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神狂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1 治病

收服,啊,应该叫打服了那侯部长之后,也是再次重复了一遍之前的命令,只过,将集合的间改到了下班之后,而趁着个空挡,也是悄悄溜出了瀚海集团,开着那辆低调的小车径直朝着江市国安局而去。

必须找关老头问个明白,白家或说白冰的身上究竟着什么秘密,竟然能够引得各国官方势力的觊觎,否则,心里总是踏实。

只是,当感到国安局之,却被关天翔告知,关云飞已经回京了,昨天晚上连夜走的,心中的由的一震,感觉白老头是察觉到昨天晚上白冰别墅出事,自己会来找,所以才连夜走的,明显躲着

难道白家或说白冰身上的秘密已经重要到了如此地步?连个跟炎夏国着无数合作的神殿神都需要保密?

死心的当即拨打了关老头的电话,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却是让确定了心中的猜测,个秘密的级别相当的高,甚至高到连关老头个炎夏国的三把手都没权利向任何人透露,所以只能用种委婉的方法来拒绝的询问。

毕竟,跟各国首脑的加密电话从来都是单线,而且二十四小待机的,从来会出现打通的情况。

微微思忖了片刻之后,当即也是打消了为难关老头的念头,既然肯说,那自己亲自查好了,实拉着整个神殿的人马去那“樱花道”走一趟好了,信,屠刀之下没人说实话!

当然,是下下策,那“樱花道”组织可是背靠D国官方的势力,神殿虽强,但面对D国个国家机器,未必胜算,所以,到万得已,会迈出那一步。

探寻无果之余,只能无奈开车返回,只是,走到一半,路边一圈乱哄哄的人群却是引起了的注意,个角度从那人群的缝隙之中,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名老人正昏倒地上四肢抽搐且口吐白沫,情况看起来十分的危急。

那名老的旁边,还跪坐着一名年约二十岁左右的漂亮女孩,短袖牛仔的她再搭配上一条显眼的马尾辫,显得朝气蓬勃,只过,此的她显然被老的病情给吓到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手忙脚乱的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甚至直到周围的人提醒,她才想起了拨打120,只是,距离此地最近的医院也将近二十分钟的车程,而地上显然等了那么长的间。

“哎,候为人太善良似乎也是什么好事!”见此情景,也是无奈的微微摇了摇头,随后靠边停车走了过去。

既然碰到了事,能见死救吧,否则,那以医武双修成名于世的便宜师傅还得揍死

只是,让没想到的是,刚刚扒开人群挤进去之,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却是突兀的从人群中跳了出来,一边搀扶起那名跪坐地的漂亮女孩,一边两眼放光的道:“姑娘,你要着急,我能救你爷爷!”

“真的?”那漂亮姑娘旋即一愣,精致的脸庞瞬间抬起,激动的道。

“当然是真的,我薄药练可是炎夏医科大学的高材生,现江市第一医院任职,区区小病,自然话下!”那年轻人顿昂首挺胸自信的回应道,那模样,仿佛天老大,老二,什么疑难杂症到了手中都能够药到病除一样!

而见到一幕,一旁的也是微笑语,到也想看看,年轻人牛皮吹得震天响,究竟几分能耐,如果家伙真本事治好的话,那倒也省的出手了,如果家伙行的话,到再出手是了,反正地上那老半会还生命危险。

只见下一瞬间,那薄药练直接走到那老的身边,上手想将那老蜷缩的身体放平。

“住手,你到底会会治?”此,见到那薄药练上来要动老的身体,立刻也是出声喝止。

原本还以为薄药练好歹是医科出身,再怎么济也至于乱来,可是,看的做法,探明病人病理的情况下,贸然去动病人的身体,完全草菅人命啊!

“你是谁?我治病救人,你那瞎吼吼什么?”被吓的缩回了手的薄药练当即转头望着,一脸忿的微怒道。

“是啊!是啊!,你小伙子怎么能样,人家医生出手救人,你旁边捣什么乱啊?”周围明所以的吃瓜群众当即也是群情激愤的数落起来,仿佛此做了什么十恶赦的事情一般。

“都给我闭嘴!”面对周围吃瓜群众的哔哔,此也是怒自威的气势一抖,瞬间将所的哔哔声给震慑了下去,而后,眼神凌厉的望着那薄药练,道:“我是谁你必知道,你只要知道如果会医术的话,你赶紧滚一边去,别里草菅人命污了我的眼!”

“呵,我草菅人命?说的好像你也是个医生一样,如果你真是个医生,会看的状况是中风吗?我将身体放平什么错?”薄药练一脸屑的回怼道。

虽然医术确实只是半桶水,但是中风的患还是见过几回的,跟眼前个一模一样,怎么会错?

只是,种诡辩落的眼中,那是个完完全全的弱智小白:“中风?呵呵,是你的诊断?真是无知无畏!”

“你见过哪个中风的患会脸色青紫,且皮肤还会出现瘀斑的?”

“还医科院的高材生呢,我呸,种做法,出三分钟准一命呜呼!”

说罢,也懒得再搭理那薄药练,直接走上前去蹲那老的身边,而后从怀里掏出一套银光闪闪、足足一百零八根的银针来,右手一抹之下,便两根银针犹如离弦的箭矢一般,快速的射向那老胸口的两处大穴之上。

“针灸?中医?哈哈哈哈!”原本被一番言论震慑的敢再丝毫妄动的薄药练,见到针灸之术,顿也是指着捧腹大笑起来。

为其看来,中医是骗术罢了,所谓的针灸充其量也只能做做保健而已,用它来治病救人?简直是扯淡嘛!

而拥种想法的人显然止薄药练一个,此,周围那些吃瓜群众看到拿出银针进行针灸之,也是再次炸开了锅!

“切,还以为什么了起,敢质疑薄医生的医术,原来是个骗子!”

“是啊!是啊!中医种东西怎么可能治的好病嘛!”

家伙绝对是个骗子!”

“……”

间,周围闲的蛋疼的吃瓜群众说什么的都,唯一没是,夸赞中医,夸赞的,总而言之,们看来,中医是骗术,是上得台面的东西!

而此显然懒得搭理们,毕竟,事实胜于雄辩,今天群戴着色眼镜的家伙好好的见识一下中医的神奇!

只见,短短数秒的间,那老的身上已经被足足扎下了十一针,当那最后一针扎那老的涌泉穴之,那老的胸口顿一阵起伏,而后“哇”的一口便吐出了一摊腥臭的黑血。

“你们看,你们看,伤都吐血了,才是真的草菅人命啊,赶紧报警!”见到老吐血,那薄药练的眼睛顿一亮,连忙对号入座的煽动道。

让你丫的跟老子作对,下把人治死了吧,看你怎么收场!

而那一旁的漂亮女孩此听见薄药练如此一说,当即也是脸色一变,连忙大哭着向老扑了过去,只过,中途却被给拦腰抱了下来。

要知道,现那老身上可是还十二根银针那插着呢,真让丫头扑上去的话,那老会怎么样知道,但漂亮女孩肯定得毁容!

作为一名充满了正义感的五好青年,怎么能眼看着种惨剧发生呢?所以只能牺牲一下,出手了!

“你们快看,你们快看,家伙把人家的爷爷治死了,还拦着人家让哭丧,简直是岂此理!”薄药练再次语出惊人道。

的目的很明显,是把订死耻辱柱上,让永世得翻身!

而听闻样唯恐天下乱,现围观的吃瓜群众顿便群情激愤起来,骂什么的都连那被拦腰抱怀里的漂亮女孩也急怒攻心之下,转过身来“啪”的一下,直接给了一个耳光!

我日,我是招谁惹谁了,做好事还被人打?

感受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的心中顿便着一千头草拟吗奔腾而过,吗叫什么事啊,早知道抱着的该揩点油,下亏大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