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枉怨凶海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19

到翟辰川和白炻旁讨论着件,张堇初起身烦躁的赶着人,“行了行了,拼完了就赶紧走,别。”

“初哥,好歹们也帮你拼好尸骨了,你竟然赶们走!太没良心了。”

“行,你们良心,你们良心就赶紧去找姑娘身体的其他部位,估计其他部位也被凶手剃光了肉,找好找了。”

“初哥,你说凶手杀人后,把尸体上的肉剔光,难成他个屠夫?只屠夫才会样做吧。”

哪知道,查凶手你们的事,又管,过纵使他屠夫,也耐性的人。”

“确实耐性,能将头骨和臂骨上的肉剔光。”白炻说道。

“尸检报告什么时候出来?”翟辰川问道。

“催毛催,烦着呢,滚滚滚滚。”张堇初将翟辰川和白炻推出门。

“翟队,们要要去查查烟城的屠夫?老坐办公室虚的慌。”

需要,大概率屠夫干的,而且,烟城大大小小的屠夫那么多,怎么查。”

“啊?为什么屠夫干的?”

“两点原因,第点,屠夫会将切碎的碎骨头跑那么老远埋深山老林里,只需要将堆碎骨跟动物的尸骸放起,交给专门来收骨头的工作人员;第二点,刚刚们拼骨头时,很明显的点,堆骨头被屠夫的砍刀砍碎的,而被锯锯断的。”

“原来如此,老翟,发现越来越崇拜你了。”

要崇拜哥,哥只传说,都积累的经验而已。”翟辰川要脸的说道。

“老土,来,子又好查了,买锯容易啊,随便从网上买个就行。”白炻摊了摊手。

“呦,白痴,你次怎么木匠了?”翟辰川伸出手摸了摸白炻的头顶。

白炻红着脸挥开翟辰川的手,“切,傻,那堆骨头的锯齿处又没木头渣子,再说烟城也没木匠吧。”

“恭喜你,智商终于线了。”翟辰川拍了拍白炻的脑袋。

“本来就线好吗!”

“你们两个,服了,法医室门口都能叽叽喳喳叫个停,拿着个赶紧走。”张堇初探出头,将份资料扔白炻身上。

什么?”白炻拿起来眼。

“自己。”张堇初甩上门。

去,初哥会来大姨夫了吧!脾气么臭。”白炻吐槽着。

可能。”

吐槽完张堇初,白炻打开资料眼,结果让他无法接受的。

“老翟,死者佳。”白炻木然的着翟辰川。

“走吧。”翟辰川搂着白炻的背往前走,种情况他们到的,曲晶梅下跪恳求的场面还印他们脑中。

回到办公室,白炻直盯着资料,“翟队,要告诉曲阿姨吗?”

知道。”

翟辰川第次犹豫,只因为佳死的太惨,要全尸,他也至于样。

记得佳的姐姐留过联系方式吧?”

啊。”

“那就联系联系她姐姐吧,至于老人就先别告诉了,等尸骨搜集齐了,破了,再告知吧。”翟辰川默默的纸上画着皮卡丘,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行,那去联系帆。”白炻起身,往外走去。

“喂。”帆接起电话。

“喂,你好,负责你妹妹件的警察,叫白炻。”

“警察?妹妹消息了?”

,您先来警局,具体情况,稍后再说。”

白炻想,倘若电话里告知死者家属幸的消息,说来警局的路上,家属会出什么问题,倒如等会再说。

傍晚,她丈夫陈扬的陪伴下,来到警局,来的路上他们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只没想到结果远远超出他们心里接受的范围。

“你好,警察先生,死者姐姐帆,妹妹哪里?她还活着对对?”到白炻后,佳着急的询问着。

“您别急,先跟来。”

白炻将佳和陈扬带进会议室,犹豫着将拼好的尸骸照片放他们面前。

“对起,佳已经去世了,尸骨还没找齐。”

到眼前的照片,帆已经哭出声,只能紧紧的攥住照片张着嘴痛苦的呜咽着,她多么想让切变成个梦。

陈扬个男人也接受了眼前仍带着丝血肉的尸骸,他将帆的头抱进怀里,忍让她继续下去。

能去见见妹妹吗?”帆的声音从陈扬怀中传来。

…理论上来说可以的,但现实情况可能比照片上更难以接受,如果…”

!”帆的严重带着丝坚定。

“好吧,请跟来。”

白炻将帆和陈扬带到法医室,里面的真实情景确实比照片上惨,因为尸骨还新鲜的,经过地底掩埋多日,腐臭味夹杂着泥土的土腥味扑鼻而来。

着七零八碎的碎骨,想摸却又忍心摸,只颤抖的将手放尸骨上面,到最后实忍受了内心的冲击,直接瘫坐地上,任由自己放声大哭着。

哭到最后,被陈扬抱出去的。

“白队长,事到如今,期盼什么了,只请求你件事,定要将杀妹妹的凶手捉拿归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帆的声音从陈扬怀里传来。

“您放心,定会的。”

“还,请先要告诉母亲,她身体好,恐怕承受种打击。”

“好的。”

送走帆,白炻踏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办公室。

“回来了。”翟辰川抬起头眼白炻。

“嗯,太难了。”白炻颓丧的坐椅子上。

“行了,理解,从你种时候过来的,们现能做的就尽快找到凶手,让死者的灵魂得到抚慰,也让家属得到宽慰。”翟辰川起身,走到白炻身旁,坐桌子上,将手放他身上,安慰道。

“通常来讲,杀害死者的般都死者周边认识的人,外乎同事、邻居、亲戚等,跟章雷说了,让他明天直接去佳住的地方跟她周边的邻居打听下,们俩明天直接去佳单位调查,至于她亲戚那里,等们从她公司出来再去拜访吧。”

白炻比了个OK的手势。

“走吧,先回家。”翟辰川拿起钥匙往外走去。

路上,翟辰川转头眼白炻,问道:“今晚吃什么?小龙虾?”

吃,没兴趣。”

“难得啊。”

因为佳的子,白炻懒得跟翟辰川逗趣。

翟辰川白炻无精打采的样子,无奈的说道,“年轻人啊~”

“什么年轻人?”

“你啊还太年轻,等过两年,对于子,你就会淡很多了。”

白炻没说话,直盯着翟辰川。

刚入警局时跟你样,种死状凄惨的子,会落忍,基本好几天都没心情吃东西,后来接触的子越来越多,死法越来越惨烈,心里也就释然了,剩下的只要跟凶手斗到底的斗志。”

更惨的?”白炻抬起头着翟辰川。

“嗯,记得当时远郊平河县子,凶手把死者绑着石头沉河,过了几年,县里修筑堤坝,将那河里的水抽光了才发现死者,后来经法医鉴定死者活着被沉塘,而杀害死者的正她的亲儿子。”

“儿子杀母亲!”白炻震惊的着翟辰川。

啊,死者叫贺莲英,因为年纪大了,患了老年痴呆,经常把排遗物弄床上,平时没事时,直啊啊呀呀的叫唤着,所以她儿子和儿媳很烦她,而那年正值贺莲英的孙子高考,她儿子为了影响孩子学习,所以晚上时给自己母亲喂了药,然后把她拉到水库里沉塘。”

“卧槽,种的还配为人嘛!死后应该下地狱吧!”白炻咒骂道。

“后来呢?后来怎么破的?”白炻问道。

的老师烟城著名的刑侦专家,事发后,他带着赶去发现场,最后老师通过捆绑死者的绳子破了。”翟辰川像讲故事样平静的讲述道。

“绳子破?”白炻发出疑问。

“对,由于凶手即兴作,所以捆绑死者用的绳子拴牛绳,而打得结也平时用的拴牛扣,由于村子里养牛的人并多,所以逐家排除下来,们很快锁定了嫌疑人,估计凶手杀了自己母亲后,内心也充满了愧疚,们找到他时,他没反抗,而平静的陈述了自己犯的过程,其实,从道德还伦理方面都很震撼人心,点都子差。”

“那也没子惨吧。”

子只视觉和精神上令人难以接受,可杀母沉塘确挑战了人民群众的道德底线。”

白炻无言,只安静的着窗外向后远去的风景。

“没事,你现还小,还很长的时间去接触同的子,等你经历的事情多了,再惨的子也会透。”翟辰川由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