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吾的世界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六章 自由的感觉真好

士尴尬,吾天今郁闷,两默然语,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要是倒了霉,真是诸事顺,跑个步吗,真是快赶上西天取经了,步步该灾啊!

最后,还是吾天今打破了沉默,说:“我知一个隐蔽小河沟,可以去哪儿清洗一下。”但他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这次可别拉着我跑了。"

士点了点头,也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等到他们再次回到上,已经是过去半天了,光晒衣服晒了整个中午才干透。

这么缓地走着,士逐渐耐烦了,他对吾天今:“这样走太慢了,要--”

没等他说完,吾天今一摆手,士忙解释:“我知过我,我意思是,要然,这次换来背我跑,这样还能快点儿。”

吾天今现很后悔,早知来散步了,家休息看电视玩游戏好吗?

士摆摆手:“我是开玩笑,别意,缓一个尴尬气氛嘛,哈哈--”

吾天今决定带士到了奥捷溜得远远,要然心里老是别着劲,特别舒服,一点儿畅快。

由加快了步伐,好早点结束这段愉快经历,还是自己一个

与此同时,异能小组那边却也出现了意外,昨天晚上,姜澜田弈星夜班执行任务期间,突然失联,直到现也无法联系上。队长凌冽向上级汇报完毕后,很快赶到了现场,但寻遍了整栋楼,也没发现丝毫踪迹,两仿佛突然间世界蒸发了一样。

吾天今士终于赶到了奥捷厦,吾天今正想溜,见正从厦内部走到程雨婷,双方皆是一愣,吾天今知说什么,程雨婷则对吾天今印象佳,所以两默然语,擦肩而过。

士一把拉住吾天今衣衫,紧张兮兮地问:“说如果已经到了,我该怎么办?要, 悄悄溜回去吧,从此,我躲着他走。”

吾天今:“来都来了,怎么着也得照个面啊,输了也怕,下次再赢回来,这么稀里糊涂溜号吧,万一是溜了呢?了?"

士觉得吾天今说得很有理,有什么,宁可明白输,也糊涂溜,赢得伟,输得光荣!

士心中豪气陡升,他挺直了腰板,捋顺了胡子,正准备高吟一,“啊——”

“哈哈哈……”一阵粗狂豪迈笑声远远传来。

张口吟诗士闻声一抖,吟诗场戛然而止,接着身子一软,几欲瘫倒地。

吾天今顺着笑声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阔步走出。

留着络腮胡子,长得高威猛,声若洪钟,他走到士身前,朗声说:“牛士,输了!”

士勉强支撑着没倒下去,甘示弱地还口:“驴,别太得意,本过是让这一局而已!怕输得太多,再想坐地升天!”

“愿赌服输,这牛鼻子莫非是输成?”

“我呸!本爷才会耍赖,秃驴那么嚣张干什么?没赢过吧,瞧那暴发户样儿!”

吾天今趁他们吵得起劲、吵得忘我之际,悄悄溜出了奥捷厦,一出来,外边阳光明媚!

呼吸到了久违了自由空气,神清气爽,正想快步离去,却传来了召唤:“小兄弟,怎么自己一个跑这儿来了?”

吾天今一下精气神顿失,欲哭无泪。

士带着跑到吾天今面前,对吾天今说:“小兄弟,这位是我给讲过了,他非要见见。”

又转头对说:“这位是我刚才跟讲过小兄弟,如果话,我早蹿了。”

先朝吾天今施了个礼,:“阿弥陀佛,感谢施主将此缉拿归案,我也终于可以翻身农奴把歌唱了,从此再受那奴役苦,善哉!”

吾天今哭笑回了句:“高兴好!”

士气忿地嚷:“,我记小过,介绍跟小兄弟认识,倒好,一个劲儿地挤兑本爷,狂犬病发作了吧?”

认真点头:“说对了,被咬了这么多年,确实是忘记打针了。”

士怒:“是说我是狗了?”

"然也!"

——”

输了。”

士立马如同斗败公鸡般耷下了脑袋,沉默语。

这真是赌约手,天下尽掌握啊!至少眼前这个手下败将还是肯愿赌服输

吾天今抽空客气回:“们两位好!很高兴认识们,们有事去忙是,用管我,我自己随便转转。”

士点了点头,士说:“好,小兄弟,正好我也有点儿事,一聚了,改天请吃饭。”说完,递给吾天今一张名片,上面只有一个名字一个电话,吾天今现才知名字,叫崔享悦。

这时,一个西装革履中年男走了出来,看到了两这边,过来了,向着两埋怨:“两位师,们出来也一声,让我好找啊!快走吧,好多重量级物可都等着们了,连市长都亲自到场了。”

崔享悦回:“老郑头,多事,我们悄悄地来,静静地走也是了,偏事多,搞那么多花样干嘛啊?老最烦这样了,要是老同学,我肯定一走了之,奥捷事了。”

正是奥捷负责郑九州,与士是多年同学,三毕业后各奔前程,两出家,一则留世俗中打拼,各自混得都还错,两个出家都成了受敬仰师,郑九州则成了茗阳市商界巨头。

“是是是,都对。”郑九州连忙顺着话说,“可也知,那些鬼精鬼精,有点风吹草动,他们会知,再说了,们闯下那么名头,怪我咯!”

说话了:“别说了,我们现去吧,我肚子都饿了。”

郑九州拍拍肩膀,赞:“鲍兄英明!”见崔享悦脸色一沉,连忙冲他抱拳:“崔兄神武!”

崔享悦这才满意地点头:“孺子可教也!走,吃饭去!"又回头对吾天今说:“小兄弟,一起去?”

吾天今一摆手,说:"了,我习惯,们去行,别管我了。"

"小兄弟说是,其实我也习惯那样场合,没办法,身由己。好吧,小兄弟,那我们先去了,记得联系我啊。"崔享悦摆手告别

也向吾天今点了点头,郑九州眼高于顶,对于吾天今根本意,转身带着两去了。

吾天今觉得直到现才浑身轻松了,喜欢这般一个自由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