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每天都在被直播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番外·韦恩家普通的一天

1

格蕾醒来的时间向比布鲁要早,海豹突击队时留下的习惯。

睁眼后的第件事便是微微侧头看看自己的丈夫。那是张外人看来英俊得有些天神公愤的脸,而认为睡梦中的布鲁很可爱。

因为可是蝙蝠侠先生最安静的时刻,比起平时“可以那行”的黑漆漆人士,可就是非常可爱吗?

格蕾醒来后,浅眠的布鲁般都会苏醒,导致格蕾无法欣赏多久某人的睡颜。

“……”

醒来的蝙蝠侠先生会静默看向自己的妻子两秒,再抬手将人圈进怀里,然后继续再睡。

老天给他塞了格蕾之前布鲁就没睡过多少觉,因此突如其来多了起入睡以后伟大的黑暗骑士阁下并适应。

毕竟就算布鲁西宝贝万花丛中过,也从来没让人和他起过夜过。

多次早晨醒来警惕地跳离床铺之后,布鲁总算习惯了格蕾的存

至于现,拉格蕾多睡会儿已经变成了常态。

毕竟夜巡可是很辛苦的。

2

懒床两人组会阿尔弗雷德的敲门声中再次‘醒来’。

说老实话,他们并没有睡,只是又窝起休息会儿罢了。

洗漱完毕之后,两人会起前往餐厅。

到餐厅,角落里就会窜出黑色的影子,直冲格蕾而去。

弯下腰把捞起那只黑色‘物体’,抱怀里又低头亲了口。

“早上,布丁。”

“喵~”

黑猫依偎主人的怀里,幸福得冒泡泡。

旁的布鲁布丁看了几秒就移开了眼睛。

他和只黑猫从来就对付,至于为什么,他也知道。

布丁些年家中地位颇高,有格蕾,又有阿尔弗雷德的特制猫饭吃,被养得那叫油光水亮的。布鲁和杰森也知道为什么,老是被布丁嫌弃,时就被‘赏’上几爪子。

可怜外威风堂堂的蝙蝠侠和红头罩,回到家里居然得被只猫打,还能还手。

因为杰森早就搬出了韦恩老宅,天天受‘欺负’的人变成了布鲁人。

“Mum,早上。”

餐桌前的是他们的儿子——达米安。

介于曾经穿越宇宙的经历,他们的孩子降生后,格蕾男孩起名叫达米安。

但可能也是因为名字吧,达米安就如同另世界的他样,和自己的父亲关系般。

“哼,天天就知道缠母亲睡懒觉。”达米安开口就是讽刺,六岁大的孩子。

布鲁拉开凳子坐下,优雅地拿毛巾擦了擦手,回答道:“是啊,毕竟你母亲刚刚从00号宇宙回来,应该休息下。”

00号宇宙就是伊凡他们的宇宙,自从多年前的那次事件之后,他们就给自己的宇宙也加了编号。早些年的时候,格蕾经常去帮忙就是把月,现那里的情况虽然基本稳定了,但是格蕾还是得时时过去下。

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伊凡是会喊格蕾过去的。

达米安当然知道些,故而瞬间脸色变得更臭了,泄愤似地吃起了桌子上的小甜饼。

父子俩的种对话格蕾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暴风雨中心的拿起桌上烤的吐司往两人的盘里各放了片。

格蕾扬起笑容,“你们要蓝莓酱吗?”

场的两位男性沉默了秒,竟异口同声地回答:“要。”哥俩的仿佛刚刚互相呛声的是他们两人。

格蕾直接的人,要是两人因为自己吵架,那会选择两理,放冷静以后再来和说话。

会导致布鲁失去他晚上的‘福利’,也会让达米安孤独地人去学校。

韦恩家的两位男士可会犯样的大错。

3

后排的达米安臭张脸,托下巴看窗外,天知道他多么想去上小学。

上小学的意义到底哪里?他可是蝙蝠侠的儿子,为什么要和群蠢货混迹起?

当然,他可敢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毕竟……

旁的格蕾似乎早就吃透了自己儿子的心思,边查看芬奇发来的资料边开口。

“今天如果再发生什么事情导致老师来找我,你知道后果。”语气平淡,说的话却带警告的意味。

达米安答:“……知道了。”反正就算做了什么老师也敢和你说。

“威胁老师被我知道,罪加等。”格蕾补充。

某只小鸟心中刚刚升起的得意劲瞬间歇菜。

“哦……”

“夫人,少爷,到了。”司机的声音从对讲机中传来——是去年新请的司机,毕竟阿尔弗雷德年事渐高,再适合样的工作。为了发生什么说漏嘴的情况,车子内部进行了隔音处理。

达米安看到了那让他烦躁的地方,愿地接过格蕾递过来的书包,要准备下车了。

秒,他的头顶落下片温暖。

上课,嗯?”他的母亲说道。

达米安心里的些许躁动安被那双手抚平了,但嘴上还是饶人地小声嘀咕:“知道了,都说了几次了,烦。”

韦恩家的小少爷顶被自家母亲揉乱的头发下车了,脚下的步子带些轻快。

4

“芬奇,我到了。”

格蕾穿身得体的西装,手上拿小的公文包,脚上的高跟鞋哒哒作响,脸上端的假笑让看上去就像世的高级白领。

“收到,格蕾女士你从左手边的门,身份信息已经帮你录入进去了。”

虽然很多年前The Machine已经升级了,但依旧几年如日地给芬奇吐号码。格蕾份特殊工作也就么持续到了现

份工作非常自由,相对来说还很刺激,合的胃口。

里瑟和芬奇的年纪都小了,特别是芬奇,再过两年也就突破七十大关了。

份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像以前那样来得得心应手了。

近些日子,他们已经开始物色接班人的人选了。格蕾作为暂时会退休的‘老人’,决定留以后帮他们照看新人二。

两年前,肖和根座海岛上举办了婚礼,场的只有些亲朋友。谁能想到当初打得你死我活的两女疯子最后会深情地亲吻对方,走入婚姻的殿堂呢?

但是到现两位都还没去度过蜜月。

或许等待大家都退休之后,会去过那种从未体会过的、又让人向往的普通人生活吧。

至于现嘛……

“唔!!”

格蕾抬手击手刀打晕了办公室里的男人,将其拎起扔旁,把芬奇之前给的U盘插/进了电脑。

“格蕾女士,我们可以用更柔和的办法。”耳机那头是芬奇永远变的劝阻。

“换句话吧,哈罗德,”格蕾回答道,“你唠叨除了里瑟已经没人想听了。”

耳机那头的人似乎有些噎住了,长时间都没回话。

过了会儿。

“里瑟先生,他也没有听过啊?”

那头低声抱怨

5

格蕾也是没想到,偶尔来次大都会,都能抓包到偷溜出来的小鸟——连带溜的小朋友们。

很早就解决了芬奇那里的新号码,想时间还多,和路易也有段时间没见了,正来大都会看看

没想到还没和路易碰上面呢,就电玩城的门口看见了群大夏天包裹严实的小朋友。

带头的人看见直接僵了原地,装作没看见地埋头往前走。其他人当然也注意到了,都是副做坏事被发现的惊恐模样。

格蕾滑稽的幕,无奈地笑摇头。

上课,偷溜出来干什么呢?”群‘缩头乌龟’地面前,极为直接地问道。

“对起,格蕾,我们只是……额……”可能是担心朋友挨骂,康纳率先开了口,但却知道该如何解释,结巴了起来。

提姆忍住自己捂脸的冲动,凑到格蕾的跟前,小声地道歉:“格蕾,下次会了,我们只是久没有出来玩了。”

“你知道的,其实我并会阻止你们。”

听到句话,群小孩已经喜上眉梢,却因为格蕾的下句再次变成了苦瓜脸。

“但前提是,你们确定自己的行为会被他发现。”他指得是谁,场所有人都清楚。

提姆清了下嗓子,又说:“如果你是说监控,我已经都处理了。”

罗宾小鸟对自己的黑客技术相当有自信。

格蕾轻挑了下眉,点头:“既然你么说,那去玩吧。”之后发生什么就的事了。

孩子顿时欢呼雀跃,就差冲上来抱住格蕾转圈圈了。

“要是有紧急联络,马上回正义山,”最后还是嘱咐了两句,“小心行事,别闹出什么问题,明白了吗?”

“遵命,长官!”群孩子调皮地应道。

6

路易抱怨,现的年轻记者会写文章。

么多年过去,已经是名出色的主编了。

“我有些时候真指望他们写得有多,但最起码语法别给我出错吧?连句子都通顺。”路易边骂边猛吸了口冰咖啡。

“你能指望他们人人都像你样。”格蕾调侃。

突然,包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掏出手机看,是阿尔弗雷德的电话。

路易抱歉地笑了笑,随即接起电话:“是我,怎么了?”

“……行,我知道了,放学我去接他。”

“怎么,达米安又惹事了?”

“呵,小子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的话语里带些许危险的气息。

宇宙格蕾就知道达米安让人省心的孩子,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达米安也变成了样。

时常怀疑自己的教育是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还是觉得你嫁给了布鲁·韦恩件事情太奇幻了。”路易感叹道。

“他很。”格蕾难得露出了些温柔的表情,和的作风并搭配。

对面的主编看见副样子,忍住翻了白眼,选择转移话题。

想听什么布鲁·韦恩是绝世男人的发言呢。

7

“怎么,起来了?”

达米安趴地上,努力地想支撑起自己,却再次摔倒了。

“我早上怎么和你说的?”格蕾拿起阿尔弗雷德准备的水喝了几口,然后坐了达米安的身边,看他仰躺大喘气。

“呼……呼……是他们……”男孩边喘边小声说。

“为什么?”

达米安努力坐了起来,摸了两把脸,又说:“是他们说,老头子和你结婚只是玩玩,迟早会抛弃你。”

“然后你就把那些男孩挂了六楼天台外面示众?”

格蕾听学校老师说,那些孩子吓得都尿裤子了,也知道缺德手法和谁学的。

“那些傻x活该!”男孩刚骂完就被格蕾敲了头。

“说什么呢,行了,休息下,等会儿和机器人再练会儿,你下盘还是够稳。”

“嗯,,Mum,你生气吧?”达米安看上去小心翼翼地问道。

格蕾没有回答,只是摸了摸达米安的头。

达米安看自己的母亲离开了训练室,完全没了刚刚的可怜样,副得意的小表情。

8

“又和你装可怜了?”

布鲁超级电脑前,他马上要去夜巡了。

“还是那几招,”格蕾今天也要起去夜巡,摇头,“随他去了。”

格蕾哪能看出自己儿子的那些弯弯绕绕,明白得很,只是那些话至于会让达米安生气到把人倒吊外面,多半是有更难听的话。

“我又被非议了,韦恩先生给点表示吗?”装作委屈地问道。

鬼知道和布鲁结婚之后,哥谭的上流人士间有多少议论,达米安都么大了,都还没停。

“或许我应该给你再买几家酒店,或者是赌场。”

布鲁配合得换上了轻挑的语气,副没脑子的花花公子模样,与他的蝙蝠侠制服极其搭。

格蕾很是‘满意’地点头,俯下身去,勾起布鲁的下巴给了他浅浅的吻。

错,很。”装模作样地说道。

“那么,亲爱的韦恩夫人……”

“今天下午你怎么放过他们了?”

听到句话格蕾意外,指望提姆能瞒过布鲁,早就等戏了。

“小孩子总要经历点挫折,然总以为做什么都能成功,”说,“而且,难得让他们出去玩玩,是坏事。”

布鲁向很严格,但次也没去戳穿他们,过……

“后续训练已经加量了,提姆的手法太简单了,容易被人发现。”

该罚的还是得罚。

9

夜巡结束了。

今天的行动发生了些意外,格蕾的右腿被捅伤了。

虽然是致命伤,但处理伤口的时候实吓人,已经很久没有受过如此严重的伤了。

达米安从未看过母亲受么严重的伤,吓得手都抖,眼眶泛红。

“为什么你没保护Mum!?”他朝自己父亲吼。

布鲁和格蕾对视了眼,谁都没生气,也没有苛责达米安。

只有种时候他才有些像六岁的孩子。

“达米安,首先,小伤,”格蕾边任由布鲁处理伤口,边说道,“其次,你父亲可能时刻我身边。”

“选择了份职业,我们就必须要承受些。”

达米安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也知道是和谁赌气——或许是和自己吧,扭头就跑走了。

10

格蕾和布鲁床上。

有些困了,窝爱人的怀里,眼皮打架。

“……其实,达米安说得也对。”黑暗里突然冒出了布鲁的叹息声。

格蕾醒了几分,沉默片刻,抚上身侧人的胸膛,那里有很多平的凸起,是蝙蝠侠留下的印记。

“你说,我们合起来有多少伤疤了?”

没办回答的问题。

虽然多年前的转化让格蕾少了些伤疤。但严重的那些都还留,再加上布鲁的,那真是没办法数清。

“所以,别想太多,什么时候蝙蝠侠先生都会想些了。”没有得到回答,但格蕾继续说。

轻吻了下爱人的嘴角,缩了缩身体。

“没有你,我早就死了那冬夜。”

昏暗中,格蕾的眼睛知为何显得格外透亮。

布鲁双眼睛,亲吻双眼睛,亲吻双眼睛的主人。

“I love you,Grace。”

“I love you,Bruce。”

晚安,我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