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十三章

知晓详情比丘以后只要看炼狱茨木子和萤起,就觉得很有趣。

三日月宗近和源博雅听过比丘叙述,个陷入沉思,个哈哈笑起来:“比丘,这件事你怎现在才说?”

比丘斜斜瞥眼:“我们起协作斗技也不少,难道你点都没注意?自家式神自己不关心,怪我?”

博雅被话呛,笑着时卡在那里:“没发现也不能怪我。我和晴明都不如你们女人心眼多。”

这话分明好话,比丘点都不高兴:“你才心眼多。”又顾虑直没说话三日月宗近,比丘转过视线问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在想什?”

三日月宗近叹息般眯起眼微笑说:“真为难。都茨木话,难以抉择呀。”

比丘听理解三日月宗近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八卦就聊这里,该干正事。今天还约晴明赏樱,博雅你也起来?”

“不,下次吧。秘闻打完我得去趟商町。”

两人说着就起身叫上其它式神起进秘闻副本。而被萤打晕过去茨木子和茨林也已经恢复过来。前者气冲冲准备教训萤顿,后者就护着萤,双方各不相让,看样子又准备吵第二场。

最后却没有成功吵起来。因为萤说,他们要再吵架话,会儿做任务时就不会治疗他们。

两个都要脸面大妖,若被其它妖怪知道他们在完全任务前就已经耗光妖力,丢不丢脸?丢脸丢大江山去

博雅和比丘带来个治疗式神,不指望,还能指望谁?所以尽管两人仍然有生不完气,吵不完架,在此时也不得不假装和平友好。

******

底付丧神和式神都样,依靠主人灵力而行动。即使世界观不样,能力使用也不会不同。通过首次上场与敌人战斗,三日月宗近确定点。

三日月宗近刀技以华丽利落著称,面对强大敌人也副笑眯眯脸。看着三日月宗近活跃英姿,比丘和博雅都眼前亮。

比丘对仿佛不存在于此时花鸟说:“不知道三日月刀技和鬼切相比谁更厉害些?小花,你式神真给你脸上添光,比茨木不知好多少倍。”

“喔,这位姑娘式神吗?这副模样?”

“女人有许多秘密,我劝博雅你不要过于深究比较好。”

源博雅怔,随即恍然笑道:“也对。我不像晴明那般不识风趣,不能过问我绝不会过问。青行灯也曾说世间女子故事最多,秘密也最多。”

时花鸟眨着眼睛,视线落在场上认真挥剑三日月宗近身上。

头萤和茨木子他们也在苦战。秘闻副本就像攻略地下城样,越往下走妖怪就越厉害。来最后层,几个式神都有些疲累

这次萤很自觉,该治疗时治疗,不治疗时也尽自己分力量。然而令茨木子尤其不满,萤在治疗时,给炼狱茨木子恢复妖力比自己要多。

如此明显偏心众式神也深有体会。

众式神并不生气。平时那嚣张狂傲炼狱茨木子面对萤时简直像换个妖,萤能不偏心吗?他们若,也会给对自己特别人特别对待。

炼狱茨木子也意识这点,不禁更加卖力。他得好好在萤面前表现出自己威风凛然面,好教萤更加崇拜自己。

再困难副本,面对如此卖力炼狱茨木子也很快结束

茨木子完全无视在场还有这多妖在看着,径自奔跟前掐脖子:“小妖,汝怎回事?为何给吾恢复妖力如此少?”

炼狱茨木子见状,几步上前就扯开茨木手,将萤怀里:“残次品,这点小事需要动怒吗?真小心眼。”

“哼,汝要护着小妖?”

“护着如何?残次品你还想与我抗衡不成?”

茨木子作势要打:“那就来战场,看看谁才残次品。”

眼见两人言不合又要打起来,比丘像什都没看般走过来,对几人说道:“打什?萤喜欢给谁奶不给谁奶都得看心情,不爽话就想办法讨欢心。”

这话说炼狱茨木心坎里去,他看比丘眼神又多几分柔和。茨木子被比丘拦下来,恶狠狠地瞪向旁发着抖无辜萤

博雅在旁笑看热闹,还不忘记跟三日月宗近分享。三日月宗近却没什兴致。看这情况,要撮合萤和茨木子不难上加难

时候才能让时花鸟恢复原来样子呢?

被炼狱茨木子护在怀里感很紧张。他身上有茨木味道,让不由自主羞赧起来。听着茨木子与炼狱茨木子快要吵起来,本来想劝。又担心因自己而起,怕开口话会火上烧油,便直沉默。

并没有想过厚此薄彼。实则恢复多少妖力概率问题,而不故意或者偏心。……虽然确想看茨木子狼狈时让奶他时模样,也想着小小报复他下,可并没有打算真实践。

茨木子闻言,傲慢哼道:“吾需要讨个小欢心?”

“你就嘴硬吧。”比丘转过头叫萤:“萤,你和茨林约好去商町?你去吧,下午寮里也没什事。”

刚才没能及时回应炼狱茨木邀约所以算不上答应。萤不想去话可以在单独两人时对炼狱茨木子说寮里有事。可经比丘说,就再也没有借口

炼狱茨木子也个自尊心非常强妖怪,若当着这多人和式神面拒绝他,他非恨死不可。

被推风口浪尖上,萤也只有点头这条路可走。

炼狱茨木子赞赏地抛记目光给比丘,觉得很“上道”。

抱在怀里身体柔软细滑,似乎还飘散着股淡淡香。他顺势多抱会儿,直主动推开他。

茨木子心里仍旧感焦躁。正想找萤麻烦,比丘就扯过他衣袖说:“你真不识趣,难怪酒吞提起你就副恨铁不成钢样子。”

茨木子不懂比丘话里含义:“汝何意?”

“回去再告诉你。博雅,”比丘面向源博雅:“你真不来吹个曲给我们助兴?樱花花期也快,该趁机会多赏几次樱。”

源博雅稍思索,便道:“不。”

“神乐也会来,你真不考虑下?”比丘不死心问。

这个名字,源博雅又有些迟疑犹豫:“这……”

见他动摇,比丘继续道:“去商町事交给茨林和萤就好。难得遇见又能聚起,你不要那扫兴。”

源博雅耐不住比丘热情邀约,又想见见神乐,便同意。他把炼狱茨木子叫跟前,交待他商町要办事和需要买东西,便带着其它式神和比丘起回阴阳寮。

而三日月觉得,时花鸟来这边就直待在阴阳寮里,没见过外面什景色。难得今日出来又这早结束任务,他便想带四处转转。

眼见炼狱茨木子和萤有说有笑往商町那边走,茨木子心里郁火似乎更加旺盛

其实萤哪里敢跟炼狱茨木子有说有笑?怯懦地走在炼狱茨木子身后,显得恬静内向。

炼狱茨木子察觉在紧张,他举起右手拍拍萤小脑袋:“不必紧张,像你平时那样就好。”

疑惑地抬眼看他。他叫像平时那样,可他又怎知道平时怎样?炼狱茨木子倒面带笑意模样,看起来心情不错。

“茨林大人,为什叫我和你去商町?”

炼狱茨木子听问题,眼光余光瞄着稚嫩可爱模样,心情更好:“跟来就知道。”

脸上写满疑惑。但他心情这好,兴许可以不必那紧张害怕。

边,三日月宗近不敢带时花鸟走得太远。在秘闻副本附近转转,便带时花鸟去商町。时花鸟喜欢热闹地方,定喜欢商町。

说不定还能偶遇和炼狱茨木子。

源博雅和比丘带着众式神返程。走半路时,忽然发现少个人。源博雅数数自家,又数数比丘,马上就知道少谁:“茨木子怎不见?”

比丘吃惊,而后感好笑极:“不见?估计去当电灯泡。”

“电灯泡?”源博雅刚开始还不大明白,随后便理解意思:“他应该不会做那不识风趣事吧?”

比丘耸肩:“这可难说,他向不识风趣。”

“放任他不管真好吗?”源博雅替比丘担心。

比丘目光投向商町方向,说:“不用我们管,自会有人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