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龙神狂婿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2 交警

这时,辆闪着警/灯执法摩托车是停靠在路边,而后从上面下个身材凹凸有致制服美

只是,冷若寒霜脸庞却使人明白,这制服美虽然美,但是却不是谁都能够消受

而华望见这英姿飒爽制服美拨开人群走进时,眼前亮,我滴个乖乖,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啊,咋美都往身边扎堆呢?

先是苏云个体态婀娜公司人事部美,然后是身旁这个漂亮孩,接着还有个制服美,再算上白冰个“华江市第话,足足四个

难道自己最近魅力见涨?将整个华江市都吸引

很不要脸想道!

虽然并不好色,但是美嘛,总归是比较养眼不是?

而此时柳胜男拨开人群之后,还没得及询问现场发生什么事,就已经察觉到赤果果目光,当即她心中便已经有定义,这是个人渣!

在她看,会被人美丽外表所吸引都是人渣!都是衣冠禽兽!

而她,最讨厌这种人!

“柳警官,太及时,赶紧把这家伙抓起,不会治病还在这草菅人命,这种人就应该叛死刑!”见到柳胜男走,薄药练先是如同华样眼前亮,不过神色旋即就恢复正常。

这倒不是没有觊觎柳胜男美色,而是认识柳胜男,知道她是个暴力警,所以,压根不敢打她主意,因此,下瞬间便将所有矛头都指向

“草菅人命?呵,很好,本警官就喜欢惩治这样恶徒!”听闻薄药练指控,柳胜男旋即是撇地上老者,银针和血迹尤在,因此,她瞬间便认定薄药练所言属实,华确实是个草菅人命杀人凶手。

瞬间,挂锃亮手铐便已经出现在手中,眼神犀利道:“是自己戴上还是要我动手?”

“……”

顿时无语,这都哪跟哪啊,自己不就救个老头吗,怎么还整成江洋大盗?更何况,眼前这画风似乎不对啊,如果没有看错话,这美身上制服两个大字应该是“交警”吧,什么时候交警管杀人犯

啊呸,压根就不是杀人犯好不,只不过老者还需要点时间才能缓过而已!

因此,华当即是憋不住,疑惑道:“嗨,美,如果我没有看错话,应该是个交警吧,不管这事究竟如何,好像都不归管吧!”

而随着华如此说,周围吃瓜群众这才反应过,这丫头确实是个交警,因此,脸上神色顿时精彩起

而察觉到周围异样眼光,柳胜男旋即是俏脸红,气汹汹回应道:“交警怎么?交警就不是警察吗?更何况,抓坏人是每个警察责任,哔哔个毛线啊!”

“……”

碰到如此强悍交警,华还能说什么呢?

好在就在这时,地上老者是缓缓苏醒并轻咳几声,瞬间就将所有人目光都吸引过去,只见此时不但四肢不抽搐,就连身上症状都全部消失,除脸色有点苍白外,完全就是个正常人。

“爷爷!怎么样?”见到老者醒漂亮孩当即是挣脱怀抱,瞬间跑过去。

“爷爷没事,别哭!”轻抚脸庞,地上老者在她搀扶下,当即是缓缓站起身,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朝华缓缓躬。

“哎哎哎,老人家,您可千万别行此大礼,我可受不起啊!”华连忙上前将其身形托起,顺带着右手抹,劲力微吐之下,便将老者身上十二根银针根不少

而察觉到这手,此时还弯着腰老者眼神却是陡然凝,而后瞬间便恢复正常,站起身拜谢道:“小神医妙手回春,怎会担当不起老朽拜?今天要不是有小神医出手话,恐怕老朽这条老命就真要交代在这里,大恩岂能不言谢!”

“倒是有些人,明明是庸医,还偏偏心胸狭隘,喜欢指鹿为马!”

说罢,老者目光顿时落在薄药练身上,之前虽然病者,肢不能动,口不能言,但是意识却是清醒,所以,之前所发生都看明明白白,要不是被华喝止话,这条老命就真要被薄药练这家伙给带走

毕竟,对于自己身体,老者很清楚,所谓中风不过是瞎扯淡,这明显是血脉堵塞引起肢体麻痹,贸然移动身体话,很可能导致血脉逆流,从而导致器官衰竭,话,即便是华佗在世恐怕救不

而此时见到老者竟然真被华给治好,周围些吃瓜群众风向顿时转变,有夸赞华,有赞许中医,更多则是唾骂薄药练,以至于薄药练只能含恨眼华,而后灰溜溜就逃走

至于柳胜男,此时是尴尬至极,毕竟她刚刚还把华当成江洋大盗对待呢,这转眼,画风突变啊,实在是太丢脸,以至于她想趁着没人关注之时悄悄溜走。

只是,华会肯吗?

显然不会!

这丫刚刚副想要吃人模样,现在想溜?晚

“哎哎哎,我说美交警同志,刚刚不是要给我上手铐吗?怎么这手铐都还没上就要走啊,别啊,是警察啊,抓坏人天经地义啊!”华把拉住她,死劲埋汰道。

……别太过分!”柳胜男俏脸再次红,不知道是羞还是气

“我过分?我过分吗?倒是个交警,在我这吆五喝六,到底谁过分啊!”华不忿回怼道。

………………”柳胜男顿时被气七窍生烟,虽然之前事情确实是她理亏,但是,她怎么说是个美,眼前这家伙竟然得理不饶人,实在是太可恶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强势时候,巴不得所有人都别当她是人,可弱势时候呢,身份瞬间就转换回,大喊着自己是弱子……

只可惜,华压根就不吃这套!

而正当柳胜男无奈至极之时,她目光是不经意撇到不远处,停靠在路边辆奥迪A4上,明亮眼珠顿时悄然转,计上心头她当即突兀道:“辆奥迪A4是吧!”

“是啊,怎么?”华条件反射回应句,随后瞬间就发觉不对,这尼玛,掉坑里啊!

“嘿嘿!”柳胜男旋即狡诘笑:“既然是违章停车,这总归我管吧,老实点,驾驶证,行驶/证拿出吧!”

原本柳胜男是想借这个机会为难华把,然后趁机溜走,可谁曾想到,她这个突发奇想计谋倒是把华惊出身冷汗。

原因无坑爹没驾驶证啊!

昨天才回国玩意?甚至连行驶/证都不知道车上有没有,毕竟,鬼知道这车停在别墅车库里多久,反正开出时候表面层灰……

“额,这个……个……车不是我,我是走路!”华念头转,连忙狡辩道。

“不是?”柳胜男此时是察觉出点异常,而后撇眼华裤兜,下秒,她竟然直接伸手去掏……

这尼玛太强悍

顿时满头黑线,这丫还是个吗?她难道不知道裤兜往里面点就是命/根子吗,这能随便掏?

然而,她就是掏,而且还掏出让华难以狡辩铁证:带有奥迪车标钥匙!

“铁证如山!还说车不是?我劝还是老实点交代,否则,本警官不介意动粗!”柳胜男眼神微眯道。

“……”

再次无语,什么跟什么啊就要动粗?多大点事啊,就算没有驾驶证不至于动粗吧,更何况,动粗这丫真是对手?

个,美大姐……”

还想争取下,不过立刻就被柳胜男给打断

“谁是大姐?”

“呃,小姐……”

“滚,才是小姐呢,全家都是小姐!”

“……”

姐姐,这总行吧!”此时展现出能屈能伸,且极度不要脸风格,憋屈道:“能不能通融下,我驾驶证忘带!”

“忘带?呵呵,我看是压根没有吧!”嘴角翘,柳胜男立刻回怼道,做警察这些年她见人多,像这种死皮赖脸上赶着求情家伙,基本都是有重大问题

所以,下秒,她懒得再跟华废话,直接手铐亮,“啪”声戴在手上。

“废话少说,有什么事号子里再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