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来过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2章 美女发飙

“大河向东流哇,天上星星参北斗哇,嘿嘿 嘿嘿参北斗哇”不知谁手机闹铃响了,“快,兄弟们,赶紧起床,不然就赶不上厂车了。”边穿衣服边喊道。

“大哥,你把你手机闹铃声改改吧,每天听这过时歌,快崩溃了。”闫松慢慢从床上下说。

“你就不能动作轻点啊,这床迟早得让你给弄塌了。”王正民边系鞋带边说

动作已经很轻了,这床赶紧让你们厂务修修啊,不然可不能保证每天晚上睡觉老老实实,万哪天晚上动作搞大了,床塌了,最吃亏你。”闫松坏笑着说。

“行了,快点吧,别贫了,不然你们想会儿自己坐公交去上班啊。”边叠被边说。

叠好被走到洗漱池前,放满杯水,又走到卫浴间,在卫浴间里刷牙,将涮牙吐在马桶里,让出洗漱台给下个舍友用,那洗漱池可以站两个刷牙,只要谁先去刷牙会自觉让出洗漱池给另外两用,洗脸从热水器里放水,放好水后蹲在地上洗脸,这样就节省了时间,不用等着去刷牙洗脸了。

宿舍走廊上开始吵杂起,王正民,闫松也已经出了宿舍门,跟着大家起下了宿舍楼,他们三个早饭总两个菜包,个鸡蛋,杯八宝粥,总共三块钱,拿在手里边走边吃,等走到等车地点时候,早饭也就吃得差不多了,他们三个时间掐得还真准,刚到不久,厂车就过了,可还有些员工因为睡过了,路奔跑着朝这边赶,恐怕这些连早饭没吃吧,又要饿个早上了,可能不吃早饭对于这些已经习以为常,而这些因为加班到很晚才起床起得晚,他们宁愿多睡会儿,也不吃早饭。

从宿舍楼到厂里大概需要半个小时路程,到厂里大家排着队打卡,打完卡各自回自己工作岗位,在公司里做网络管理,只要办公电脑出现什么故障,会打他分机,所以他工作还挺忙,几乎看不到他坐在办公桌前超过十分钟,不知道他在哪个部门修理电脑或在排除网络故障呢,有时天下连喝口水时间没有,有很多电脑和网络设备在无尘车间里,他还要穿着无尘衣到车间去,到车间必须将鞋脱了,放在楼下鞋柜里,穿着袜上到二楼,因为喜欢穿白袜,每次这样走上个回,他底下就会变得很脏,而且很难洗,那袜也会变得很难闻,在更衣室里,穿上连体无尘衣,带上口罩,然后穿上无尘鞋,只留对眼睛露在外面,还要经过风淋门将身上灰吹掉,才能进到无尘车间,所以只要接到无尘车间报修电话,头就大了。

因为他工作性质,所以也认识了很多,他在工作时候也不忘了和女搭讪几句,虽然他长得并不很帅,但在这电厂里,女占了绝大多数,所以挺受女孩欢迎,在他搭讪女孩里面自然会有几个特别漂亮,所以在王正民和闫松看起比较漂亮曹叶红在他看也不怎么样。当从后加工部门处理完电脑故障回时候,刚坐下,曹叶红朝他走了过,曹叶红财务部,和个办公区,两几乎天天见面,所以才观察得这么细微,连不明显扁鼻能看出

“你昨天晚上定睡得很好吧,大帅哥。”曹叶红端着次性纸杯,边喝着咖啡边说。

虽然他们已经很熟了,但曹叶红从没这么关心过他睡眠,这让感到很奇怪,这女今天怎么关心起睡眠了,抬起头看着她说:“恩,蛮好。”

在背后说别坏话,心里就很爽啊,所以睡觉也特别香啊!?”曹叶红双手握着纸杯生气说。

这时才意识到她兴师问罪,到底谁走漏了风声,王正民,对,他,看回去怎么收拾他,想到这里,站起身双手托着曹叶红握着纸杯细细手臂朝自己桌椅上扶,就像太监扶太后就坐似,卑躬屈膝说:“怎么会啊,最讨厌那些在背后说别坏话了,这种简直就天理不容,但有时吧,----你也知道,有口无心,有时总喜欢胡说八道,也因为这张口无遮拦嘴,惹了不少祸,其实那些坏家伙给带,因为他们总在背后说别坏话,为了融入他们,也只能顺着他们说,不过,你放心,以后定和这些坏家伙保持距离,有时明明他们说,却诬赖给别,哎,像这种善良老实,现在真很难找到了。”

“那脸特别大吗。”曹叶红将纸杯放在桌上,翘起二郎腿用她那充满愤情大大眼睛盯着说。

“怎么会,你这脸哪里大了,谁说,把他找出,这眼睛定有问题,呵呵。”急忙回答。

“那------”

“不扁,不扁,不扁。”抢着答道。

“你怎么知道要问你什么!?”曹叶红瞪着大眼狠狠看着

“哎呀,眼镜好脏啊。”拿下黑框眼镜说:“你等等,你等等,到“化妆室”把眼镜片洗洗啊。”因为这韩企,所以他们把洗手间说成“化妆室”,在刚进这个公司时候听到家说去“化妆室”,还度真以为有个专供员工化妆地方呢,后才知道韩语“化妆室”翻译成中文就洗手间意思。在这个韩企也学了几句韩语,偶尔也会显摆显摆。

说完带上眼镜拔腿就跑了,他到“化妆室”打开水龙头,边洗眼镜片,边嘀咕:“o dou kei,o dou kei,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Bing ge。”他立刻关掉水龙头,抽下张手纸,把眼镜上水擦掉,将纸扔在纸篓中,匆匆走了出去,他到他办公桌前,曹叶红还坐在他上,正在研究把网线钳,看到走过,她狠狠抓捏了几下网线钳“你了啊,速度还蛮快嘛,眼镜洗干净了吧,可以看得更清楚了。”

“恩,看得比较清楚了。”笑眯眯说。

“那们继续刚才话题吧。”曹叶红说。

“刚才,刚才说到哪里了?”假装糊涂微笑着说。

“这么快就忘了啊,要不要提示你下啊,嗯!?”曹叶红在面前狠狠地又捏了几下网线钳

“哦,想起了,说到你鼻了。”像真下想起说,“其实女孩扁点,显得更加可爱,你想想看,要哪个女孩长着个俄罗斯大鼻,那多难看啊。”

“就,算你懂得欣赏。算了,这次就饶了你吧。”曹叶红将网线钳放在桌上,起身朝她办公桌走去,正在沾沾自喜,因为他知道每个不愿别说自身相貌缺陷,即使有这样缺陷,们更愿意说这缺陷缺陷,比如矮愿意们说他浓缩精华,觉得自己真个天才,他正要坐下时候,曹叶红突然转身说:“哦,对了,忘了件事。”

刚放下心,又提了起,胆战心惊说:“曹大美女,还有什么啊。”

“你把放在你桌纸杯扔到垃圾筒里吧,Thank you了。”说完曹叶红就转过身继续朝她办公桌走去。

仔细从上而下打量了番曹叶红背影,摸着下巴,倚在椅想:身材确实蛮好,腿又长又细,屁股也挺翘,腰确实蛮细,在起工作快年了,居然没发现,还王正民观察比较仔细,不过他居然把们在宿舍说话,告诉曹叶红,看回去怎么收拾你这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