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之崛起路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9章 外出寻药

“谁!”

恒目前已经适应了末世生存环境,睡觉时心中都会一份警惕心理,突然感觉脸上什么东西,马上警觉站了起,反手就要去拿平时放在床头柜水果刀,但手刀,却碰光滑肌肤。

恒冷了片刻才想起在床上不是他,而是昨天救下梦瑶。

“啊!你醒了。”

梦瑶也是刚醒,恒在床边趴着睡觉,想起昨天晚上个男人陪了她一晚上,第一次让她在末世里了一份安全感。恒睡正熟,不由想逗逗他,所以用头发扫着他脸颊,么敏感。

其实在末世人都已经变成惊弓之鸟,所人都会警惕着周围一切人和物。

时候也知道是梦瑶在做弄他,很少和女人打交道他,也不知该说什么。

两人尴尬互相着,“我去外面拿点吃,你先躺着吧。”说完恒,点害羞不敢梦瑶脸,转过身往外面走。

梦瑶背影笑了笑,心里想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坚毅神色,脸蛋渐渐变红。

恒转过身子出去拿了两盒牛奶和两个面包走进,递给梦瑶一份。

“你脚伤也不知道严不严重,只是肿胀发炎还是骨折,我一会再出去探探路,顺便给你找点等你脚好得差不多了,咱们再出发。”恒一边吃着面包一边含糊不清说。

梦瑶感激道:“谢谢哥,不然昨天我一定会被丧吃了,现在你还么照顾我,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要不你以身相许吧。”恒突然脱口而出。

恒一张嘴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即时自己特别喜欢人家也不能么说啊,两人见面还几个小时就说话。

”对不起,我开玩笑了,我并么想,只是顺嘴了。“恒急忙解释着,额头都出汗了。

梦瑶红着脸蛋低着头说:“关系,我知道你是开玩笑,再说古代,我还真要一生相许才能报恩呢。”

梦瑶怪自己才放心心

“你本是要去做什么?”梦瑶再开口扁了扁嘴问道。

“我本想去城外,城外人烟稀少,丧肯定么多,外面后再想办法回老家,我家人怎么样了。”

恒说完喝了口牛奶接着说:“不过昨天出去经历让我明白了,如果单靠我自己,基本上出去就活不了,所以我打算多找一些人,准备充足点,一起走,样咱们也能安全一点,遇危险不至于孤军奋战。”

梦瑶觉得恒觉说对,昨天自己一个人出去多久就遇一个刚变异,还差点丢了命,如果碰大批丧那基本就活命无望了。

恒吃完东西,把手里东西准备好,又拿了一个大袋子,对梦瑶说:“我出去再,找一些,你就在床上等我,什么人了都不要开门,我一会儿就回了。”恒说完梦瑶说话马上走了出去。

恒走出家门,想着哪里店,要拿些什么,但是却注意路上丧比昨天出门遇都少,几乎可以光明正大在路上走了。过了一会恒才发觉一点,不由得非常奇怪。

不过也是好事,可以不用一直紧绷着神经了。

恒安心下继续往前走,不一会就了昨天路过一个大房。

房玻璃已经破了,里面一片狼藉,品在地上四处洒落,大理石地面上血迹显示出里经过了很血腥屠杀。

一切后,心里本能害怕,让他不敢往进走,似乎里面着莫名危险。

但附近只一个店,其他店都在很远地方,去那里会更危险,除非恒不去管梦瑶,不然他必须进去找

想清楚一点后,在踌躇了几分钟后,恒终于鼓起勇气轻轻蹑手蹑脚走了进去。

店里处是洒落片和盒子,根本法站脚,恒只能踩在片上往里走,踩在片上像小时候农收踩豌豆荚发出咯吱咯吱声响,恒一直提心吊胆

不过幸好恒进去了好一会也才让他放心下

着还一些在架上掉下去品,想着梦瑶需要用纱布、碘伏、棉签棒还消炎。其他很快就找了,但是消炎里一瓶都恒还觉得奇怪呢。

不过仔细一想,里晚上都是关门,里面肯定不会,现在又么乱,只一种解释,那就是过了,只是遇追过经过一场大战后才现在场景,不过人类肯定是失败一方。

之后人和自己一样,而现在所物资里,食物品绝对是最重要品里消炎又是重中之重,其实恒猜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几天已经好几波人品了。

一点消炎些不甘心,想着店后面大多都仓库保存着一批将要出售品,一般人也不会在里停留太久,拿品后马上会跑路,应该不会发现那里品,想里,恒径直往店后面走去。

刚走进后面通道,恒发现情况不对,里虽然血迹,但还是零星片撒在地上,而且里一前一后两排脚印,其中一排脚印还是赤脚

大冬天赤脚在大理石地面走路也只感觉了。

里,恒马上就准备往后退,在转身瞬间,眼角就瞟见一只女性丧从走廊另一侧跑过

恒吓得拔腿就往外跑,跑了两步感觉后面丧在追自己,恒略微回头

不对啊,丧不可能跑么慢恒可是见识过丧速度,些和人类速度可是不相上下。可只丧速度明显慢多了,就算几岁小孩子都比它跑得快。

追不自己,跑外面安全地方停了下仔细着丧才发现丧左腿膝盖被斧头砍过痕迹,腿部关节不能活动自如,所以速度才么慢。

时候放下戒心恒想着能不能干掉只丧,再去后门仓库找,不然挡路肯定拿不品。再说只丧现在对自己威胁已经大大减小了。

里,恒就紧紧握了握手里一直放下长矛,准备给它腿上再一下,让她彻底残废,样就能更安全杀死丧了。

女性丧恒对着自己冲过,露出兴奋表情,张开大嘴嚎叫,嘴里流出让人恶心黄色口水。一点智慧,只猎食本能,长矛扎过一点儿抵挡意思。

长矛因为丧对冲惯性,加上水果刀本身也很锋利,丧膝盖本已经被砍断了一半,所以在长矛切割下丧左腿膝盖下面被一刀两断。

时丧还想往前跑,但身体因为两边不平衡直接摔倒在走廊上。

还疑惑自己腿,想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摔倒,但在食物诱惑下还是继续爬向恒。

行动受阻,太大危险后,从身后取出铁棒走身边,双手抓住铁棒狠狠砸了下去。

个丧显然最初那个丧头颅那么坚硬,脑袋被恒一棒子砸碎,身体渐渐软下了气息。

已经是恒杀死第四个丧恒也觉得丧当初想那么厉害,时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从丧恐惧中慢慢走出了。

从末世走出强者都是最早适应末世,对丧由恐惧平静,再可以杀死丧,最后随手便可屠杀人。而恒也慢慢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强者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