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神狂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6 作死

挂断电话之后,望着脚下依旧副死里逃生的秦阳,华龙的嘴角却是陡然挂上抹讥讽的笑容。

“刚才的电话都听见?”

“听……听见!”

秦阳脸惊恐的应声。

“呵呵,只能说垃圾的运气还不错,竟让们秦家舍得用个秘密来交换的狗命,只不过……”

华龙欲言又止的望着秦阳,让秦阳个秦家大少爷的心中猛的震,种不好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

事实也证明的预感十分的准确。

正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瞬间,只听“咔”的声,秦阳赖以玩乐的第三条腿直接被华龙脚给踩废

杀猪般的嚎叫顿时响彻整座酒店!

“记住,我的名字叫做华龙,如果想报仇,随时恭候!哼!”

尽管并不符合华龙位龙神贯的行事作风,不过,为个神秘的墓穴,,说完,转身朝房门外走去。

不过时,希卡顿酒店的四十六层的过道里却是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后仅仅数秒,间豪华的套间房门便被人野蛮的脚给踹开

“秦大少爷,没事吧?”

来人自然便是秦阳之前打电话喊来的救兵,L国方小势力的头目——玛西亚!

此时的在将间套房的房门踹开之后,眼便瞧见正在地上不断翻滚的秦阳,脸色顿时铁青。

虽然并不怎么待见位不学无术的秦家大公子,但是不管怎么说,对方在的地头出事,无疑让个地头蛇很没有面子。

“马的,……看老子像……像没事的样子吗?”玛西亚的到来让秦阳瞬间看到希望,回应句之后,立马不顾胯下的剧痛,挣扎着爬起身来,脸色极其阴沉的指着旁的华龙厉声咆哮道:“我出……出百万霉金,给我弄……弄死!”

百万霉金?呵呵,秦大公子是大方啊,您瞧好吧!”玛西亚顿时喜笑颜开,简直是意外之财啊!

笔巨款也使得原本只是想来找回点颜面的玛西亚,瞬间认真起来,只可惜,巨额的财富却是使得此时的智商直线下降,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华龙眼,便直接冲身后摆些小弟便瞬间举起中的家伙事上,向着华龙猛冲去。

只是,群小弟去的快,回的也快,不到三秒钟,上的十数名小弟阵“乒乒乓乓”脚声中悉数倒飞出去。

时间,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样诡异的变故也让玛西亚愣愣,怎么也没有想到华龙的身竟然如此的犀利,连些久经打架的混混都不是对,甚至还能够以敌十,简直是见鬼

不过,惊愕之色也仅仅只是在的脸上存在瞬间已,毕竟,样的战绩身为头目的也能够做到,只不过并没有华龙般轻松,所以,在看来,眼前的华龙不过是有点脚功夫已,还不足以让产生忌惮之心。

更何况,敢跑来救场,自然也是有所底气的。

很不错,看来以前也是练过的,只是,以为打败下的群小弟完事?太天真,今天我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

说罢,玛西亚不由的拍掌,下秒,名皮肤黝黑的大汉便出现在的身侧。

叫森格,是名货真价实的击高,曾经在马罗的地下市上,取得十八连胜的骄人战绩!”

“能够死在上,对于样三脚猫的练家子来说,也算是种荣幸!”玛西亚略显得意的道。

能够在马罗的地下世界占有席之地的最大依仗,在看来,华龙再怎么能打也不可能能够赢得森格王的,所以,百万米金拿定

只是,并不知道,在口中几乎被吹成战神的森格,在华龙的眼中,却仅仅只是只稍微强壮点的蝼蚁已。

毕竟,算是所谓的王也不过是普通人的范畴,充其量是体魄跟格斗技巧强大已,跟武者完全是两个概念,跟对决,犹如个成年人吊打小朋友样,完全是没有悬念的事情!

不过,既然玛西亚么喜欢装比,装个够好,反正现在的比装的越大,会打脸越疼,不是更爽?

因此,华龙并没有揭穿,反是饶有兴致的双抱胸,脸微笑的站在静静的看着。

“呵呵,看来某些人已经被吓傻,也是,面对森格样的黑,能不被吓傻的人毕竟是少数,既然如此,还是让早点解脱吧!”

说完,挥,身侧的森格便已经猛的向前跨出步,脸嗜血的举起砂钵大的头,没有丝毫花哨的径直朝着华龙的脑袋上砸去。

看来,已经足以,毕竟,身为名黑对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还是很有信心的,别说对方仅仅是个弱不禁风的人算是头牛,也足够

只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面对样虎虎生风的,华龙的身形依旧没有移动半分,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么任由砂钵大的头挥舞过来,直到离其门面仅仅只有半尺距离之时,才缓缓的伸出右,白皙的掌直接把抓在对方的头之上,使其再也无法前进半分。

……么可能?”

眼见自己赖以成名的力量竟然么被对方么轻描淡写的阻止攻势,森格的眼神中刹间便充满难以置信的神色,连额头都开始微微冒汗

要知道,即便是世界级的王恐怕也做不到点,但是眼前个弱不禁风的年轻人却做到

还是人吗?

的力量,实在是太弱!”

抹嘲弄的神色闪现过后,华龙顿时也是感觉到有些无趣,样的菜鸟根本连成为的资格都没有。

因此,下瞬间,只见华龙白皙的掌猛的握,森格的右之上便陡然传来阵阵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骨碎裂的声音。

后,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华龙直接脚踹在森格的胸前,下秒,壮硕的身躯便犹如断线的风筝般,笔直的向后飞去,“嘭”的声砸在其身后的墙面之上,眨眼间便口吐白沫,生死不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