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极蚀天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十一章 一触即发的大战

不客气的装自己的妖原袋里,这东西以说不定可以用

又拿个小瓶,里面装着如血液的红色液体,打开瓶盖嗅番,顿时大喜,居然是血炎花的花汁。

虎族,血炎花异常珍贵,如果没成年的花朵,也可以用幼苗来研磨汁液,效果虽然不及成花,但也二的功效,而且血炎花还个好处,便是可以无限制的使用,不定纯力,便没什么功效

小心的盖好盖子,也放入自己的妖原袋中,暂时还不需要,还是等以需要的时候用吧!

如此收拾,只剩下堆零零散散的无用物。

望着那些东西,落红尘嘴角抽抽,其中套女子的衣衫与肚兜等。

拿起,准备扔角落,烧个干净。

可当拿起衣衫时,瞬间掉落个竹牌,上面写着《沁园》两字。

翻看二,发现不是个寻常的牌子,并无特殊处。但如果是普通物,烟珠又怎么会藏身随身的内衣里呢?

虽然不知这底是何物,但落红尘隐隐觉得此物透露着古怪,索性把它扔自己的妖原袋中。

指尖点,那些杂物,焚烧殆尽。

当全部整理干净,又开始的日常。

打坐,修炼,冥冥中,落红尘已习惯冥想中入定,不知疲倦,只为心中那遥不可及的梦而迈步。

想成仙,想上天入地,想凌驾于芸芸众生上,更想永远不死不灭,追寻无上的长生道。

不知道的是,这样遥不可及的梦想,多艰难险阻。

没几日,便找上门,当落红尘见些微顿,随即恢复自然。

“何事?”

略微低沉的语气,透露出的不喜。

顿时些不满,不却未曾言语,扫圈,瞳孔微动。

原本富丽堂皇的大殿,变成个残破的屋子,除那张还能睡觉的床以外,所摆设皆是残缺不全。

诧异的扫落红尘淡漠的脸,心里叹息声。

“你杀你二哥!”

语气是笃定,没丝迟疑。

“你怎么肯定是我杀的?我与无冤无仇,为何要杀?”

尽管落红尘的心里已经阵阵起伏,不面上还是保留惯的镇定。

白爻不语,直勾勾的盯着的眼,企图寻找破绽。

而落红尘则是不惧的与对视,且没丝心虚感。

半响无果,白爻哀叹声,眼中闪抹沧桑,随即便静立许久。

大约盏茶的功夫,白爻才转身走出大殿,期间句话都没说。

望着离去的背影,落红尘皱皱眉,依稀觉得白爻似乎也不是那么太讨厌。

想想娘为白爻含恨而终,心里总是抵触,与亲近不来。

就这样,又半年。

日,沉浸修炼当中的落红尘突然睁开眼睛,眸子中还闪丝暗红,以及小腹上的银色光芒闪即逝,快自己浑然不知。

迅速站起身子,刚要打开门,紧接着股爆破的气压传递而至。

“轰”

落红尘忙扭动身子,快速的闪躲开来,随望着刚刚还完好的大殿,不眨眼间就变成片废墟,烟尘滚滚。

落红尘双眼咪,脸上布满凝重。

只见已经露天的大殿外,沸沸扬扬,异常吵闹,却是不断的打斗嘶吼。

只参天巨龟,正与白爻对战,而它旁边还头几丈高的身巨蛇,也与奇田交峙。

些杂乱的头龟身和身巨蛇,联合起来不断攻击虎族

而虎族,正顽力抵抗,双方拼命厮杀。

刚才那声巨响,就是那头大龟口中吐出的土球所至。

见此,落红尘脸上片破败,完全不知道底发生何事的,心里打起退堂鼓。

看这架势,玄龟族与腾蛇族已然联手,且对方多势众。

瞅虎族,虽然都毫不退缩,皆是好战,不对方二打,也都是应付不暇,隐隐落于下风。

场面致的混乱,但要说声势浩大的,莫于那只玄龟与白爻

玄龟身上青光不断闪烁,个土球,宛如磨盘大小,散发阵阵的轰鸣音,看似异常庞大,但速度却是不慢,每处,都被它的重力碾压成片烟尘滚滚的废墟。

团接团纷纷朝着白爻所处滚去,虽然无法伤白爻,但也是碰的灰头土脸。

“你们居然联合起来欺凌我族,欺太甚!”

此刻白爻脸上布满阴沉,边闪躲土球,边出拳朝着玄龟攻击,力道大,连空气中都传来阵阵的威压。

可惜玄龟的壳犹如万年玄铁般,坚硬无比,便能轻易化解伤害。

而白爻其身影,早已如样,幻成真身,只庞大犹如巨猿的白虎,血脉力的醇厚,让忍不住想跪拜感。

“哼,你杀老夫女儿时,可今天?”

声苍老的声音,却是自那只玄龟发出。

话落继续加大力气吐球,不断的朝白爻滚去,时间,轰鸣声不断,震动连连,不少打斗都被波及,无力承受接连倒地上做掩耳举。

“你说什么?谁杀你女儿?你女儿怎么会我族?玄角老儿,你怕是老糊涂吧!”

白爻些气急败坏的回击,可奈何土球实太多,逐渐些应付不暇,脸上满是愤怒。

“好你个白爻,杀还不认,要不是我那女儿说你儿子看上她,老夫怎舍得让她来你这蛮夷地受苦,今日老夫便要铲除你们虎族,为我那亡命的女儿复仇!腾兄,助我力!”

玄角大呵声,身子再次拔高,青光无限耀眼,那硕大的龟腹中阵阵起伏,犹如山峦迭起,又如海啸奔腾,声势浩大,像是酝酿无边的愤怒。

旁与奇田对战的云腾,听喊声则甩蛇尾快速的弃战,迅速的来白爻身,做夹击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