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枉怨凶海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49

站在门外人正是白炻,看开门后,股苦涩感觉涌上他鼻头,眼眶中不争气泪水也在打转。

他往前走步,狠狠将翟锁在怀里,把脸埋在翟脖颈内,他才感觉自己活过来。

白炻悲恸神色,翟些错愕,“说你这是怎?不就几个小时没见吗?至于吗?”说,将手轻轻搭在白炻腰上,给予他安慰。

白炻听声音,忍不住再次紧紧手臂,脸也埋更深,突然几滴泪水顺脖子滑下。

“卧卧槽!什情况!至至于嘛?”翟边拍白炻背脊,边把他弄进屋。

进屋后,翟姿势,躺床上,让白炻趴在自己身上,摸他毛茸茸脑袋,“别哭,这不是才分开几个小时吗,你怎?发生什吗?”

白炻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

“你这又摇头又点头是什意思?”

会,白炻闷声问道,“你恨吗?”

感觉些莫名其妙,“什鬼?为什要恨你?你又没杀全家。”

“不,你应该恨,因为,你差点死在边境,你应该恨!”白炻张开嘴含住翟脖颈。

“你,都知道?”翟眼里些苦涩,果然该知道还是要被知道。

“嗯,如果不去爸那,永远不会知道给你带来多少麻烦,你替去卧底,憎恨你;你因为辞职,不理解你,还跟你闹,你看糟糕,如果当初出现在你身边,你会不会还是那个风光满面。”白炻在脑子里给自己做假设。

白炻脖子,“傻子,你怎会给添麻烦呢,因为你闯入生活,才重新体会捉弄人乐趣;因为你,才体会是爱。代替你去当卧底,是因为爱你,想保护你,如果换作是你,你也会这样做对吗?”

白炻在翟脖颈处点点头。

“虽然说,当初辞职,部分原因是因为们俩关系,但是进老师这行后,感觉更年轻更骄傲,因为在为国家培养刑警人才,也算是通过另种途径来跟犯罪分子搏斗,喜欢现在工作,所以你不需要自责。”

白炻没说话。

白炻没说话,翟继续说,“而且,就算你觉得自己给带来不幸,你会离开吗?”

闻言,白炻摇摇头,他永远都不会离开翟,除非他死!

“这不就得嘛!起来,让看看傲娇小傻子。”翟下白炻肩膀。

会,白炻从翟脖子中抬起头,双红色核桃眼饱含歉疚

白炻样子,翟非常想笑,双手捧白炻脸,调侃,“快瞅瞅家傻憨子大肿眼,可怜呦。”说完,把白炻脸拉下来轻轻吻住。

可白炻却不仅限于此,他用手将翟手压在身侧,狠狠啃噬嘴唇,仿佛要通过这个方式证明他是自己

最后,还是翟恢复理智,把脸转开,“行此为止吧,明天9点还要去见夏城警校负责人。”

“什时候回来?”白炻含住翟喉结。

“嗯~不知道,中午应该跟他们在外边吃,下午估计还要去逛警校,所以你明天中午自己点外卖吃吧,吃完赶紧回烟城。”翟最受不就是白炻吻自己耳垂和喉结。

“这狠心,嗯?不回去好不好?就呆在这陪你。”白炻轻吻脖子,以此来挑逗他。

“说什胡话呢!万你呆在这,警局出点什事怎办!赶紧回去。”翟推开白炻。

“可是…”

“没可是,又跑不,对,回去后跟你爸道个歉,毕竟他也是为你,你这样冲他吼对得起他吗。”翟规劝道。

“你怎知道冲他吼?”白炻心虚嘟囔

“呵呵~就你那熊脾气,用手指头想都能想出来。别呆在身上,赶紧去洗刷去,臭死!”翟翻身,将白炻翻边。

“你嫌弃!”白炻可怜兮兮

“没错,就是嫌弃你,赶紧洗刷去!”翟像赶鸡般赶白炻。

浴室前,白炻把门框,“没睡衣,也没换洗衣服。”

无奈在心里叹口气,转身去行李箱里将自己衣服和内裤拿给白炻,“穿。”

洗完澡后,白炻只穿条内裤走出浴室。

“你丫不是给你睡衣吗!你怎不穿啊!”翟窝在床头不好意思白炻健美身材。

“跟你睡觉,还穿什睡衣啊!反正睡还会脱掉,倒不如不穿。”白炻擦擦头发,然后爬上床,熊抱住翟

“靠!热死,你给边去。”翟挣扎将胳膊和腿伸出被窝。

“不要,就要抱你。”白炻死皮赖脸锁住翟

“哎~”翟沉重口气,然后艰难翻身关上床头灯。

早上,翟八点起床准备见面事,白炻也跟起睁开眼。

“这早。”白炻伸手看眼手表。

“是,你再睡会。”翟衣服走进浴室。

八点二十五,翟身修身西服准时走出浴室。

自翟走出浴室刻起,白炻眼睛直直勾勾他,怎办,打理好头发、换上西服好像更帅更诱人,他好想把他藏在家里,仅自己可见。

“白痴,别忘中午吃饭,先走。”翟公文包叮嘱道。

“等会,想亲亲你。”白炻喊住翟

“事儿怎多呢!”翟公文包走白炻身边。

白炻将翟脖子拉下来吻住,深沉吻结束后,白炻趴耳旁,“怎办,你这诱人,不想让你出去。”

“诱人个毛,又不是女生,行不跟你贫快迟,你别忘中午吃饭,”翟推开白炻,走玄关处换鞋走人。

走后,白炻看空洞房间,果然,地方才是他家。

负责人后,跟对方客套几句。

“翟先生真是年轻为啊,原本以为能被推荐当指导应该是个头发花白、脸上岁月打磨痕迹老先生,却没想竟然是位风度翩翩青年才俊,真是失礼。”腾晖隐晦夸道。

“哪里,能来贵校交流学习是荣幸,真承蒙贵校厚爱。”

“哈哈哈,翟先生在,这次项目交流会定会顺利开展。”

……

跟负责人客套完,翟跟他们起去餐馆吃午饭,下午则由负责人带他去逛逛夏城警校,顺便认认明天交流会地点。

晚上,翟酒店,发现白炻竟然还在,“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还在。”

想等你回来,再看你眼。”白炻走过去搂住翟

“怎跟个没长大小孩样,你订几点票?”翟抚拍白炻后背。

“晚上八点。”

“那回家岂不是要凌晨,你还用睡觉吗!”

回去直接回警局。”

“哦,吃饭吗?”

“没呢。”

“你是不是傻,饭都不知道吃!”翟感觉自己些上火,怎感觉从昨天开始,白炻就跟小孩样,异常黏他。

想你。”

“哎~下周五晚上就回去。”

“嗯,那也想你。”

“黏人精,每天跟你视频可以吧。”

“视频又摸不你。”

“滚,别找事跟你说,六点半,你赶紧去机场吧。”翟眼手表。

“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白炻依依不舍

“这句话应该对你说吧,你还是先回你爸家吧,要不等回去,你跟儿子都变成皮包骨头。”

“嗯,会想你。”白炻吻下翟

也是,快走吧。”

项目交流会进行很顺利,翟凭借自己现场经验,很快取得场内群刑侦教授认可。

“小伙子,年轻为啊,要是兴趣话,可以来们学校,保证给你个教授级别职位。”

“敬谢不敏,跟前辈们比起来,这点能力实在是限,所以真是难当大任,而且家里那位也不会同意。”翟将自己手环露出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明白,本来还想把外甥女介绍给你呢,现在看来,是冒昧。哈哈。”说,老教授似乎些遗憾。

“承蒙厚爱。”翟家微微笑下。

跟老教授客套几句,翟准备离开。

“翟先生,请等下。”腾晖挂断电话后,赶紧叫住翟

转身看腾晖,“腾先生?您找事吗?”

“是些事,这样,们找个吃饭地方,好好谈谈。”腾晖将翟家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