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枉怨凶海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53 番外篇

周五晚上,川和白炻正瘫在沙发山看电视,蓦地,川伸脚蹬下白炻,“哎,这周六有事吗?”

“没有啊,怎么?”白炻名其妙看着川。

“没事话,我们买票去公园划船吧,正好春天,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可以啊。”

周六早,川和白炻带着白修去南信海,看租船价格后,川果断选只腿蹬船。

“老爸,什么要租脚蹬船啊,点都不好玩,累死。”白边蹬着船,边吐槽川。

“租脚蹬船那是好,看看个冬天长胖多少。”川蹬着脚下船。

“就是,胖死。”白炻在旁附和道。

“狗腿子。”白修嘟囔着。

说什么?”到凌厉目光射向白修。

“没什么,我说我确实应该锻炼。”白修认命蹬着船,实力不够,该怂就得怂不是。

蹬完船后,三人决定去找点东西吃,路上,白炻捏着下巴夸道,“老怎么那么细心周到呢,蹬完船后,我感觉全身都放松。”

“是吧。”脸傲娇。

“狗腿果然是狗腿。”白个人暗暗嘟囔着。

“亲个。”白炻作势要亲川。

川推开白炻脸,“找死啊!这在路上呢!”

“那又怎么!我亲我男人,那是天经地义,我看谁敢说三道四。”说完,快速川。

路上,有人对他们投来异样眼光,川有些不好意思,“快走吧,饿死。”

下午,三个人找个安静饭馆,吃顿铜锅涮肉。

回到家后,三个人大大咧咧瘫在沙发上。

突然,川蹦出句话,“明天下午,柒柒和憬曜回国。”

白炻腾下坐直,“什么鬼!怎么现在才说!我这都没准备饭菜。”

“明天下午才回来呢,着什么急。”

“算,明天上午早起去买菜吧。”白炻重新窝倒在沙发上。

“柒柒是上次视频里那个漂亮姐姐吗?”白修问。

“对,不过应该叫阿姨。”川有气无力地说。

“不要,叫姐姐正好。”

“靠!爱色忘父浑小子。”川给个脑瓜崩。

第二天,川和白炻去菜市场买些大补菜带回家,回家后,白炻将猪蹄和其他食材炖上,便着手准备其他菜品,而川则跟白起去机场。

半小时后,乔柒在憬曜搀扶下走出机场。

川哥哥。”乔柒腾出只手跟川打着招呼。

川急忙走过去,从另边扶住她,“这挺着大肚子坐飞机,长途跋涉,多不安全啊,怎么不在M国生完再回来。”

“那不行啊,我可是纯正Z国人,孩子自然也要上Z国户口,而且带着孩子坐飞机更糟心。”

“这个就是小修吧,好啊。”乔柒跟白修打着招呼。

“柒柒姐姐好,憬曜叔叔好。”

听到白修叫自己姐姐,乔脸上立马爬满笑容,“哎呀呀~小修修嘴真甜,姐姐太爱。”

“嗯?”憬曜在旁边看着乔柒,他怎么感觉这句话这么怪呢。

“额,那啥,我饿,我们赶紧回去吧。”乔柒立马转移话题。

车上,憬曜坐在副驾驶,而乔柒则跟白修坐在后排。

们这次回来,什么时候回去啊?”川问。

“应该不会再回去,我已经把公司大部分业务转移回国内。”憬曜心不在焉回答着,思想却时时刻刻注意着后排动。

“嗯,那这样,我们以后可以经常见面。”

前排声音似乎并没有后排柒和白修。

“姐姐,肚子里面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啊?”白修用自己天真面孔看着乔柒。

“偷偷告诉,是小弟弟哦。”

修心想,这声音全车都听见,还叫偷偷告诉我吗。

“怎么样?想不想摸摸他?”乔柒和蔼看向白修。

“我可以吗?”

“当然啊。”乔柒拿起白手放在自己肚子上。

刚放上去,白修吓得立马缩回手,“他他他动。”

“哦,是哦,他已经好久没动,可能在做运动吧。”乔柒抚着自己大肚子。

吃完饭后,憬曜带着乔柒走回家。

晚上看电视时,白修若有所思看着白炻,“爸爸,今天柒柒姐姐孩子踢我。”

“那他可能喜欢吧。”白炻看着刚洗完澡川随口说道。

“是吗?”因句随口说话,白修陷入自我纠结中。

几个月后,乔柒顺利产下名男婴,取名

生下来时,连哭都不哭,这可把医生给吓坏,连忙提着他脚,在他屁股上拍几下,这娃感觉到疼痛,这才给面子几声。

医生松口气,急忙把孩子交给护士,然后对着憬曜说,“恭喜啊,母子平安。”

被乔柒带回家后,川和白炻带着白川去看下孩子。

“这小娃娃真丑。”川吐槽着。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说我跟他爸长得都挺好,怎么到他这就变样呢!”乔柒疑惑看着

“我觉得弟弟长得挺好看啊。”白修伸出手摸摸脸。

“可能只有这么觉得。”乔柒说道。

“柒柒姐姐,要不以后我帮照顾弟弟吧。”白脸天真看着乔柒。

川和白炻对视下,眼中闪过神色。

“好啊,姐姐求之不得呢。”乔柒摸摸白修软软小脸。

得到同意后,白修看向,眼中透露出浓浓占有欲。

们在说什么呢?”憬曜拿着冲好奶粉走进婴儿房。

“哦,小修修刚刚跟我说以后可以帮忙照顾。”

“不是有保姆吗。”憬曜将奶嘴伸到嘴里。

“谁能保证保姆不虐待啊,再说,有小修修在,我又可以跟以前样出去野。”

“是啊姐姐,小就交给我吧。”

“真乖。”

回家后,川把白修叫到沙发上,“儿砸,是不是对柒柒儿子有意思?”

“是。”

“卧槽!什么时候开始!”白炻八卦坐到沙发上。

“从他踢我时候。”

“狠人,儿砸,是个狠人,要是让憬曜知道可能得被开瓢。”川震惊说道。

“这不是有们么,们会让我被开瓢?再说,我现在可是把我未来丈母娘哄很开心。”

“心机boy。”白炻点评着。

“谢谢。”说完,白修淡定走回房。

“我怎么感觉这孩子越来越像他父亲。”川看向白炻。

“希望他不要继承他父亲性子。”白炻看向白房间。

得到乔允许,每天放学后,白修都会去看,顺便帮着换换尿布,可以说是白修看着长大

日子天天过去,五官也在慢慢长开,他五官继承柒和憬曜优点,高挺鼻梁外加勾人桃花眼,显得异常无辜又无比帅气。

两岁时,特别喜欢黏着乔柒,搞得憬曜经常个人呆在房间里睡觉,虽说他跟乔柒说过这个问题,但是哭,乔柒还是心软过去陪他睡。

某天,白炻因警局事,留在单位通宵加班,而川因有讲座,所以去外地,不让白修饿着,川只能跟乔柒打声招呼,让白修晚上去她家吃住。

憬曜看着白修,心里算盘打得叭叭响,晚上睡觉时,他让白修跟屋,而自己刚好可以跟乔柒缠绵下。

晚上睡觉时,像平时样,要下床找乔柒,白修哄都哄不住,于是只能用恐怖故事来蒙骗他。

“小,我给讲个故事好不好,讲完后就可以去找妈妈。”白修将抱在怀里。

眼睛里挂着泪水,抬起头委屈问,“真吗?”

“真。”

“那,那讲吧。”

“从前,有个叫狐婴妖怪,它本来是只小狐妖,但是被它妈妈抛弃,所以它特别讨厌黏着妈妈小孩,每当它在夜里游荡,看到喜欢黏着妈妈小孩,就会在夜深人静时跑到那个小孩旁边,口吃掉他。”

听完白故事,更凶

“狐婴也不喜欢小孩哭声哦。”白修威胁道。

压制住自己哭声,那模样实在是可怜又委屈。

“乖,哥哥会保护,永远都会保护。”白修给擦掉泪水,轻轻亲下。

“哥哥。”用小奶音喊句,然后用胳膊搂住白修。

“好,该睡觉。”白修将抱到怀里,很有安全感抱住他。

似乎是感觉到安全感,不到几分钟,就呼呼睡过去。

看到睡过去后,白修偷偷亲他几下。

自那以后,再也不找乔柒陪自己睡觉,反而喜欢黏着白修睡觉,这现象是憬曜和白修喜欢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