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来过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8章 寒风刺骨

冬天的夜晚寂静,寒冷,寒风阵阵,好像要吞噬掉一切温度的物体。

们俩今天怎么抢电脑玩DOTA,这么早就睡觉?”盘坐在床上,紧盯电脑屏幕,手娴熟的操作电脑和鼠标,漫经心的问。见没人理睬,也没继续问,专心的玩游戏。

闫松反复翻看白天在公园里偷拍的几张曹叶红的照片,似乎要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脑海中,这辈子都会忘。

“哦......还真是个偷窥狂加变态啊,偷偷的拍人家照片,关键还偷偷的钻在被窝里偷偷的用手抚摸人家。”趴在闫松的床边唏嘘的说。因为没人跟他抢电脑,而且天气实在也是太冷,起身准备上个厕所回来也睡觉还是想看看他们在干什么,估计是闫松看得太入神,连一个人趴在床边都没发现。

别瞎说啊,是纯粹的爱情,神圣玷污。”闫松立马收起手机。

个呕吐状“别恶心死。”

在想给白天摔伤的叶旋发信息,问她好点这条几个字的短信编辑好又删,删又来编辑,反反复复一直也没发出去,直到被和闫松的谈话打断,把手机收起来。

个身子快速的跑到厕所,小便回来关掉灯,立马钻进被窝里。

“这鬼天气,也太冷,哦,对,王民,应该发个信息问一下今天和们一起出去玩,摔伤的那个小美女的伤好点吗,人家是对意思,要抓住机会啊。”蜷缩在被窝里说。

“她伤好没好跟什么关系,别瞎说啊,上人家,她年纪小,比较开放,容易让人误会,只是和她比较熟而已。”王民自欺欺人的辩解。

“好吧,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果然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话音刚落,王民的手机就收到一条来自叶旋的短信:吗!?

民拿起手机知道回些什么,能这时候连他自己都知道自己是睡好,还是没睡好,放下手机又拿起手机,回句:睡今天的伤好点吗!?

好长时间才等到叶旋的回信:,还能回短信,是在梦游中给发的短信吗,的伤,关心。王民看到发来的短信,感觉叶旋生气,想哄她,知道发些什么内容的短信,辗转反侧,拿手机呆呆的看叶旋发的短信。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王民感叹道:“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晴。”这时的手机突然也来条短信,打开一看,原来是曹叶红发来的:明天上班,死定

“喂,闫松,明天上班,要是什么三长两短,要对负责啊。”放下手机说。

什么三长两短,再说,为什么为负责啊,要负责,也是要对家叶红负责。”闫松又情自禁的拿出手机,翻看曹叶红的照片。

就没想过人家根本就对一点那个方面的意思也没吗!?”试探说。

“怎么能,每次到她办公室她都对含情脉脉的微笑,今天还特意为打扮得如此妖娆,这都说明她对意思吗,要是以后她对没那个方面的意思,一定是第三者插足,非跟这第三者拼个活。”

“人家对笑只是出去一种礼貌,女孩子天生就喜欢打扮,也能说特意为谁打扮,再说为个女人和别人拼命,值得吗。”

“值得,当然值得,要是让知道真要脸的第三者,非跟他拼命,管他是谁。”闫松斩金截铁的说。

“好吧,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等被拒绝,伤心难过的时候,就知道说的都是金玉良言。”

和往常一样在临睡时,从钱包里拿出那泛黄的照片,凝眸追忆,好像这照片中的女孩每天就是和他在一起,重来也没分开过,嘴角边总洋溢起莫名的微笑。

“情圣,又在追忆那远在千里,和曾经过一段圣洁许诺的初恋吗,还从来没看到们联系过。”王民放下手机,身子侧向说。

“她现在工作也挺忙的,哪时间和联系,也怕打扰到她,所以忍也没经常和她联系。”强辩道。

估计们现在的联系肯定只是围绕吃和睡吧,吗,吃吗,睡,仅此而已吧。”王民摸下巴说。

对,们之间还各个节日的问候。”继续凝眸照片。

的心真够大的,算,还说呢,的事自己还没想明白呢,知道明天怎么面对她。”王民又拿起手机看刚才叶旋发来的短信说。

什么事啊,就是走个桃花运吗,个女孩子倒追这叫得便宜还卖乖,赶紧好好珍惜人家吧。”又平整的将照片放回照片中说。

“叶旋的确是很好,现在的条件又能给人家什么呢,是知道的,是来自一个穷困的家庭,家里只的父亲,父亲还没什么劳作能力,现在和任何一个女孩子好上,都是对人家的极负责任。”王民苦恼说。

“家庭条件的确很重要,如果一个女孩子真的喜欢,应该会太在乎现在的家庭条件吧。”闫松放下手机说。

“现在的女孩子,哪个现实,谈谈恋爱以,结婚必须要存款,然女方的家长就首先会同意的。”所思的说。

“管他呢,先生米做成熟饭,让她怀孕,最好是能将小孩生下来,到时她和她的家人同意也会同意的,一切也就水到渠成。”闫松将自以为是完美的规划,吝啬的赐教给他俩。

想说卑鄙无耻下流,现在实在是想到怎么来形容这种龌龊的想法,喜欢一个人非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她占为己吗,只她找到属于自己真的幸福才是对她真的无私的大爱。”说完,王民就将头捂进被窝。

“闫松说的话,话糙理糙,过在方式方法上太过激进,总结一下,就是喜欢一个人就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她的往后幸福,全包。”将双手交叉枕于头下说。

“对,对,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喜欢这句‘她往后的幸福,全包。’即霸气又责任感十足。”闫松扒在床边说。

“赶快睡觉吧,明天上班,还要早点起呢。”王民打哈欠说。

寒风在冬的夜里嘶吼,贯穿世间的每个角落,化作无数把细小的针,刺向准备睡觉的、王民和闫松,即使将被子裹得再紧,寒风也照样刺入他们的骨髓,蜷缩慢慢的进入各自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