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来过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6章 狂欢夜

夜幕慢慢降临,寒风呼呼的吹,吹走了热闹与繁华,随时都会迎来让这个世界银装素裹的雪。斌和王正民坐在起看《非诚勿扰》节目,有个男嘉宾上来,俩就打赌,会会牵手成功,输的那个就要被弹脑门,直输,被王正民弹得眼泪都出来了,闫正在卫浴间里对镜子剪的鼻毛,挤了些定型发胶在手掌心,然后用另外只手将其均匀搓开在两手掌上,精心的打造的发型。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早了,将手机放回口袋里,边对镜子整理自己的发型,边喊道:“斌,时间早了,什么时候走啊。”

什么急啊,等把节目看完的,这次就要赢了,连心动女生女生都给留灯了,这次定能牵手成功,定要弹回来”斌将手在王正民面前做出准备弹的姿势喊道。

谁知道男嘉宾放弃了,王正民笑得合拢嘴,右手做出弹的姿势,放在嘴边哈了好长时间,左手按住斌的双手,眼瞄斌的脑门,寻找弹的地方,斌无奈的对王正民微笑乞求说“轻点,轻点。”可看王正民的架势就根本没打算轻的意思,斌使劲挣脱,站了起来,就往外跑,边跑边对还在里面整理发型的闫喊道:“闫在楼下等。”

急急忙忙的从卫浴间里出来,穿上从淘宝上刚买的增高鞋,然后又跑卫浴间里照了照镜子,正打算出门的时候,王正民问道:“这是要去哪啊,怎么也带上。”

“怎么能带呢,这是去约会。”闫说完就快速的离开了宿舍。

天空已经飘起了小雪花,在灯光下优雅的起舞,这可是入冬以来第场雪,斌仰望天空,张开双臂,感受场雪带来的喜悦与宁静,忘却了寒冷。

“哇,下雪了。”闫走下宿舍楼说。

“今天可真的样哦。”斌上下打量番闫说,“变帅了,关键还变高了,哎呦,错哦。”

“是吗,本来就很帅的,这还用说。”闫用手摸了下像钢刺样的头发。

直都这么高的哦。”斌的话语像把尖刀直刺闫的软肋。

“行了,还是快点走吧,别迟了,有说好哪见吗。”闫岔开话题说道,生怕别人戳穿夜长高的秘密。

宿舍大门口等她,放心好了,女孩子天生就爱迟在这还是聊聊长高的方法吧。”斌看的鞋子坏笑说。

“那去门口等吧。”闫说完就往宿舍大门口走去。

“等等啊。”斌快步赶上去。

宿舍门口依旧被各种小吃车堵得水泄通,什么炸臭豆腐的,炸鸡腿的,摊鸡蛋饼的.....各个摊位前都站几个人在等

下就从人群中看了曹叶红,边喊边朝曹叶红奔去,生怕她多等份钟多受份钟的冻。

曹叶红穿白色的羽绒衣,化了点淡妆,显得脸更加的白皙,肉色丝袜,配上高跟鞋,显得腿是那么的细长而又性感,从身边走过的男同胞,无投去垂涎的眼光,都是群“饥饿无比的狼”。

“哇,穿厂服,原来还是挺漂亮的,过.....”斌上下打量,有意凑近曹叶红的脸,曹叶红眼光躲闪斌的眼光,心里有种莫名的慌乱。

过什么。”曹叶红有点心虚的问。

过-----,过就是脸有些大。”斌说完顺势向后退,拔腿就跑,曹叶红在后面紧追舍,闫只好跟后面起跑。了公交车站台,也许是因为人多的缘故,曹叶红追上斌并没有打,也许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淑女形象吧,斌还在得意,曹叶红慢慢的靠近斌站了会儿,等斌放警惕的时候,用她的高跟鞋狠狠地踩了斌的脚,斌感觉阵撕心裂肺的疼痛,碍于人多,斌并没有喊出来,只是用饱含疼痛而又无奈的眼光望她。

“车来了。”闫并没有发现这幕,上了拥挤的公交车,来个比较繁华的街道,霓虹灯将整个城市点缀得无比炫灿,可背后又掺杂许多复杂的情绪。

“这里的饭店吃饭可便宜啊,曹叶红,是带来错地方了,这是要大放血啊!”斌看周围的饭店说道。

“吃顿饭的钱,还是有的,在网上看这里有家非常有特色的饭店,是以革命为主题的餐馆,早想来看看的。”曹叶红边走,边说道。

曹叶红在前面走,斌和闫在后面跟斌小声对闫说:“的钱带够了吗,能真让人家女孩子付钱啊。”

“恩,应该够了吧,的全部家当都拿来了。”闫是很确定的说。

“什么叫应该啊。”

两个快点,已经了。”曹叶红站在饭店门口喊道,走进了饭店里。

是给表现的机会哦,可要抓住了,时别丢脸啊,身上可没什么钱,只是来打酱油的。”斌语重心长的说。

饭店的装修真的还挺别致的,服务员也都穿革命时期的军装,墙上挂毛主席的头像,曹叶红已经坐在里面等俩了。

已经点了两道菜,也知道喜欢吃什么,自己再点几道菜吧,酒的话也点了,两瓶白的。”曹叶红将菜单递给俩说道。

“白的啊,女孩子家,能喝吗。”闫关心的说。

“请把那个‘吗’字去掉,在家经常陪爸喝酒。”曹叶红自信的说。

斌和闫翻了几页菜单,看了下上面的价格,两人同时拿起水杯,喝了口,深咽了下去,点了两份比较便宜的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三人开始那么拘束了,曹叶红脱掉了穿在身上的羽绒衣,端起酒杯,好像越喝越来劲,可对面的两个年轻小伙,却喝得晕头转向,中间几次还轮流卫生间吐了,两实在是喝下去了。

“女侠,就绕了吧,-----”话还没说完,阵突然的反胃,斌立马起身又跑卫生间里吐去了。

“来,来,陪本小姐干了这杯。”曹叶红看爬在桌子上半死活的闫说,看没什么反应,曹叶红走过去推了两把闫,还是没什么反应。这时斌回了餐桌上。曹叶红也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突然就留下了眼泪,弄得斌手足无措。

怎么了,谁欺负了吗,可别哭啊。”斌站起身抽了几张面纸递过去,“底是怎么了啊。”

爸妈了。”说完哭得更厉害了。

斌只好坐曹叶红的身边去安慰她,“谁想家呢,也想爸妈,想家的大黄(狗),可父母供读书,就是想让出人头地吗,从小学大学,付出了多少,可现在毕业了,拿个两三千块钱每月的工资,还如当初的那些初中就上的同学的收入高,人家老婆孩子都有了,有的还成了老板,可现在还是单身狗,事业也是片渺茫,坚信,只要有自己的梦想,并付出自己的百分百努力,定会实现的。”

“看出,还是个乐观主义者。”曹叶红边用面纸擦眼泪,边抽泣说,“会儿吃过饭要陪去唱歌,要好好的抒发下。”

“唱歌-----可------可闫都醉成这样了,要改天吧。”斌醉醺醺的说。

行,必须要陪去,个女孩子,背井离乡独自人在这冷漠残酷的城市里生活,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难道想成为的朋友吗。”曹叶红用那双带有丝醉意的大眼睛看斌说。

是,可-----”

“可什么可,走,这就走,服务员,结账。”

“别,来。”斌从裤子口袋摸上身口袋,装出种有钱,却知道放哪里去的样子,低声说。

“行了,别找了,帐,已经结了。”曹叶红穿起羽绒衣兴奋的说,“快把扶起来吧,转移场地,正式狂欢吧。”

斌看爬在桌子上的闫,慢慢的将扶起,跟在曹叶红的后面走

“兄弟,能醒醒吗,的钱放哪了,可别给装啊,的酒量,可是知道的,就今天这么点酒,就醉成这样,骗谁。”边走边小声的对闫说。正准备摸闫的口袋时,突然鬼哭狼嚎般大叫了声,把走在前面的曹叶红吓了跳。

“呵,这-----是怎么了啊,还叫上了啊。”曹叶红站住说。

就这样,喝醉了就会乱喊乱叫,有次也是在饭店,喝多了,爬在桌子上,有个端菜的服务员从身边经过,突然嗓子,把服务员吓得直接把餐盘倒在了的头上,得亏是冷菜,要是热菜,就毁容了。服务员边给擦,边无辜的对说,这兄弟可真够狠得啊,人家喝酒给钱,喝酒,店赔钱。再来吃饭,可千万别再带了,太狠了。”

曹叶红会心的笑,自从来这个陌生的城市,这还是她第次笑得这么开心。

觉中来家KTV,曹叶红走在前面,没跟商量,就定了包间,交了钱,斌扶只好跟在她的后面来了包间,曹叶红点了好多歌,斌点了几首自己比较熟悉的歌,就在快点完的时候,闫像梦游般知道自己哪了,问斌:“怎么这来了,刚才是在饭店的吗。”

小子醒得蛮及时的嘛,继续睡会吧,走的时候会叫的。”斌走身边坐下,恶狠狠地看

了,反正也睡了,也点几首吧。”闫乘机站起身,走点歌台,也了几首歌。

三个来自同地方刚从同学校走出来怀揣各自梦想的大学生,来个陌生而冰冷的城市打拼,渴望得熟悉的友谊来温暖彼此的心灵,此时抛开了烦恼,抛开了对家人的想念,抛开了世人对的看法,尽情的欢快的歌唱,跳,今晚属于的狂欢夜,略带醉意的曹叶红,放得很开,又唱又跳,纤细的身材,曼妙的歌声,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斌和闫的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