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曾来过 > 阅读章节
[目录]
收藏本书?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

第3章 揪出告密者

民下班在宿舍下面便利店里买三瓶罐装啤酒和包花生,拎着袋子快速朝宿舍走去,多么想和舍友起喝着啤酒,剥着花生,说说领导坏话,谈谈美女相貌和身材。这个时候才比较轻松快乐时候,当王民将钥匙插进钥匙空转动时,转不动,俩知道回来,有意把保险给保上,于民拔出钥匙,敲着门说:“里面人听着,已经被包围扫黄组,快点把门打开。”

小子今天应该挺忙吧。”陈斌从床上站起身朝门走去。

“对啊,挺忙,别问这没用,快点把门打开吧,啤酒,再不开,可不给啊。”王民用脚轻踢着门说。

“算小子能知错改。”陈斌打开门说。

为什么说知错改啊!?”王民走进去,把手上袋子放在桌上,很疑惑说。

“装,再装,装B小心被雷劈。”说着要伸手去拿啤酒。

“等等,把话说明白。”王民伸手抓住陈斌手腕说,“说明白再喝,回来感觉怪怪。”

“好吧,昨天在宿舍谈话,告诉谁。”陈斌坐到自己床边翘着二郎腿说。

“怎么可能啊,那种随便八卦人吗,天工作下来,忙得要死,哪有功夫和人闲聊啊。”王民说完坐在自己床边。

“那会谁呢,昨天只有两个在讨论这个啊。”说完陈斌伸手拿罐啤酒,“啪”打开来

“喂,谁让啤酒怀疑,还喝啤酒,脸皮可真厚。”

“那脸皮厚,又不天两天。”陈斌喝口继续说,“那说,会谁呢,难道宿舍里被人装偷听器!?”

“咚咚咚咚”几声急促敲门声,“谁啊!”陈斌问道。

。”知道闫松

谁啊,对暗号,不然不让进。”陈斌喝着啤酒坐在床上说。

“芝麻开门。”闫松倚在门上说,他起来蛮累,整个身体都倚在门上,有气无力说。

把门给他开下吧,听他声音,都快要见马克思似。”王着陈斌说。

“等等,来给开门,小子又没带钥匙啊。”陈斌拿着啤酒站起身朝门走去,打开门,到闫松脸疲倦样子。

“怎么,怎么这付死样子啊。”陈斌着闫松说。

“都那韩国棒子,在快下班时候开什么会,让没赶上下班厂班车,只好坐公交回来,也知道那公交,站点特多,还绕路,这个时候人还特多,站着回来,将近站个半小时,再加上今天穿增高鞋,那脚站得阵阵疼,腿还特酸。”说完屁股坐在床上,脱掉他那双增高战鞋,当他脱下鞋子瞬间,三十平米宿舍里弥漫着脚臭味,令人窒息臭,恐怕在墙缝中蟑螂都要被熏死几只。

“哎呀,这味,赶紧把鞋拿到阳台窗户外面去。”王民捏着鼻子站起身两个大步走到门前,将门打开逃到走廊上喊道,几乎时间陈斌屏住呼吸,用手捂住他那喝啤酒罐罐口也逃到走廊。

“记得把脚也顺便用水冲冲,最好再打点肥皂。”陈斌喊完后,将头仰起,右手举起啤酒罐“咕嘟咕嘟”口气将剩下半啤酒都喝完,喝完后他随手扔,把啤酒罐给扔到走廊上垃圾桶里,“厉害吧!”陈斌像中什么几率很小大奖似,得意向王明说。

“真无聊。”王民用不屑语气说。

闫松脱下他那双臭鞋,自己也闻到阵刺鼻臭味,用左手捏着鼻子,穿上凉拖鞋,右手提着鞋子,右臂伸得笔直,尽量让这双奇丑无比鞋远离自己,这样他才能稍稍吸口气,朝着阳台过去,将鞋子放到阳台窗户外边窗台上,然后迅速将窗门关上,左手还捏着鼻子,用右手脱下袜子,以前他还会闻闻臭到什么程度,可这双袜子他连闻勇气都没有,生怕被活活熏死,直接脱下扔到洗衣盆里,倒好多洗衣粉,然后打开水龙头,水流很大,盆里冲出很多泡泡,闫松着盆里被水冲出泡泡,不时联想到:这洁白泡泡水和洗衣粉融合后爱结晶吧,洗去污渍,留下洁白,水,曹叶红那洗衣粉多好,冲,很好融合在起,洗去烦恼,留下幸福与快乐,可明显即使曹叶红洗衣粉,也要有高品质水来冲,像这样低质水,即使冲,冒泡恐怕也发黑吧。

在水快要漫出盆中时候,闫松将水龙头关掉,然后拿脸盆又放半盆水,端起脸盆朝自己脚上冲,这样将脚简单冲。

“好没有啊,可以进去吗,还要洗澡呢,会儿还要洗衣服。”陈斌朝里面喊道。

“好进来吧。”闫松放下脸盆,他用左手扶着墙面,右手用力向上托着左脚,身子使劲向下压,尽量让鼻子靠近脚,他仔细闻,还有点余臭,不过不仔细闻闻不出来

陈斌和王民慢慢走进宿舍,他俩用鼻子试探似嗅,发现那脚臭味真已经消失,才放心大胆吸气。

“闫松,样子,今天走蛮多哦。”陈斌朝着在洗袜子闫松说。

啊,今天到办公区怎么没到人啊。”闫松边洗着袜子边说道。

“呵,吗,乘机来曹大会计吧。”陈斌坏笑着说道。

关务好有份文件需要到财务去审核,顺便和她聊会儿天,还仔细鼻子,还真有点扁,不过显得她更加可爱。”闫松已经洗好袜子,在将袜子晾在绳子上说道。

“等等,刚才说什么,那昨天晚上说话,都听到吧。”陈斌朝着从阳台走进宿舍闫松说。

啊,当时好想上厕所小便,听到在谈论曹叶红,憋着尿,听在说她什么,说她鼻子有点扁,今天仔细有点扁。”闫松走到王床前坐下说。

,没说什么吗。”王民说。

“恩-------说昨天晚上说话都告诉她。”闫松像犯罪似,吞吞吐吐说。

可真行啊,早知道多说会儿,让尿憋死。”陈斌假装生气样子说。

吧,说不吧,还不相信,现在水落石出吧。”王民拿起瓶啤酒,“啪”打开啤酒罐,喝口说。

解释嘛,被‘屈打成招’,哦,不,‘屈诱成招’,她用充满爱意眼神着她——”

还充满爱意眼神,用色迷色迷眼神吧。”王民打断闫松话说。

说完嘛,她好像着她,她问,干嘛用这种诡异眼神着她,她脸上有什么东西,说没什么,可她非要追问着,让告诉她,为什么直盯着她,还把她办公椅让给坐,给倒咖啡,关键她朝撒娇,哪里承受得这样诱惑,本来守口如瓶,在她这样轮又强势猛诱下,沦陷,不知不觉叛徒,她还让做‘无间道’把谈论她话题都告诉她。”

“那现在她插在身边个特务吧!?”陈斌站起身走到闫松身边,坐在闫松左边,将闫松夹在王民和陈斌中间,陈斌右胳膊搭在闫松肩上说。

民站起身将手上啤酒放在桌子上,撕开花生带,从里面拿个花生,然后坐回到原来地方狠狠地说:“来,吃个花生,好舍友。”

别这样嘛,大不打扫个月宿舍卫生,可以吧!?”闫松微笑着说。

能坦白份上,。”陈斌将手从闫松肩膀上拿开站起身走到自己床边坐下来说。

闫松刚伸出手想从王手中接过花生时候,王把手缩回去,边剥边说:“自己想吃自己不会拿呀。”

闫松站起身从桌子上抓把花生,走到陈斌身边,坐在陈斌床上,边剥着花生边微笑着说:“斌哥,总和她在个办公区,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男孩子啊。”

“这个嘛,也不知道,跟她关系只普通同事关系,她喜欢什么样男孩跟有毛关系,不过可以帮套套她口风,只……”陈斌从桌子上捏几个花生说。

“只什么,说啊。”闫松诚恳说。

“只怕问,伤自尊,还别问好。哦,在苏州有房子吗,没有,吧,在苏州有车吗,没有,吧,这么点死工资,要想成为有房有车人,哼哼,只能等到下辈子。”陈斌边剥花生边说。

陈斌说完这句话后,房间里立刻陷入片沉静中,只听到三个人剥花生声响。

“哎,别想那么多,今日有酒今日醉,来,喝。”王民从桌子上拿起刚才喝啤酒“咕嘟咕嘟”将剩下啤酒都喝

闫松好像刚刚被泼盆冷水似,失落而清醒从桌子上拿起啤酒“啪”他拉开啤酒拧盖“咕嘟咕嘟”口气将瓶啤酒都下去“嗝----”这个嗝打得又响有长。

“大家洗洗睡吧,明天还要继续为韩国棒子工作呢。”闫松将喝完空罐子放在桌子上,站起身说,“那先洗。”

说完闫松朝阳台走去,不会儿从卫浴间里传出淋浴时水流声,闫松抬起头,站在淋浴头下面,从淋浴头里喷出水,冲打着他脸,让他难以呼吸,这样冲段时间,然后像往常洗澡样,边洗澡边吹起着口哨。

陈斌和王民其实蛮佩服闫松,因为他敢去想追求自己喜欢女孩子,而他俩连想都不敢想。

“哎,寂寞,还玩dota吧。”陈斌打开他那破旧笔记本电脑说。

寂寞,而饥渴,算衣服去吧。”王民站起身朝阳台走去说。

会儿大家忙完,起来《非诚勿扰》啊,下载最新。”陈斌盯着电脑,不停点击和移动着鼠标喊道。

三个,晚上几乎没什么娱乐设备,唯娱乐设备这台破旧而厚大笔记本电脑,他三个用这台笔记本电脑轮流玩单机dota,起坐在陈斌床边陈斌在厂里下载下来,放在U盘里电视节目和电影,他可喜欢《非诚勿扰》这档相亲节目,喜欢这节目原因可以使他轻松愉悦,还有个重要原因期待着在生活大舞台上能遇到份属于自己爱情。