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当作补天石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 结发拒长生

“这里是...”

眨眼间,齐天乐再次睁开眼睛所看已经是个低矮草庐,周围树木都不高大,本该青绿草地都是种墨绿色,和前所见各种高大比起来,多少会有些感不适和压抑。

修行所。”

齐天乐嘴吧半响没有合上,张大着嘴不断在仙风道骨父和阴沉晦暗空间中来回扫视。

仙气

阴沉

飘然

晦暗

两个截然不同风格赫然出现,确实让他有些感震惊,这般飘飘欲仙人,不应该是在琼瑶仙境或者琼楼玉宇会在这种略显阴冷地方。

他扫了又扫,看了又看,不知是不是错觉,下意识揉了揉眼睛再去看,父却与这般空间格外和谐,彷佛与此处天人合般,己本来就是此处空间中景。

“是不是感觉此处空间很棒!”痴颠没有去看己徒儿表情,他彷佛雄狮般视察着领地,目光从每寸草地,每处树木上掠过,神色中说不出得和满足。

“还...还可以,挺棒。”虽然副见鬼样子瞪着后背,但他还是选择捧着父,父说很棒那就是真棒!

不过...

齐天乐不禁从狂热中恢复过来,第次开始思考起从第次见父开始样子。

难道...不会吧?!

父,你不会是真人吧?”心中骤然升起揣测让他有些不安,心中所想脱口而出。

“哦?你发现了?是不是被礼贤下士所感动?”

感动?

太特感动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鬼才知道你突然间礼贤下士是图

“徒儿,你触犯门规了。”

?!”

“你腹诽了。念你初犯,不过多与你计较,但门规森严,不要让难,真心不想惩罚与你。”

......

“承蒙父厚爱。”稍息、立正、抬头、挺胸、收腹、提臀气呵成,齐天乐犹如棵松树般挺立在其中,心中无半点杂念,整个人瞬间好像高大过了空间中所有树木,成最瞩目颗。

“嗯,乖。徒儿就是喜欢欣赏你这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痴颠欣赏目光瞟过那颗直松,心中充满了慰籍,小万冢山就是需要这种人才。

飘飘然往前飞去,坐落在草庐中,摆摆手让家心爱徒弟赶紧过来。

“徒儿,现在你也入了门,该告诉你些事项了。”

“弟子洗耳恭听。”保持着这般站如松姿态,齐天乐步跨坐父对面蒲团上,化松钟,依然保持着挺拔身姿。

“徒儿,你不用那紧张,你间本体,损俱损,荣俱荣,不必拘谨。”

“谢父。”身姿松,强撑压力骤然去,整个人软塌塌瘫坐在蒲团上。

还好这老不修还有点人性,可怜脊椎骨

“徒儿,你又触犯门规啦。”

老子信了你邪!!!

个挺身,整个人再次恢复坐如钟姿态,恭敬看着父,真不敢再有半分杂念。

“啧啧,嗯,挺好,还是这样看着舒服。”痴颠砸吧了几下嘴,不断上下点头,对调教成果很满意。

“徒儿...”

父!件事求您!”

未等痴颠继续说下去,齐天乐赶紧打断了话,从头徒儿开头,他此刻再次听这个词,人都感觉要裂开了。

“嗯?你说。”

“求您不要再以徒儿开头了!您看辈分是多少,您替取道号都成。”

“这...不太好办。”

???

门崇尚然,未立字辈,也没法替你取出道号。”

父?!不,不应该?!没字辈,那叔,弟们该如何区分?”

“哦,这个好办。”

“好办?!!”眼睛彷佛瞪出眼眶,齐天乐完全不敢相信耳朵,他听了什?没字辈好办?神特好办。修行途不闻世事,常年潜修,从外表看更是被办法区分闻道先后。

“好办,宁缺毋滥。”

“宁缺毋滥?”

“徒儿,你也是有气运人,门从古至今皆是脉单传,代只有个传人,是如此,你亦是如此!”

脉单传?!”

“对!脉单传!脉夺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机,丹成后,鬼神难容,同世中绝无三者!”

犹如三伏天喝下杯冰可乐,齐天乐只感觉股沁人心脾凉爽透过全身,每寸肌肤,每个毛孔都在舒展着,连细胞中都彷佛传来了兴奋。

脉单传,夺天地造化,侵日月玄机,丹成后,鬼神难容。听听,这得是多动人心魄。财侣法地,位得顶级法,修行路也算是成功了四分了。

他忙不迭控制住表情,把心中跃然喜悦强压而下,避免己笑太嚣张惹得父不快,这可是授业恩,不得不敬。

父,敢问承何处?”

“问得好!绝圣弃智,观世间万法而慎思,终于在个...”

“等等!父,您刚才说?您父?祖?”

“没错,绝圣弃智,观世间...”

父!门传承祖?是第三代?!”

“没错!你再敢打断表述对你敬意,就休怪执行门规!”

......

后面底说了什底怎了,齐天乐句话都没听进去,他陷入了深深绝望和怀疑,底是运气好还是不好?本以这是亘古传承上古秘法,有千般秘辛,百般机缘,得便能踏上登天梯。可谁曾想不过是新创法,修不过两代,这样功法能行

“徒儿所言句句肺腑,你要牢记于心。”

“是,父。嗯,敢问父修行几度春秋?”

不才,修行区区八十余载。”

父您年龄多大?”

“八十有九。”

看着父抚须仰头那般姿态,看着他满头银丝,须发皆白,齐天乐不由未来,股悲凉涌上心头,此生长生许是无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