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异域漂流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九.神玩家

莫名稍作休息后,全麻痹感尽去,但还感觉浑,不禁有些眼馋药店里各种恢复药了,想必只要来上一,就可以完全消除被电击后遗症了。

这种状态不适合出去打怪了,同时担心打劫者不死心再来堵截自己,就返回了城镇酒馆。就莫名进入酒馆后,就看见了脸色阴沉打劫者路胜坐一张餐桌上喝酒。

路胜阴狠地看了莫名一眼,眼中怨毒尽显无疑,不过好歹这安全城镇酒馆,路胜并未作出什么,随机又低下了头。此刻已经没有神晶了,被莫名杀死,不得不消耗了仅剩最后一颗神晶,而且没有其重生道具,虽然对莫名怨恨无比,可要再和莫名刚上一波,却又胆怯起来。被莫名反杀过一次路胜已经怕了,害怕莫名还有其底牌,要再死一次,就真死了。

路胜那一眼怨毒莫名看清晰无比,乏手不由得握紧了手中长枪,见没有其动作,才暗舒一口气。安全城镇禁止战斗,但若路胜冒着惩罚到来前先行杀死莫名,不算亏。

莫名原本还想和店长张三聊聊,但看见路胜没有挪动意思,不愿和待一个厅里,于直接回来房间。

莫名床上躺了很长时间,感还没有消失。思来想去之后,莫名还决定先去买瓶药

到了药店后,莫名向店长婶问道:“老板,我被电击了,现,请问我应该买些什么药?”莫名把这老板当成了地球上药店店员了。

婶微笑道:“你应该消耗过了,可以买点体试试。”

最便宜时微型体,才需要10枚银币,一口气直接买了8瓶,随后直接服用了一瓶,一股凉凉感觉随之从胃部蔓延至全

莫名感受了一下之后,乏感还没怎么缓解,虽然微凉感觉让莫名好受了一些。其实莫名很想说,老板,你着药不行啊。不过一想到这只个微型体,介绍很明确说了只缓慢恢复体便作罢。于再买了一瓶中级恢复药:可以战斗中使用快速恢复体

一看这介绍莫名又舍不得用了,唉,都穷闹啊,要自己现几千万金币银币还用着舍不得?莫名如想到,终究心疼钱,收起了中级体,又买了一瓶低级体,一口灌下,这回暖流和凉意循环从胃部蔓延至全,十分舒适,乏明显消退着。

莫名这下稍稍摸清了药效果,于忍痛又买了3瓶低级体,3瓶低级回血药,一瓶中级回血药,一下子就花了320枚银币,。莫名看了下自己背包,现只剩下162枚银币了,经济危机啊。

既然乏感消除了,紧迫经济危机让莫名顾不上休息了,又出了城门。这回准备去找老猎人李冷兔任务还很赚

莫名到达李处时,发现正和2个人对峙着。

和李对峙两人一男一女,女材高挑,面容十分娇艳美丽,男虎背熊腰,面容凶恶。虽然两人美丑分明,但却有个共同特点,就明亮耀眼装备,简直亮瞎了莫名狗眼。

两套全贴合金属防具,加上丑男提手上血色双刃斧,无声地向莫名炫耀着:老子很贵,你买不起

莫名咽了口唾沫,不由得想到:这2个家伙不会神玩家吧?要知道就算高级玩家,要搞到成套防具,得看脸

三人对于莫名到来毫无反应,李想劝莫名赶紧离开,可又担心对面两人将莫名视为自己朋友,将莫名牵扯进来。而疑似神玩家两人,则根本不将任何来人放眼里傲慢。

紧张气氛下,莫名闭口不语,现情况不明,还一旁观望比较好。

“曼月,你上还我上?”恶男开口说话了,对着旁边美女。

“小老儿上又没有什么宝贵东西,两位人何苦动干戈?还请人放过小老儿吧?”李一脸愁苦,弯腰鞠躬对着两人行礼。

莫名惊,这两人来头不简单,为NPC如此低声下气,再加上一明晃晃装备,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们真神—玩家。不过看情况好像这2个神玩家好像要为难李,却又为何?难不成们还想讲李打杀了?李NPC啊?莫名越想越惊疑。

“你好歹个高手,何必如此做小人姿态。我们不贪图你宝物,只想杀了你,磨练自己武功。”却美女神玩家开口了,语气风轻云淡,说话却残酷无比,人命她眼中远不如磨练自己武功重要。

“小老儿武功低微,远不两位对手,如何担当得起磨练二字。还请两位人高抬贵手,放过小老儿吧?”李再次哀求道。

“老东西,你小瞧曼月眼光吗?她说你武功不我们之下就一定不我们之下,今天一定要拿你开刀,来血祭我们海天界征程。”恶男神玩家向前跨了一步,血红双刃斧微微抬起,已经跃跃欲试了。

“嗯,那就交给你了。小心点,战狂,可不弱,别阴沟了帆船了。”

曼月话刚落,战狂就一跃而起,举起斧劈向李。李认命了,这场战斗避免不了。取下长弓,向后急退,同时弯弓搭箭,连续向战狂射了三箭。

战狂空中不好躲闪,直接将斧当盾牌使用,挥舞格挡下了三只利箭。落地之后,立刻追向李

毕竟年老体衰,速度不如战狂,虽然用弓箭不断狙击着战狂,却全都被战狂用斧挡下,距离一点点被来近。

到最后,李箭都射完了,却没伤到战狂分毫,而战狂,已经靠近了李。弓箭手被战士近基本就完了,李放弃了一般,一脸平静,淡淡地看着战狂地斧劈向了自己。

莫名看见李就要被劈中,终于忍不住呼道:”躲开啊!”

没有躲开,而千钧一发之际,左手一个反转,将长弓贴左手臂上,迎向斧刃。斧狠狠地劈了长弓上,却没有将之劈开,反而因为角度倾斜问题,滑向了一旁。同时李右手抽出了腰间短剑,趁着战狂空门开之际,向着咽喉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