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神狂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9 审讯

江市,国安局。

讯室中,龙被反铐在讯椅上。

在他对面,时还有着两道身着职业西装国安存在,其中便是便是下令抓他回来那个小首脑,进来时候龙听见他周科长,而另外则是个女,显然是陪同书记员。

“现在我代表炎夏国国安组织对你进行讯,希望你明白我们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实交代自己罪行!”

眼对面讯椅上脸无所谓龙,那周科长眉头顿时拧成八字,他还是第次见到进他们国安讯室还能够如淡定家伙,过,他还是强压着心头怒火,按部依照程序说道。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呵呵,我看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吧!你这样,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坐上国安科长这个位置?提拔你上来也真是瞎!”

抬头撇眼那周科长,龙当即讥讽出声道。

个小小地级市国安科长他还没有放在眼里,他相信,时请他来老头应该已经得到他被抓消息,恐怕要会这姓周家伙该倒霉,所以,何必对他客气呢?

“你放肆!”周科长顿时被龙气面色铁青,要是碍于规矩话,他恨得直接上去揍顿,这家伙实在是太目无王法

当然,他所谓王法只是他所认为王法而已,在他看来,他们国安应该是高高在上,谁敢对他们敬,那活该被收拾,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我放肆?呵呵,我看,是你大胆才对!”龙再次讥讽道:“是谁给你权利在没有任何证据情况下,分青红皂白抓?民众给你权利是让你这么滥用?我看,你这个狗屁科长也该做到头!”

“你……”周科长咬牙切齿暴怒道:“你好,你很好,既然你这么嘴硬,那我让你尝尝我们国安手段!”

随后,他向身旁那位陪书记员使个眼色,道:“你先出去,顺便通知隔壁房间也休息下!”

“哦!”那陪书记员连忙点点头,而后快速收拾完东西便离开讯室。

作为在国安待几年老鸟,她自然明白那周科长如意思,这是让她通知隔壁房间把监控,以便让他好教训犯,这种事她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

而当那名陪书记员走出房间并门之后,嘴角却是猛划过丝诡异弧度:“看来,你这是想搞事情啊!过,我喜欢!”

“是吗?我也喜欢!”稍微等数秒之后,望见那房间角落监控设备上指示灯熄灭,那周科长顿时也是来精神,随手从腰间抽出根橡胶棒,脸阴笑站起身来。

多时,这讯室中传来阵“乒乒乓乓”声音,过外面却对这切视若无睹,甚至经过这间讯室时还脸幸灾乐祸笑容……

……

呢?周勋那个王八蛋死哪去?”

数分钟后,身为这江市国安局局长天翔气急败坏冲进办公楼,他连宰那周勋心都有。

他妈个连他叔父都敢轻易招惹,你他吗小小个地级市国安局科长去往死里得罪家,这他吗找死也是这么个找死法吧?更让他生气是,你周勋想要找死别拉上他这个局长啊!

他还想多活几年好往上再挪挪位置呢!

“局……局长,周科长他……他在讯室,过……”个路过国安面对天翔暴怒咆哮,当即小心翼翼回应道。

本来,他还想说周勋时正在讯室中教训犯呢,只过,还没等他说完,天翔已经挺着发福肚腩小跑着往那讯室方向冲过去,眨眼间消失在拐角处。

天翔只希望周勋那个家伙要作死太厉害,否则,连他这个局长都会受到连累,毕竟,来之前他叔父可是特意交代过他,那个名叫年轻个杀神煞星,他要是真发起彪来话,恐怕炎夏国都要震三震。

,仅仅两分钟到,天翔身影出现在讯室大门口,听闻里面动静,他脸色瞬间犹如锅底般,暴怒之下他连门没空敲,直接过去,只听“轰”声,那由精钢所铸造讯室大门便刹那间四分五裂轰然倒地!

他,竟然也是名武者,而且实力还弱,是名货真价实后天境武者!

过,踹开大门刻,身为后天境武者天翔却是陡然傻眼,因为时印入他眼帘竟然是龙在爆锤那周勋场面。

这……莫是自己看花眼

天翔忍住揉揉眼睛,可眼前景象却是没有丝毫改变,那周勋时正如同条死狗般蜷缩在地上,双手抱头之下,努力护住要害部位,而那龙呢,时正脚又在他身上猛踹,这怎么看都像是会在他们国安局讯室能够发生事情,可是,现在却明显发生

微愣之下天翔旋即也是回过神来,难怪这个名叫年轻会被他叔父称之为杀神煞星,果然是凶残至极,过,他倒并没有任何怪罪意思,只要龙这家伙没事好,至于周勋那家伙,教训他,他都想巴掌呼死他!

让他请个回来喝茶,他竟然直接把铐回讯室,这他妈简直是知所谓!

“呃,那个……您是龙先生吧!我姓,名叫天翔,是这江市国安局局长!幸会幸会!”

仔细打量番眼前年轻天翔心中也是有些纳闷,这个家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啊,看穿着像是哪个超级大家族子弟,更没有丝毫武者气息,他究竟哪点值得他叔父如郑重其事对待?

过,诧异归诧异,既然他叔父如说,他自然敢有丝毫怀疑,因,话语之间他将自己姿态放极低,神情充满恭敬之色。

门被踹开之后,龙当即也是停下脚下动作,而后如同天翔打量他样,他也在打量着天翔。

当听到对方自我介绍姓“”时,龙心中顿时然,眼前这个肥腻中年大叔应该是老头子侄辈,而且应该还特意交代过他些事情,否则,他个地级市国安局局长面对他这个“犯”,怎么可能将姿态放之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