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吾的世界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五章 道士

天今正么走着,突然,从旁边密林里窜出个黑影,气端吁吁天今的前,将天今吓跳,要知可已经是深夜,马路上的车辆都少

天今仔细打量,却是士打扮的人,约五十来岁的样子,留着撮山羊胡,面色略显憔悴。

“那个小哥,那个--”边说,边弯腰大口喘着气。

“'无量--”天今原本想声无量天尊,拉近下距离,但初次见面,样说好,只能硬生生打住,改口:“别着急,休息下,慢慢说。”

士冲天今伸伸大拇指,便客气坐到便的台阶上,开始闭目养神。

士休息缓和好长时间,天今觉得自己去打扰他的话,他能坐到过年。反正天今又没什么事,着急,就坐到士的旁,才听到丝微弱的打鼾声,原来士早已经坐那里睡着

随着士的鼾声越来越响,天今被感染困意,渐渐睡着

第二天,太阳都升老高士才醒过觉来,恍惚阵,才“嗷”蹦三尺高,然后慌择路拔腿就跑。

天今被那嗓子怪叫给惊得哆嗦,顿时醒过来,睁开眼睛,阳光耀眼,时间竟处何,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想起昨天夜里发生的事,环顾四周,咦,士人呢?

刚想着,就看见左边便个人心急火燎飞奔而来,定睛瞧,正是那士吗,原来他还有晨跑的好习惯。

士跑到天今边时,下瘫坐下来,气喘如牛、汗流浃背,脸色似苦瓜般极为难看,神情呆滞的坐那里,沉闷语。

天今等会儿,才走过去,蹲下去,轻问:“老、老师父,你还好吧?”他实应该怎么称呼士。

士恨天怨的自骂:“我真是它奶奶的该死!真是活该!老糊涂蛋!睡他娘个头的觉啊!天怒人怨啊!”

天今听得稀里糊涂、莫名奇妙,他说话,就么静静的坐士的边。

士发半天的邪火,才逐渐安稳下来,但仍是脸的生无可恋,然后机械般的说起话来。

次惨,无力回天,我的日子即将暗无天日!”士目光呆滞楠楠自语,“我有个好朋友,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起上学,起玩耍,就连志向都无比吻合,学业结束后,他当和尚,我做士。

“我们既是要好的朋友,是彼此的对头,时常会因为意见同而发生争执,虽然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情。”士的情绪逐渐平稳下来,“由于我们谁赢谁,争得可开交只是白白浪费感情和时间。所以,我们就决定,以后但凡遇到争执,意见时,就以打赌决胜负的方法来解决,谁赢就听谁的。”

么些年,我们直就是样赌来赌去,有输有赢。只近十年内,我才逢赌必赢,从无败绩,共打四次赌,我都给赢,从此,我他面前就高人,说什么他都得听着,敢再反驳狡辩。”

次,我们再次打赌,同时同出发,谁先赶到茗阳市奥捷大厦,谁就赢。我拼尽全力,水都是跑着喝的,连奔三天三夜,好容易跑到茗阳,却它奶奶的稀里糊涂的睡宿,前功近弃,切都晚下输定,和尚赢赌局,还像我以前欺负他那样整治我呀!哪怕只是顿奚落,我啊 !我的老脸往哪儿搁?磕觉成千古恨啊!半世英明毁于旦,晚节保、造化弄人呐!”士语无伦次说着,说到后面,又开始激动

天今总算是听明白,其实是天大的事,他尝试着劝导士:“老师父,你先别忙着着急上火,结果怎样还定呢,或许大和尚没那么顺利,你还有机会的。”

士“蹭”站起来,整理下衣衫,冲天今施个礼,说:“小兄弟句话点醒局中人,是我急昏头,还请小兄弟告诉我奥捷大厦怎么走。”

天今伸手指指,刚要张口回答,就觉晃,已被士拖拽着飞奔而去。

天今从没想过士居然么能跑,看起来弱禁风的,跑得比兔子还快,难怪爱睡觉,受兔子影响太深

天今刚感叹完,就感觉受控制被抛出去,然后重重的摔马路上,还连翻好几个滚儿。

什么情况啊?天今解,站起瞧,远处趴着呢,边趴着,边哼哼。

天今明白作什么妖,是跟小蚂蚁聊天吗?

好半天,士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走到天今跟前,挠挠头,难为情:“好意思啊!跑得太快,绊脚。”

天今才俯上的土,意的回:“没事,摔摔结实。”

士伸出大拇指,赞:“佩服!”

“彼此彼此,你的子怪挺硬朗的。”

笑,再次拉起天今狂奔起来。

知跑多久,天今只觉眼前黑,体连磕带踫坠落下去,两人再次重重个瓷实。

由破口大骂:“谁它奶奶的忘记盖井盖!”

天今简直无语才多会儿,就给摔两回,太靠谱啊!是的,士就是靠谱,打昨天出现就状况频出。

天今打算继续陪他疯,正准备虚体离开,士说句话:“小兄弟,你没事吧?”

士还算惦记着自己的份上,天今就没直接离去,回应声“嗯。”

两人费半天劲才从下水上来,浑上下脏兮兮的,散发着又冲又怪的味,特别是鞋子上沾满污泥,黑黑的、黏黏的,特别恶心。

士老脸难得红,拖累别人,而且次,真是倒霉还带着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