部及失踪家属压力与日俱增,最终,保部选择报警。

这次灵异组派4个人,专程到茗阳调查解决此事。

长名叫凌冽,是一个四十多岁老龄青年,即将要突破到中年阶段,国家脸上稀稀拉拉蓄些胡子,倒像是一个落魄中年大叔。

成员一到茗阳,凌冽就迅速分派各自任务。

两名男员,32岁姜澜和27岁田弈星,被排进写字楼保部,直接内部探查。

唯一女性员程婷外围寻访,明察暗访尽可能多线索。

凌冽则坐镇指挥部,一方面接受员们反馈信息,便于指挥部属下一步行动,另一方面随时向灵异组汇报战况。

“同志们,还是那句话,尽量保证自身全,切莫贪功冒进,一切听从指挥!”凌冽果敢坚毅脸上带些沧桑,“全都给我完好无损地回!明白吗?”

"明白!"员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哎,我说长,好像有些紧张呢? 不至于吧,常规任务而已,放心好啦!”最年轻员田弈星见气氛凝重,不由地站出调节缓和一下。

婷也接口道:"是啊长,什么样大风大浪咱们没经历过,稀奇古怪事也遇到很多次,不都顺利解决嘛!可是长哦,点轻松愉悦点儿讲话吧。"

们说对!”凌冽点点头,然后声音提高八度,“同志们,听我命令,全体都有,列集合!”

3名员列完毕,不知长接下又要强调和要求些什么。

凌冽微微一笑,说句;“报数!”

……

姜澜和田弈星化身为保,潜伏写字楼,等待时机

婷也开始走访调查。

一切都在按计划顺利进行

刚从睡梦中醒,都已经九点半多,每晚睡晚起已然成为习惯,昨晚上又熬夜到2点才睡。

起床,好歹洗把脸,照照镜子,自己依旧是那副无精打采样子,没什么精神头。

也不怎么觉得饿,走到客厅,又往沙发上一躺,顺手打开电视,未必去看,只想家里有些声响,不那么沉闷。

电视刚一打开,门铃响

觉得挺奇怪,成年累月都不见得响一声门铃居然响,在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人会找自己吗?

他打开门,顿时愣一下,门口站一个短发女生,二十样子,长想中上等,整个人看起干净利落,充满英气,精气神十足,一般人绝无这般英姿飒爽劲头和气质。

明白对方很可能是走错门,这样女子不可能是找自己

门口站女子正是灵异小婷,这几,她去所有失踪保家中查询走访,希望获得尽可能多线索和信息,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令人气馁。

最后只剩下一个叫吾,她原本不抱什么希望,只是做最后一番尝试。到家门口,按下门铃,门居然开,开门是一个胡子邋遢、不修边幅年轻人。

在吾愣神时候,程婷也不由地呆呆。她很快回过神,向吾伸出手,说道:“好!打扰,请问这是吾先生家吗?”

"唔,是,我就是,有什么事吗?"吾机械般地回答,他现在大脑都有些空白。

“啊?”程婷明显一惊,他就是吾?可是吾不是已经失踪吗?于是,她再次确认一遍:“真得是吾?”

不明白对方意思,只能照实回答道:“是,我就是吾。”

“二十几前奥捷大厦?”程婷语气有些急促地追问道。

奇怪她怎么对自己情况这么解,但还是点点头,嗯一声。

婷内心激动欣喜不已,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全不费工夫啊!一个原本应当失踪,居然正待在家里,这样话,灵异事件真相或许即将被揭开。

婷平复一下心情,向出示一下证件,道:“吾先生,我是华盾局工作人员,叫程婷,这是我证件。”

都没好意思接过看一下,只是点点头,问句:"哦,好!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有什么事尽管问就行,不用客气。"

婷微微一笑,指指屋里,说道:“我确实是有一些事情想要向询问求证,我们屋里谈可以吗?这儿不太方便。”

“哦,不好意思,请进。”吾有些难为情,赶紧侧身让出门口。

婷进到屋里,略瞥一眼,沙发巾滑落到沙发上,茶几上、地面上都散落或多或少瓜子皮,垃圾筐里尽是零食袋、方便面袋、瓜子皮之类

婷瞧得直皱眉,强忍收拾清理一番冲动。果然,人邋遢,无论是穿衣、卫生、居家等等,都会被沾染上痕迹。

婷对吾观感和评价不由得再次降几分。

看到好几未曾清扫整洁家,凌乱不堪,连个能让人坐地儿都没有,不由得有些尴尬难堪。自己一个人在家自由散漫惯,特别是近段时间更是彻底放飞自我,整个人都处于随波逐流状态。

赶忙上前收拾一下,至少能够坐下。然后红脸小声说道:“让见笑,屋里有些乱,还没得及收拾,先请做,我给倒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