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神狂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 真相

个名叫吴天的家伙是入流的走私人员,在L国家小的可怜的船运公司,过,却和炎夏江市个临近沿海的三线小城市着频繁的业务往来,至于业务的对象,自然是那,所以,他和那家大少爷阳才得以相识。

而通过他和那阳在马罗的电话录音,瞬间就明白个怎么样的阴谋,原来,那家的大少爷阳追求江市第美女——白冰已经很久,可惜,直无法得手,直到前个偶然的机会,他和那吴天聊天说起白冰江市第美女,经意间从后者的嘴里得到个消息,那就是吴天竟然曾经阴差阳错的在L国和那白冰的父母,也就是曾经江市白家的大少爷和大夫人过交集,而且还依稀知他们的去向。

个消息当即让阳兴奋异常,要知,当初白冰的父母就是在L国失踪的,十年来,白冰直没放弃过对他们的寻找,而且按照时间来推算的话,吴天和他们所交集的时候,正是他们失踪前的最后次露面,所以,阳自然而然的就想到用个消息作为筹码,逼迫白冰江市第美女就范。

至于结果,自然言而喻,白冰妥协,承诺只要阳所说的个消息属实,让她得到父母的线索,就答应嫁给他,所以,他们双双来到L国,从而造就所谓的“私奔”!

个没脑子的蠢女人!”知晓真相后的住埋汰句。

说那吴天是是真的知晓她父母的去向,就算真的知又如何?事情都已经过去十年,就算蛛丝马迹也早就湮没在时光的流逝当中,根本可能找到,因此,但凡点脑子的人恐怕都会因为点所谓的线索就将自己给“卖”,而且“卖”的人还是样的人渣,简直是无脑至极,她难为自己的后半生想想吗?

想到眼神顿时冷厉起来。

“小德,你去把那个叫吴天的家伙弄过来,要活的!”

他口中的“小德”自然指的是绿圣尊德西亚,只个叫法除神殿仅的几名圣高层外,无人敢叫,毕竟,他在外人眼里的名号只个,那就是“厄神”,厄运神,谁撞上谁倒霉!

“没问题!给我半个小时!”德西亚立刻应,转身离开时脸上却是浮现出丝残忍的笑容。

虽然特意交代要活人,但是在那前,他会让那吴天知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的,敢将主意打到他们未来嫂的头上,好好招呼招呼他都对神殿那么多的兄弟!

房间里,待德西亚走后,起身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的望着窗外,短暂的沉默后,方才头也回的:“你想个办法把白冰支走,我要会会那个垃圾!”

身为神殿的神,他向来杀伐果断,可此时,他却所犹豫也是他让凯琳想办法把那白冰支开的原因,毕竟,他们虽然同房,但是却在隔壁,旦动手的话,必然会闹出小的动静,他想让白冰看到那极可能血腥的幕,也算是对她的种保护吧,谁让她是自己的未婚妻呢!

个简单!”凯琳当即回应声,只是脸上的表情却并怎么高兴,甚至还些许失落。

原因无他,作为神殿八大圣,她喜欢神的事情在神殿早已经是什么秘密,而且,她自认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她都是世上的大美女,可是,在的心中,她却始终比上那个尚未真正谋面的未婚妻,让她由的种深深的挫败感,她倒要看看,那个以往只在照片上见过的美女究竟什么地方比她优秀!

因此,转身离开房间时,凯琳还由的挺挺傲人的前胸,那模样,就犹如只骄傲的孔雀前去比美样。

片刻后,听到对面的房间所动静,也凯琳究竟用什么办法,那白冰竟然毫怀疑的就跟她离开,而再次等待片刻后,方才走出房间来到斜对面的房门前,而后,连敲门的步骤都省,直接用手上的通用房卡刷开那扇房门。

“卧槽,你们什么破酒店,还点规矩?”听到开门声,件套房的里间立刻传来声极其满的咆哮声。

在那家伙想来,能够用敲门就进他房间的人除酒店的服务生还能谁?过,也太没规矩,他们难客人是隐私的吗?投诉,必须投诉!

只是,当里间的房门被脚来人脚踹开时,他看到的却是张极其英俊却又极其陌生的脸,而且看其服饰,压根就是酒店的服务生,当然,如果真是酒店的服务生的话,恐怕也根本敢踹他的门。

“你……你是谁?”正在床上办事的阳当即被幕给吓萎,而在他的身边,还位长得怎么样但是浑身光溜溜的大洋马。

用想都知他们前在做什么!

难怪大白天的还需要把里间的房门也关上!

“给你十秒钟穿上衣服出来,否则后果自负!”望见眼前幕,的脸色当即铁青的厉害。

阳还真愧是垃圾,连种货色的大洋马都上,简直是丢他们炎夏人的脸,更何况前白冰还直在隔壁呢,种人渣简直死足惜!

阴着脸坐在沙发上,客气的拿起茶几上的名贵红酒给自己倒杯,刚呡口,那阳便衣衫整的从里间里走出来。

“你究竟是谁?为何擅闯我的房间?”

此时的阳没坐下,而是站在靠近酒店房门的那侧,色厉内荏的咆哮句,而他的动作却是无情的出卖他,显然是打算对就立马拉开房门逃跑。

只是,他跑的掉吗?

别说是他只是个早已经被酒色掏空身体的纨绔子弟,就算他是超人也根本可能从的眼皮底下逃走。

所以,在意,脸色凛的直入话题:“你就是阳?炎夏江市家的大少爷?”

“哼,既然你知我的身份还敢嘚瑟?你怕是真死字是怎么写的!”阳冷哼

家虽然在炎夏甚至是江都算上什么大家族,但也是谁都能拿捏的,更何况现在还是在L国,他们家跟L国的“业务往来”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到如今早已经根深蒂固,就算是那些L国的大势力也要给他们家几分薄面,也是他如今最大的依仗。

只可惜,他的种依仗在的眼里却是值,别说是个小小L国的大势力,就算是他们全部加起来都够他神殿个L国分部灭的,就是黑暗世界超级势力与普通势力间的差别。

因此,听闻阳的威胁余,仅仅只是淡淡的撇眼,嘴角便立刻划过丝讥讽的弧度,轻轻摇摇手中的红酒,:“么多年,我还真的死字是怎么些的,要,你来教教我?”

“呵,行,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本少爷就成全你,等着!”说罢,阳面色阴冷的拿起手机,迅速的按个号码就拨出去。

切落在的眼中换来的却只是微微笑而已,并没阻住。

过,阳所拨打的第个电话却在数声“嘟嘟嘟”余,始终无人接听,让他原本就阴冷的脸色由的更加阴沉几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