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当作补天石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二 难圆

“师祖他长眠于此么?”

齐天缓缓走到痴颠旁,探过,把整个上半都露出草庐,看着他中葫芦口不断流淌下来水,不仅好奇发问。

丝毫回应,彷佛这人他已经完全视若无物般,痴颠倒丝抖动,继续保持着那般姿态,彷佛自己心都已经投入到这涓流不息液中,随着它们同注入土地,随着它们同去往自己师父边。

半响没得到回应,齐天满满收回跟随着水不断蔓延目光,眼神点点收紧,慢慢来到葫芦口,来到他把持着葫芦上,他也跟着沉默

这里空间很沉静,没丝毫喧嚣与吵闹,两人沉默相仿把这片空间都凝结在起,时间都在这刻失去意义。

当最后水从葫芦中滑落,在碰撞在地上溅射开来时,齐天打破这般沉寂。

为自己之前缺乏尊重言行道歉,师父,师祖他个怎样人呢?”齐天不由升起对师祖好奇,怎样个人才能在自己不在时候还能让他人这般维护自己。

可痴颠依然没搭理他,缓缓中无葫芦盖上,撇在腰间,回到之前所坐蒲团上,翻坛老已经出现在中,仰头畅饮起来。

咕咚咕咚吞咽声不断传来,齐天能清晰看到痴颠那白衣在渍中逐渐湿润,早先那般仙风道骨早已荡然无存。

他忍不住个健步上前,抬抓住痴颠,想要把它挪开,却不曾想那只布满褶皱显得衰老无比却格外力,稳如泰山,根本无法动摇分毫。

痴颠奇怪眼想要从自己中夺走齐天,没,彷佛才看到这个人存在般,只淡淡疑问道:“你还没走?”

“这不师门驻地,能走哪儿去?”

“你不属于这里,也不你师父,你早点离去,兴许还能赶上燧皇殿内择师。”

师父为什么还要择师?”

“谁师父?”

齐天在和痴颠纠缠这个话题,他抽出自己之前所坐蒲团,并排摆在痴颠旁,往他坛拍:“就算没关系,机缘巧合来都来个人喝岂能痛快?”

“你想陪?”

想找你聊天。”

“喝可以,聊天免谈。”

痴颠放下直高举着坛,随递给齐天,他接过痴颠,二话不说,以同样姿势仰头。

咳咳咳

咳咳...咳

“你不会喝?”

“什么都会次。”

“第次就这般不管不顾?”

“咳咳...师父,你个人守着这小万冢山多久?”

齐天脸在剧烈咳嗽中彻底涨红,眼神中都带几分醉意,这当真个好东西,他早先愧意、不安都已经悄然消失,留下不过个肆无忌惮醉汉,让人无法与他过多计较。

“多久?”

痴颠夺过齐天坛,默默灌上几口,眼睛余光透过坛体茫然扫向四周。

那树,那草,那坟,那景。

切都那么熟悉,熟悉好像已经印刻在自己上,他已经记不清小万冢山什么时候变为这番模样,也许他当年拜师学艺时候,也许师父消失时候,也许亘古以来便如此。

“不知道。”

“不知道?”

“师父在不在这小万冢山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自己个人守着小万冢山多久?”

齐天拿过痴颠放在地上坛,默默饮上几口,起拎起坛,站在草庐边上,看向之前师父倒地方久久未语。

“师祖他个怎样人?”他转过来,半倚着草庐边柱子上,不时饮上几口,眼睛余光却从未离开过那片土地。

个与你无关人。”

“与无关?呵呵...咳”

好似听到什么笑话,水呛满地都,但他毫不在意,边咳嗽,边大笑,他再次转过去,却骤然双膝跪地,抬起坛,如何自己师父之前所作般,把坛中液倾洒而出,口中高声念道:“徒孙齐天,拜见师祖,且恕今日徒孙少不更事,年少轻狂。祖师在上,且受徒孙拜。”

那倾洒液顺着之前浸润迹被土地吞噬着,却让痴颠些不知所措,眨眼间来到齐天旁,抬扫开他坛。

但没,那流淌液早已经被土地所接受容纳,和他之前所倒出迹融为体。

“你怎敢这般肆意妄为?!当真拿你无法?”

“哈哈,师父,徒儿任凭处置。”醉眼惺忪间都带着抹不去笑意,齐天依然保持着双膝跪地面向土地姿势没丝毫改变,即使这般高兴,却依然挺直着腰背,没丝毫放松。

你师父!你给滚,立刻滚远远!”

“哈哈...咳咳...师父,已经拜见过师祖,他也接纳,您不能随意逐出师门,他老人家还未同意呢。”

彷佛被将军般,痴颠愣在当场,眼神顺着齐天目光延伸而去,看到那依然还在流淌沁润液。

“你...你!!!”

“师父您别气坏体,徒儿任其处罚,还请师父训诫。”

“你这耍无赖!”

顺自然。”

“你!!!滚去屋内醒去,明日早到草庐左侧忘忧湖,倘若明日未修炼出灵感,那便门不合,就算你师祖,也得依着自己所定门规把你逐出去!”

“徒儿定当不负师父所望。”

“哼。”略显生气甩衣袖,痴颠背过去,不看齐天告退影。

听着屋内传来关门声,他才慢慢踱步到草庐边,拿起被扫在坛,慢慢倾洒向眼前土地,略带缅怀呢喃道:“您说您那么挑剔个人,非精肉不食,非琼浆不喝,今日怎么变?这般浊以往你最看不上,宁愿渴着馋着也绝不浅尝半点,今日怎么来者不拒?”

扭头看去,屋内灯光已然熄灭。

“呵呵,不得不说那股子无赖劲儿确实和您几分相似,您这惺惺相惜?却苦徒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